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522.

    千秋忠义

    面对李破军这样赤裸裸的话语二人心里是很愕然的,他们投靠堂堂太子殿下,虽说不用李破军说什么如今得卿好如高祖得张良,光武得冯异这样的话语,但是最起码也要说一番冠冕堂皇的话吧。

    但是李破军却是如此的赤裸裸,但是如此赤裸裸的话语,却是不知为何让二人心中一暖,他们出身草莽,对这种单刀直入的直接方式却是格外的感觉心安。

    对此二人也是积极的表态,什么鞍前马后,牵马坠蹬啊,总之就是恨不得把心窝子掏出来给李破军看看似的,当然,说的最积极的自然是陈舟,邹平也是在一旁略显尴尬的附和着。

    话过三通,忽的,陈平却是唰的下座,立身拜道,“太子殿下,小人有一事需得言明,届时是杀是活,任凭殿下心意”。

    李破军微微一愣,当即也是正色说道:“你且道来”。

    陈平深呼一口气,还没说话,一旁的陈舟忙是忐忑的抢道:“殿下,可否先赦免邹兄弟死罪”。

    李破军听得一愣,却是笑了,“陈舟,你却是挺讲义气的,比那骆明强过数倍了,不过,呵呵,你这个请求……我不同意,万一他要是行刺与我呢,看他这身架,可是对我能够构成危险的,呵呵,对我有威胁的人,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虽然李破军是笑着说的,但是陈舟二人听得也是不寒而栗。

    陈舟嗫嗫,想要再说什么,陈平伸手拦住,“陈兄之意兄弟心领了,是死是活,且凭殿下之意吧”。

    说罢便是下座,深吸一口气拜道:“殿下,我并非叫邹平,原名叫陈平,家父乃是隋室忠臣,雁门守将陈孝意,家父为隋室殉国后,我侥幸躲过一命,今欲投殿下,效忠大唐,已与家父之念相背,若我再是连祖宗之姓都不敢认,实……不当人子”。

    李破军听得一愣,这是怎么个情况?你父亲是隋室忠臣?陈孝意?陈孝意又是谁?跟你投效我有什么关系……李破军有点反应不过来了,

    李破军没反应过来,但是身旁却是有人反应过来了,只见陈康眼睛一瞪,惊呼道:“你是雁门郡丞陈公之子?”

    ……在场众人听了又是一愣,陈平直疑惑不解的说道:“家父之职确为雁门郡丞,不知这位好汉……”。

    话音落下,陈康便是啪的一下朝李破军跪下,李破军眼睛一凝,这里面有故事?只见陈康跪下求道:“殿下,陈平与史进一般,实乃忠良之后,阿玖叩首请饶其一命”。

    几人都是微惊,看样子这陈康竟是与陈平有旧啊,竟是行此叩拜大礼,为陈平说情。

    陈康自跟随李破军以来,一直兢兢业业,李破军自不是无情之人让他跪着,直单手使劲扶起说道:“到底怎生回事?陈康你且慢慢说来”。

    接下来,陈康的一句话,便是震惊全场了,“殿下,我投靠大唐之前是前隋雁门郡丞陈公麾下重甲兵”。

    陈平听了也是一惊,“你是重甲兵?”

    李破军听了又是一头雾水,雁门郡丞陈公是谁啊?那个陈孝意?他又是谁啊?重甲兵?这又是个什么东东啊?

    这种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却都知道,好似自己跟个傻缺似的,李破军很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所幸陈康也是见机快,忙是说道:“大业年间,天下大乱,陈公孝意当时是雁门郡丞,为了守护雁门,抵御叛军,特意花重金打造了一只三百人的重甲兵,当然我年过二十,颇有勇力,也是报名加入了,重甲兵人人尽着四十斤的重甲,手持十五斤的陌刀,配之以阵法,哼,那是叫所向披靡……”。陈康谈起他以前所在的重甲兵,那是自豪的很,昂头说的众人面色有异他确实自在其中。

    “后来刘武周那厮造反了,攻占了马邑不说,还想要进攻雁门,却是被陈公率领我们重甲兵配合虎贲将军王智辩一起将刘武周围在了桑乾,差点一举杀了那刘武周,结果那贼子却是投靠了突厥,引来数万突厥骑兵,将我们反包围了,一番混战厮杀之下,只知道王将军战死,重甲兵……应是全军覆没了,我侥幸夺马逃的一命,后来再想回雁门,却是听说陈公坚守城池百余日,誓不降贼,最终被叛徒刺杀,已经殉国了,我才流落江湖,直到加入大唐,陈公……实乃英雄也”。

    说着往事,似乎是想起了他阿玖年少从军,厮杀疆场的历历往事,虎目中已是饱含泪水。

    李破军听罢也是双拳紧握,一拳头捶在饭桌上,惊得众人猛的抬起头。

    “令尊陈公,精忠报国,千秋忠义,我辈楷模也”。李破军直看着陈平掷地有声的一字一句说道。

    陈平闻言惊喜交加,心里好似落下了一块石头,能活着,谁特么想死呢,他老陈家可是还没有留下个种呢……

    在三陈忐忑的心情中,李破军肃然思略片刻,直说道:“陈平,你放心,你若是真心投我,我自以诚待你。日后,若得机会,应当为陈公这等忠义精忠之士立碑追谥”。

    陈平一听,大喜过望,直站起来瞪着李破军说道:“殿下,果真能为我父立碑追谥?”

    见得陈平这般失礼,生怕李破军生气见怪的陈舟忙是拉拉陈平,“莫要失礼……”。

    陈平脸色一抖,却是直看着李破军,希望得到心中的那个肯定的回答。

    李破军微微一笑,毫不犹豫的点点头,“陈公精忠为国,誓不降贼,自当为世人敬仰。至于他是隋室忠臣而不是我大唐臣子,这不要紧,彼时各为其主罢了,似朝中还有不知多少王公都是后来投效我大唐的呢,似陈公这等忠臣来说,无论那朝那代,都是合该追谥的”。

    李破军的话说完,众人纷纷是送了一口气,陈康也是大喜,见得昔日旧主的独子若是能得殿下重用,那可是高兴坏了这个糙汉子了,

    “殿下,小人陈平这条命就交给殿下了,刀山火海,固不敢辞,只愿殿下记得今日之诺”。陈平铿然跪下,直拜道,竟是认主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