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129二麻子他二大爷

    剧容这一番话说出来,众人皆是一愣,五六十两银子啊,那可是不少啊。嗯?剧大哥的全部家当,让我们全吃光了?啊?剧大哥要走了,还不要钱了?

    那模样黝黑端正的周姓汉子听完最先反应过来,急急闻道“剧兄怎的如此说话,可是有何事瞒着兄弟几个?说出来哥几个看看能否出点力”

    剩余几人听了也都是拍着胸脯附和着。

    剧容一听,也是感动的很,看见店小二还在一旁尴尬的侍候着,便是吩咐道“小二哥,你尽管多上些实惠的鸡鸭鱼肉,上口的菜也上几个,酒嘛,就先上个两坛子。跟你说了,就这么些钱,嗯,六十三两,吃完算事儿,你看着办吧,你点多了某家可是没有的,哈哈”。

    虽说最开始是心疼钱财,但是此刻剧容却是看见一众兄弟与他如此相亲,现在又是马上要行那不归之事,钱财终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在这时,剧容却是豪气大发的突破了,升华了。

    那店小二见这位身材雄壮,一身侠气的大汉如此豪气,也是没有小瞧他,只是应着回去准备菜肴了。

    这时那粗狂汉子也是嗡嗡的说道“剧大哥到底有何事,何不跟兄弟们说道说道,难道只是大哥豪气,我等却是那不讲情义的小人不成?”那粗狂大汉似乎是比较耿直直率,直接说出来了。

    剧容似乎还没想好怎么开口,只是犹豫不决。

    周姓汉子也是看着剧容说道“剧兄,咱们兄弟相交,郑兄乃屠狗者,二麻子乃吃百家饭的,某也只是个货郎贩夫,咱不重身份,只讲情义,怎生如此见外?”

    “就是就是,剧大哥有何事只管吩咐,我二麻子呃那啥肯定不辞,那词儿啥说来着。”二麻子挠挠脑袋。

    “义不容辞”

    “噢,对对,我二麻子义不容辞,再说了,且不说剧大哥平时厚待我哥几个,便只是这顿饭,我也不会白吃”。

    “剧大哥别婆婆妈妈的,有事只官吩咐便是”。

    “剧大哥”。

    看着这几个兄弟如此与他相厚,一听说自己有事就是奋勇的请求相助,剧容也是颇为感怀,有句话说得好,“,无情多是少”呐,那太子秦王是何等英雄俊杰,却也是兄弟相残,但那是国家大事,他一介豪侠自不相干,自己这群兄弟虽是少看不起的贩夫屠狗之辈,更有梁上之人和吃百家饭的,却不是那无情之人,我剧容临了能得这群兄弟也是知足了。

    “多谢各位兄弟情义,只是哥哥我这事却很是棘手,具体是何事,兄弟几个还是不要掺和,兄弟几个只是将某所求之事办好了,兄弟便是感激不尽了。”剧容也很是委婉的说道。

    毕竟刺杀秦王大将那可是诛族大罪,自己誓死报答齐王恩德,倒是无防,自是不惧,但是这几个兄弟却是不同,单单是郑屠与周货郎便是有家室之人,怎能再将他们牵扯进来,便是二麻子那可怜兄弟也是万万不能害了他的。

    他就想着打听打听尉迟府的内部结构,最好是有关系能混进去就成,如果是单单是这样,那还是不容易查到兄弟们头上的。这几位兄弟在长安城生长,街里街外大多相识,相必打听一下一座宅院结构应是不难的。

    那姓周的货郎似乎颇有见识,单单是从他说话便看得出来,不是郑屠那般的粗狂无礼,也不是二麻子那样的吊儿郎当的,反而是颇有礼数,文白相间的,应该是有些头脑之人。

    周姓货郎只听见剧容这样说道,再仔细看看剧容脸色,便是心下里有所怀疑了,难道剧兄又在做那等买卖?不是说进了齐王府,为齐王效力了,不干那些江湖事了吗。

    当下见一桌子都是自家兄弟,也是低下头低声压嗓的问道“剧兄又重拾起了那买卖?”。

    剧容一听,脸色一震,一看周货郎那样子,便是知道自己这位聪明兄弟已经大概知道了,不愧是圈子里的“小诸葛”啊,这还真是那些书生口中说的料事如神了。

    当下也是笑了笑低声说道“周兄弟当真聪慧”。继而又是肃着脸说道“哥哥我也是没办法的,干完这最后一笔就不干了,这江湖勾当某家也是厌烦了”。

    剩下几人听了也是明白了,毕竟都是圈里人,活泼的二麻子当即趴在桌子上问道“大哥又操拾起来了,是见血的,还是掸鞭打歪子的,还是起货的?”

