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公孙焦盛装,左手国书,右手节符,迈开步子,一步步登上赵国宫城的阶梯。

    这是战场,他是毅然决然奔赴战场的勇士。

    公孙焦抬头,头顶乌云汇聚、碰撞,发出声声闷响。乌云压着的是赵国的宫殿,宫殿大门敞开,犹如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

    阶梯上有两人,它要吞噬的只有一个,二者选一……

    “魏国使臣,翟角觐见!~”

    “中山国使臣,公孙焦觐见!~”

    翟角在前,公孙焦在后。翟角回头,公孙焦凝望,四目相对,没有碰撞出剧烈的火花,二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一种难以亲近的友善。

    不屑、讥讽又或是仇视,在这二人的脸上都看不到。二人都是各自国家的重臣,位及人臣,那种如市井之徒相见而分外脸红的样子是绝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这也是一个作为一个权臣该有的素养,只不过这样的伪善往往要比表露于色的眼红更要恐怖。而这种危险往往是最难让人察觉的。

    编钟清脆的乐声在耳边回荡,二人迈步走进赵国大殿,在赵国诸位大臣面前礼见赵君。

    “魏臣翟角,见过赵君!”

    “中山公孙焦,见过国君!”

    主位上的赵君缓缓抬手,编钟声戛然而止,一切归于平静之后,赵君环视二人缓缓道:“二位!远道而来,先赐坐吧!”

    主位上的赵君也就是赵烈侯,赵襄子的孙子,赵献子之子。赢姓,赵氏,名籍。

    公元前409年,赵献子去世,赵籍即位。公元前409年,也就是去年。

    赵籍是一个年轻的国君,虽然即位才一年,但却很有其父的果敢和其爷的老辣。

    赵籍的样貌生的很和善,但和善之中也带着君王之气。要是拿他和中山武公做对比的话,赵籍单看面相是更要好相处一些的国君。

    这倒不是因为他长得太柔弱,而是中山的君王大多都长得英武。在这些视自己为中原氏族的世家大族,他们看待中山国,无非就是两个字,野蛮!

    把自己视为中原主支,对待后起的氏族和国家,有先天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有足够的理由统治后起氏族,反抗则是野蛮,不反抗也是仆从。他有优越感,打你不能反抗。中山国最喜欢反抗的,他国君不野蛮才怪。

    其实根本原因还是中山国将领太少,国君不得不亲自上阵。带领人民参加战争,正真接受过战争洗礼的,身上的气质自然会产生很大的变化。

    赵籍即位,年仅十三,比中山国君桓公也就大了三岁。但要拿此时的桓公和赵君比较,桓公则是有太多的比如。说到底桓公还只能算是小孩,而赵籍却要把他当成一个成人对待。三岁年龄的差距,是先天决定的,但不同的经历也让他们这三岁的差距犹如鸿沟。

    只能说,慈父多败儿啊!以前的公子羽,现在的公子桓……算了!说赵籍吧!

    至于赵君赵籍的为人性格也就不多做介绍了,说一个他和他的相国公仲连的故事吧!

    赵籍喜乐,一日对公仲连问道:“我喜欢的贤才可以让他显贵吗?”

    公仲连答:“可以让他富,但是不能让他贵!”

    赵籍大喜,连忙道:“从郑国来的两位乐师,很有才能,我很喜欢。我要赐给他们良田,每人一万亩!”

    公仲连咬着牙道:“行,过几天我就去安排!”

    一个月后,赵籍问公仲连:“他们的良田在什么地方?”

    公仲连呵呵一笑,道:“还在找,没有找到合适的。”

    一月后,赵君又问。公仲连白了他一眼,道:“正在协调!”

    又是一个月,赵君又想问,公仲连直接没有来上朝,说劳资病了,别问了!

    后来这件事情被耽搁了,但是赵君却没有忘记要赏赐良田。

    后来有人向公仲连举荐了三个人才,牛畜、徐越、荀欣,公仲连数月之后第一次上朝便把这三人引荐给赵君。

    后来这三人的才能得到了认可,赵君很是开心,后来要赏赐,又记起还有两万亩良田要赏赐还没有落实,便把这两万亩良田赏赐给了这三人。

    赵君也明白了公仲连的良苦用心,后又赏赐了公仲连两套衣服。

    从这个故事不难看出,赵籍是一个好玩乐之人,但也没有因此而丧失掉自己的理智。在是非面前还存在自己的判断。

    对于这样的君主,不要用下作的阴谋和欺骗他,玩得好还好说,玩不好就是玩火**了。

    公孙焦的想法很简单,有自己判断能力的君主,最直接有效的方式就是晓以利害让他自己判断。

    要晓以利害,就要站在赵国的角度看待问题。

    要站在赵国的立场上,就先要明白,魏国为何要攻中山。

    魏国进攻中山的原因,实际上相当复杂。

    之前我们说过,魏国任用吴起、李悝、翟璜,军队和国力都得到了相当大的加强。而后是,魏太子和吴起西掠秦地,秦魏河西之争在年前落幕,魏国以绝对的优势,取得了河西之地,西无秦患。因为国力的强大,西屏秦,南扼楚,东败宋,环视魏境再无外患。

    之所以说魏国进攻中山原因复杂,还有一个原因则是来自于赵国。三晋分地,赵国取得了原晋智氏的大部分领土,《史记》中便有记载:“赵,南并智氏,强于韩魏。”依照魏文侯欲夺战国第一霸主的性子,是绝不能吃亏的,同时魏国也具备了兼并土地的实力。

    再加上赵襄子死后,赵国十六年三易其君,对外忙于同韩、魏瓜分晋国的土地,并对齐用兵,无暇顾及中山。

    在说魏文侯本身对中山国土的窥视,数十年前晋国灭中山时,赵氏出兵,赵氏基本上以控制住了中山。魏文侯那时就对中山国土有所觊觎,为了不让赵氏一家独占中山利益,便把自己的女儿,也就是公子倾嫁给了中山文公,扶持已经灭国被奴隶的中山国。而后是和自己的外甥决裂,中山武公在外部条件成熟后,开始了复国,六年前的【武公居顾】事件,便是标志着中山复国成功。中山之前便是有南北房子和中人城两座城邑,后来中山国收复失地,但在赵国看来却是中山国进攻了赵国的腹地,赵国想当然认为房子和中人已经是自家的腹地,而后和中山开战。因为内忧不止,赵国阻挡不住中山的攻势,魏文侯就相当“慷慨“的把兵借给了中山,虽然最后没有对中山造成有成效的打击,但魏文侯要取中山之心,是不言而喻的。

    这时武公突然暴毙,中山国内局势不稳,且赵国又无暇顾及,诸多因素的促使下,魏文侯便不再犹豫,出兵进攻中山。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