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龙飞与州主张延年谈了些细节,回到房间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

    他回了自己的房间,古色古香的屋子还是一室一厅的结构。

    中间用镂空隔断隔开,一进门脚下还有个小法阵。

    右脚踏在上面,里面的聚光石马上亮起。

    “你回来了。”

    里面的床上突然一叫,要是普通人冷不丁的还得被吓死不可。

    龙飞很是平静,过去隔断,盯着床上坐着的姑娘道,“你不去睡觉,跑我屋里干嘛来了?”

    这姑娘除了姬婉瑜,还会有谁。

    她勾着嘴,冲着龙飞道,“你和州主谈什么呢?这么晚才回来?”

    龙飞在外面的红木桌前坐下,倒了杯茶喝了口道,“谈了些你感兴趣的事情。”

    姬婉瑜光着脚出来,坐在他对面,眉心挑起道,“大哥,你能不能一句话说完啊?”

    龙飞笑着道,“剿匪呗!你不是最关系这个了?”

    姬婉瑜激动道,“你答应剿匪了?”

    龙飞点头。

    “早说嘛!害我憋了一路闷气,刚才都没有心情吃饭。”

    姬婉瑜一下豁然开朗,盯着龙飞好奇打量道,“你怎么突然想通了?”

    龙飞胡扯道,“我听了州主的一番话,觉得两岸的百姓被匪徒害得太惨,所以决定还是出手剿匪吧!”

    姬婉瑜脑袋转了转,听他说的一本正经,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相信呢?

    她沉默了会,鬼机灵道,“老实说吧,州主是不是给你钱了?”

    龙飞干咳了下,满脸正义道,“开玩笑,替天行道之人,岂能收取钱财。”

    “我怎么就这么不信你呢!”

    姬婉瑜抱起胳膊盯着龙飞,一个字都不信他的。

    让他剿匪他不剿,州主和他谈了下,他就同意剿匪,这个转变也太快了?

    不管怎样,反正她的心愿是要达成了。

    她问龙飞道,“那嵩山派呢?”

    龙飞笑道,“买一送一,当然是一起灭了呗!”

    姬婉瑜激动大笑,“霸气,这才是我未来姐夫该有的风范嘛!”

    “什么姐夫?”

    龙飞一头雾水。

    姬婉瑜道,“比武招亲啊?你这么厉害,我对你可是非常看好的。”

    “行了,现在可以回去睡觉了吗?”

    龙飞笑了下,伸手掐了掐她的鼻子。

    姬婉瑜脸一红,连忙把他的大手打开。

    这么亲昵的动作,从小到大也就是父王对她做过。

    她瞪了龙飞一眼,鞋也不穿,羞涩的转头跑出了屋子。

    龙飞看着她笑了笑,让在外面布了暗岗的秃头狗进来,把一封书信给了它,让它叫鹰王传回阴阳教。

    剿灭水匪,在豫州设立港口,借此倾销货物,这是阴阳教在这个世界掠夺资源的第一步。

    第二天,州主兴致冲冲的让王守仁在城外集结了上万兵马,一百艘战船待命。

    龙飞从打坐中醒来,一出屋子,等候在外面的张延年和王守仁马上迎上。

    张延年抱拳,意气风发道,“大师,我等已经将兵马集结完毕,全等你的吩咐。”

    公主姬婉瑜几个一起出来。

    林姗姗打了个哈欠,昨晚不知道干嘛去了,黑眼圈都冒了出来。

    龙飞看着张延年笑了下,“何须如此兴师动众,只需王守仁将军陪我一人前往即可。”

    张延年皱眉道,“大师,水匪势大,不可大意啊!”

    王守仁道,“是啊,大师。水匪在上游的玄龟岛上屯兵十万,大小战船千艘,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啊?”

    姬婉瑜不耐烦的嘟囔道,“别啰嗦了,他不让你们带兵,你们就不要带了呗!几个水匪而已,他一巴掌就全部拍死了。”

    “那就听公主和大师的吧!”

    王守仁和张延年对望着干笑了下。

    一行人没有做大船,让水军整了个十几米长的小船往上游而去。

    张延年本来还想整个誓师大会,用水匪祭旗什么的。

    谁知道,龙飞这么自信,非得一个人去战水匪。

    他心里有些嘀咕,知道元婴境修为的人厉害,但是具体厉害到何种程度,他是没有见过的。

    船走远后,背后的师爷问张延年道,“老爷,你真的相信这个外乡人啊?”

    张延年道,“不信又能如何?水匪闹腾这么久,咱们越剿越是强盛。到时候有人借题发挥,我倒霉倒也没事,就怕连累了太子陛下。现在只能祈求奇迹发生了,剿灭了水匪大家都好。若是剿灭不了,对咱们也没有坏处不是?”

    师爷提醒道,“可您这么做,就不怕打蛇不死,触怒了三皇子吗?”

    张延年道,“本官一向崇尚的是儒家忠君爱国的道义,绝不做首尾两端的小人。三皇子早就见本官不顺眼,也不差这一次。”

    “老爷既然决定了就好。”

    师爷叹了口气,没有再劝。

    他的想法,是想让张延年在三皇子和太子中间虚与委蛇,先不要站队伍。

    毕竟,现在时局不明。

    三皇子和太子究竟谁能继位,还是两说的事情。

    万一三皇子赢了,不光张延年倒霉,他也要跟着倒霉啊!

    师爷不是张延年这样的死脑筋,他和张延年告辞后,在街上转了转,确定后面没有人跟着,马上去了豫王府。

    脚踏两只船,到时候不管那条船沉了,他师爷都不会沉下去。

    豫王昨晚生了一肚子闷气回来,连夜发了书信,让嵩山派的掌门过来商量对策。

    水匪一事,是他和三皇子布的局。

    为的就是想把张延年搞下去,顺便给太子泼脏水,抹杀他的政绩。

    结果半路杀出个公主陛下,还带了个元婴境的高手。

    豫王见龙飞气度不凡,心中从来都没有这样警惕过一个对手。

    师爷过来后,官家马上给豫王通报了下。

    豫王让官家马上带人过来,在花园的凉亭里见了师爷。

    师爷把龙飞剿匪的事情说完,豫王喝着茶,再三确认,“你是说,那小子单桥匹马,只带了几个人过去剿灭水匪去了?”

    “正是!”

    师爷弯腰点头。

    豫王冷笑,“好大的胆子,水匪虽然没有了头领,但至少也有十几万的兵马。他一个人想灭掉十几万人,真是疯了吗?”

    师爷点头哈腰道,“谁说不是呢!不光他疯了,我家州主也疯了,竟然毫无条件的相信了他。听说昨晚他们相谈甚欢,我家州主好像还答应了他什么条件,他今天这才出去剿匪。”

    豫王紧眉沉默了会,让管家送师爷离开。

    一会,外面有人来报,说是嵩山派掌门到访。

    王爷激动大叫,“来的好,此子上蹦下跳的折腾,正好借机除了他。”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