    这二麻子一溜黑话说的听顺溜,他们管杀人叫见血的,打劫富商行商为“掸鞭子”,“打歪子”,弄赃物便叫“起货”。

    这话说的剧容几人皆是笑了笑,这二麻子,身无几两肉,战五渣一个,却还偏偏想着弄江湖上那一套。

    剧容脸色一板,严肃的说道“这事儿具体的哥几个就别问了,知道多了不好,你们只知晓某家是为太子和齐王办事就是”。

    这时那周姓汉子眉头一挑说道“剧兄刚刚说这最后一笔,然而不管江湖事了,可是与太子齐王有关?”

    剧容这回真是震惊了,这小诸葛,还真是神了。

    当即也是回道“是的,某家这回是玩命的勾当,能活下来的话,太子齐王自会重用与我,少不了封官授爵,哈哈”。

    几人听得又是一震,包括周货郎,二麻子几人更是脸色潮红,心跳加速,我的个乖乖,太子和齐王的重用啊?封官授授爵啊。

    当即热火的眼神看向剧容,剧容也是明白他们心思。

    “你们勿要过多参与,非是哥哥我不愿共享富贵,只是稍一事败,便是抄家灭族之祸,你们若是有心,只管帮哥哥一个忙便是,若是事成,某家定向太子和齐王说明你们的功劳”。

    剧容说起来还是太天真了,殊不知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之理,若真是侥幸能成功,李元吉这狠毒之人还容得下他吗,怕是早就杀人灭口了,还想见太子,怪只怪剧容被封官授爵,光耀祖上这块猪油蒙了心,怪只怪剧容一心想着义气报恩。

    二麻子几人一听,我的天,抄家灭族啊?太可怕了,当即心思就灭了一半。又一听仅仅一点帮助若是成功了还能得到太子齐王奖赏?心思又是火热。

    只是一向聪慧的周姓货郎却是默不作声,只顾着喝那一壶茶水,郑屠也是静静的看着没做声,最火热最上心的却是那二麻子几人。

    “大哥,到底是什么事儿?转了半天,你却是还没说?”

    “就是就是,快说啊”。

    “嗯,尉迟恭,你们知道吧?”

    “嗯?尉迟恭?那可是秦王的大将军啊,武艺很厉害”。

    “嗯嗯,听说他能在战场上空手夺兵刃呢?”

    “大哥,这事难道与尉迟将军有关系?”

    “嗯,某家这任务首先便是要混进尉迟府去,嗯,你们可知尉迟府的内部构造,亦或者认识谁能将某家带进去的,只要某家能进尉迟府,诸位兄弟都有功劳。”

    剧容看了看周围几桌子都是没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他们点的猪头肉吓跑了,但还是低声压嗓小心翼翼的说着。

    “啊?大哥,你是要对尉迟将军下手?”

    其他几人都是很震惊的看着他,这一嗓子可把剧容吓坏了,我的个乖乖,这可是在酒楼里面儿啊,人多耳杂的。万一被人听见那还得了,剧容脸色巨变的赶紧看了看周围情况,若是有人听见了,少不得要先见见血,来个杀人灭口了,所幸一看之下,周围几桌子并没有人,而远处的由于大厅一楼里人多嘈杂也是没人听见,绕是如此,但还是把剧容吓得后怕不已。

    朝二麻子一瞪眼说道“二麻子,你想害死我啊,小点声啊”。二麻子也是心虚的掩了掩口。

    但还是问道“大哥,你可是要对尉迟将军下手?我可是听坊间里聊天打屁的人说过的,那尉迟恭将军,武艺可是非常厉害的,在咱整个大唐也找不出几个能相当的人啊。”二麻子满脸担忧地说道,又急忙补话道“呃。大哥我不是说你不行,只是我是真担心”。

    剧容听完了,满眼感动的朝二麻子说道“行了,哥哥知道你是好心”。又一看包括郑屠,小诸葛在内的所有人都疑惑的看着他,他也知道,得赶快说清楚了,不然他们更会“瞎想”,还不能明说,至少不能让他们知道某家的目标是尉迟恭就是。

    剧容还是有些心眼的,刚刚他就是说道,他这任务首先就是进去尉迟府,却不是说他这任务就是在尉迟府,话里话外有着这任务有好几层的意思。

    “某家当然不会自不量力的跟尉迟将军作对,只是某必须要进去尉迟将军府一趟,这是完成齐王交给某的人物必须要做的”。

    这番话又说得几人深思,还是二麻子机灵的问道“大哥,你是不是惦记着尉迟府的啥玩意?”

    剧容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让众人以为他是要去尉迟府偷东西之类的呢,只有周货郎在哪儿皱眉深思。

    看见话唠般的二麻子还想说啥,剧容赶紧打断,“就说你们有没有甚办法帮吧?嗯。就是帮某混进尉迟府,或许尉迟府里的结构也行。”

    众人一听,又是愁眉不展,或是想着办法,或是想着其中利害得失。

    这时,二麻子一拍桌子,吓了众人一跳,只听见他说道“大哥,我二大爷他是西市里卖瓜果的,卖的瓜果是西市里最好的,听说好多达官贵人的瓜果之类大都是在他那儿买的,尉迟府要是需要瓜果的话,说不得也是从我二大爷哪儿买的,或许可以去问问我二大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