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李昂韦小宝当下答应,陈近南下令其他人,自然退下,两人跟着陈近南走向偏厅。

    李昂心中知道,这一架看似多余,实则不可不打,一是陈近南想要看看自己的本事,看看自己是否只是纸上谈兵之辈,二则帮助自己竖立威信,以便将来有人服从。

    若是自己敌不过这张香主,虽然陈近南面上不说,只怕心中对自己的评价也会大大降低,香主的位置也无需再谈,自己赢得漂亮,在陈近南心中的地位又提高不少,才有这副舵主的位置,这一战,是陈近南的试探或者说是考验,也可以说是他的帮助,两人都是聪明人,虽然没有提前知会,但是实际上却各有默契。

    陈近南要李昂留下担任香主之位,但是李昂年纪太小,若不施展手段,必定不能服众,所以李昂直接拒绝,但是拒绝之后,这张香主的试探就尤为重要,若是李昂不接,就说明了李昂的的确确无心加入天地会。

    可是李昂接下,而且赢的干净利落,凸显武力,陈近南顺势安排了比香主还要高一级的副舵主身份,凭着新胜之威,和陈近南在天地会的威望,自然无人拒绝,就好比董事会安排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做公司CEO,这CEO如果不能立刻做出什么成绩,底下的各部门经理乃至于普通员工都不会信服。

    而陈近南这个董事长,就用了张香主那个倒霉蛋做了试金石,简单一试,算是为李昂烧了一把火,毕竟天地会这种武林组织,对武力十分看重,当然,李昂的智谋,陈近南从与他的交流里也查觉出来,只不过,还未经考验而已。

    李昂在现代也做到了经理的位置,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也算是清楚,只不过陈近南虽然接纳自己,但是却只宣布自己副舵主,不给自己一个下属,只是一个无兵将军,一切都是来自陈近南,只要陈近南一声令下,这天地会,自己调动不了一个人。

    不过也很正常,自己来历神秘,又兼本领非凡,虽然断发明志,但是陈近南也不会这么轻易相信自己,否则的话,只怕这陈近南也活不到今天。

    想到这里,其实李昂心里对陈近南也有些钦佩,自己是现代人,经受了大时代洗礼,可在这个时代,陈近南虽然嘴上喊着反清复明,但是实际上他的内心却非常清楚,自己对于帮众只是利用这类似宗教的口号对他们洗脑,对自己,他能折节相交,甚至大有好生重用的想法,哪怕是韦小宝这样的人物,也能安排妥当,并且派上用场。

    心又仁德却不会完全受其影响,青木堂香主为他而死,陈近南却理智的知道不是报仇的时机,若是能够完全不顾道德,说不得也是个枭雄人物,不过若是那般,自己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加入天地会了。

    他因为道德底线救助小女孩,才受人暗算险些丧命,但是这道德底线却是他良好的口碑,让人信服的基础,就好比刘皇叔,成也仁德,败也仁德,只能说是时也命也..........

    李昂一时想的有些远了,看上去心不在焉,陈近南倒是很快察觉,轻轻笑道:“小宝,李少侠,你们是聪明人,我和你说话不用像和外面的人一样,可以用聪明人的办法交流。”

    “清兵入关,霸占我汉人江山,抢了我们的女人和钱!”

    “所以我们反清复明只是为了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反不反清复不复明根本不重要对吧!”韦小宝闻言下意识的回答一句。

    “呵!”

    陈近南冷笑一声,继续道:“聪明人大部分为了权势财富投靠了满人,能够为我们所用的基本是都是些蠢人,但是蠢人有蠢人的好处,他们脑筋简单,便于控制,只是用口号的形式帮他们洗脑,你们都是聪明人,我就不需要那么和你们说话,四十二章经之中藏着满人清廷的秘密,里面不仅有他们入关时候抢夺的财宝,还是满人龙脉所在,只要破了龙脉,清廷就气数已尽,到时候.........”

    “到时候就能抢回我们的钱和女人,对吧!”韦小宝已经学会抢答了。

    李昂低下头,默然不语,虽然他知道四十二章经其中藏着的就是“东郊皇陵”四个大字,但是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

    “没错!”陈近南看了一直默然的李昂,继续道“而四本四十二章经就在皇宫之中,小宝,你为人机敏,聪慧过人,我现在有些相信,李小友所言,你也许就是那个能够找到四十二章经,帮我们破除清廷龙脉的人!”

    “皇宫?!”韦小宝一愣,显然有些不乐意,畏畏缩缩的说道“别看玩笑了,皇宫戒备森严,我怎么去!”

    “你放心,明天你去招杂役的地方应聘,哪里有我们自己人,他会照顾你的,暗号就是眨左眼。”

    “什么?”韦小宝好像还是不肯相信。

    李昂却开口道:“金鳞岂是池中物,困龙升天在今日,小宝,这就是你的机缘,皇宫大内虽然危险,但是哪里却是你的发迹之地,你的命格注定你要在哪里才能大放光彩,否则的话,你就要做一辈子的小瘪三!”

    “做一辈子小瘪三有什么不好,平平安安,总比明天横死街头强啊!”韦小宝不以为然的说道。

    “你会去的,你还想继续过这种在青楼里面被人呼来喝去的日子吗?你还想靠着你姐姐养活你吗?你还想继续这种毫无尊严的日子吗?”李昂的一字一句,仿佛敲在了韦小宝的心头。

    对啊,如果自己愿意平平淡淡,又为什么会救陈近南,当李昂说到自己困龙升天的时候,自己心里其实涌起了一股连自己都不愿意相信的激动。

    “我!韦小宝,绝对不是一个会一辈子陷在丽春院,将来做一个龟公的人!我,韦小宝,要做人上人!”

    一个声嘶力竭的呐喊不知怎么地在心底响起,震耳欲聋,李昂和师傅的脸近在咫尺,却又好像远隔天涯,他知道命运的分岔路口就在眼前。

    李昂第一次见自己说的话,现在又浮现在了耳边。

    “现下虽然穷困潦倒,但是想必不日就可飞黄腾达,手握大权才是!”

    这细碎的呢喃,韦小宝现在才发觉,原来是这样具有诱惑,这一道道声音,好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韦小宝双目通红,恶狠狠的说道:“一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爷今天拼了!不就是皇宫嘛,我去!”

    李昂知道,韦小宝这一声“我去!”将会开启他的开挂人生,而自己,也有机会几乎零距离的感受到这一切,甚至成为背后的推手,心中莫名的觉得兴奋起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