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663.

    罚削半年用度

    李世民笑了笑打断了长孙无垢的话,直说道:“放心,我还没糊涂,青雀应是听了某些人的话,那闾丘俭只是个棋子罢了”。

    长孙无垢听得一滞,继而蹙眉一想,便是明白了,只是咬牙恨声说道:“挑唆之人,着实可恨,二哥莫要轻饶了他”。

    李世民听得一向温良贤淑的长孙无垢这般恨声说话,也是诧异了一下,继而也是一笑,直安慰道:“放心吧,一切有我在,翻不起浪来”。

    长孙无垢再是明大义,识大体,再是温婉贤淑,但她也是一个女人,一个母亲,现在居然有人胆敢在她最疼爱的两个儿子间搞事情,竟是挑唆青雀有那不该有的念头,去挑衅李破军,搞不好兄弟二人便是反目了,历朝历代这种为了皇帝大位,兄弟间自相残杀的事情还少吗,长孙无垢还有李世民绝不允许有这种事情发生,长孙无垢护犊子的母爱更是让她对那幕后推手恨极了。

    李世民斟酌一下,便直是说道:“过了年,青雀便八岁了,是该给他拜个师傅了,也省得他整天除了国子监便是无所事事的”。

    长孙无垢听了一滞,想了想也是点点头说道:“嗯,有了名师管教想来青雀也会收收性子了”。

    “那明日早朝我便甄选一下人选”。李世民雷厉风行直敲定道。

    二人相互依偎,各自低语,直至夜深。

    翌日,东方刚刚泛起鱼肚白,太极殿外便是已经三五成群的站满了朝臣,有的人站的久了,帽檐上甚至有了微微露珠。

    能够进太极殿上朝的官员自都不是常人,也都是有着各自消息来源,都是知道,今早上注定不一般,太子殿下当堂一怒之下杀了率更令这件事,他们也都是知道的,更是知道一群御史屁颠颠的跑去弹劾,结果灰溜溜的回来了。

    随着几声钟响,众臣抖擞精神,伸伸懒腰,阔步走进了这恢宏的太极大殿。

    一套拜礼下来,还是柳范率先出列拜道:“陛下昨日太子殿下妄杀率更令闾丘俭一事,还请陛下圣裁”。

    李世民闻言面色如常,看不出悲喜,直毫不在意笑了笑,还没有说话,便是有人出言驳道:“陛下,太子此举虽是稍有鲁莽,然闾丘俭目无主上,以下欺上,连太子之物亦敢妄动,其罪可诛,不杀不足以正法理”。殿中侍御史张行成出列朗声说道,这个张行成也不简单,是隋朝名士,名动一方,曾经做过隋朝的散从员外郎,更是做过郑国王世充的度支尚书,归唐之后参加科举还考中了乙科,成功的转型成了大唐的公务员,历经调任,当上了这个殿中侍御史。

    侍御史也是御史,位列御史大夫和御史中丞之下,如果朝中有高级官员犯法,一般由侍御史报告御史中丞然后上报给皇帝,侍御史不能直接弹劾高级官员,然而低级官员侍御史一般负责朝官侍御史便可以直接向皇帝弹劾,而张行成任侍御史不过几个月,却是执法严明,弹劾掉的低级官员好大一箩筐,深得李世民的赏识,这时张行成出来说话,正中李世民的下怀,听得很是舒坦。

    这张行成能够每换一个东家就做一回官儿,而且还过得很滋润,这眼光自不是盖的,张行成心里明白的很,瞧陛下这架势,也不像是要惩戒太子的模样,自己又何必去触霉头了,有些人怕是石乐志,看看人家长孙房杜几位大佬稳如泰山的模样,竟是还对此事抱有期望,那闾丘俭好歹也是混了多年的官宦生涯,真是白活了,张行成嘴角一扯。

    果不其然,等张行成说罢,便是迎来了几位朝臣的附和,言语之中丝毫没有请求惩戒李破军的意思,尽皆是站在李破军这一边,这还是长孙房杜几位大佬没有出声的情况下。

    李世民见得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暗自嘀咕道:“没想到那小子竟有如此能量啊”。

    当即等众臣争议罢了,便是拍板说道:“闾丘俭之罪朕已令人核实,此事太子着实冲动了些,太子未由有司处置,擅自将其击杀,虽是事急从权,但其过难掩,这样,削太子半年用度以作惩戒,诸公以为如何?”李世民满脸笑意的说道。

    众臣却是听得一脸不可置信,纳尼?削半年用度以作惩戒?我的个乖乖,削半年用度……对于太子来说这是惩戒吗,且不说太子殿下身为储君根本不会短了衣食,金银于他无用,那闾丘俭可是千石官员,没经过有司处置,没经过五复奏就这么被太子擅自击杀了,结果皇帝陛下你就只削了他半年用度?

    顿时朝臣就不满了,因为这惩戒可是算做是没有惩罚了,在朝臣的猜测中,这样最起码也得降旨斥责一番,或者是罢了李破军兼任的那几个都督或者大将军头衔的吧。

    李破军身为太子,却是兼着好几州的大都督、道行台,还有神策军大将军几职的,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之前太子殿下未封为太子之时,被封的几州大都督,结果入主东宫之后,这几个兼任却是并未卸任,如此不合礼法,许多大臣都曾上奏过,但是李世民却是打着哈哈,就这么算了,现在就有些许人像趁着这个机会把李破军的那几个头衔给撸下去,结果李世民给他们来了这么一套,真是惊掉了他们的大牙,就连长孙房杜几人都是面露疑惑。

    “陛下,如此惩戒如同未罚,有此一例,日后仍有,置法理于儿戏,国法威严不存,望陛下明断”。一声“刺耳”的朗朗之声响起,众人看去,正是谏议大夫魏征。

    真是好大的胆子,望陛下明断?这样说来,岂不是直接说李世民方才的处罚是糊涂了?众臣听得一缩脑袋,李世民听得也是脸色不愉,这个田舍汉,说话忒不中听,有话不能好好说吗,这个事情可以商量的嘛。

    当即也是敲着龙案,斟酌了一下,直说道:“话虽如此,然太子毕竟年幼,热血不更事,那便罚其禁足无日,誊抄唐律以作惩戒吧”。李世民挥挥手洒然说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