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快看,你们发现了什么,一个随机掉落的更新,我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愤怒的绝味鸭脖”用金钱收买了我的良心。

    …………

    “哎呀,我却是有些醉了。”待到李昂回转屋内,醉意渐消清醒过来,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苦笑两声。

    看了看窗外天色,李昂放下手中葫芦,运转内力,逼出余下的残酒,身上的酒味更浓了,但是实际上却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了。

    随后整理一下衣衫,李昂踏步离开了房间。

    没走多远,便到了小溪边树林中,此刻静怡的树林中却有四个人影在此久候。

    “对不住对不住,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李昂远远的瞧见四人的身影,连忙笑着说道“今个耽误了一会,哥几个久等了。”

    “没事,昂哥,我们才来没多久呢!”一个身穿劲装相貌普通的青年说道。

    “嗯,不要紧的,大家聚一聚而已,早晚没多大区别。”黑衣青年旁边还有一个相貌俊郎的蓝衣青年。

    二人正是当初和李昂同在一营的乔禾以及王胜,乔禾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副憨厚模样,浓眉大眼,算不上多帅气,但是眼神坚定,给人一种心安之感。

    倒是王胜,这两年长开了,五官端正,带着几分俊俏意味,加上在黑虎帮内做了个执法弟子,也有几分的气度,放在李昂所在的现代,也是个男神级别的好男儿啊!

    “见过李师兄。”等到三人寒暄完,一边一对男女抱拳见礼。

    李昂则笑道:“干嘛这么客气,大家都这么熟了,用不着。”

    女孩忙说道:“对啊,老哥,不是我说,李大哥人可好了,才不在乎这些呢!”

    青年则摇摇头,再次拱手道:“礼数不可废,况且李师兄时常指点我们修行,更加应该尊重才是。”

    李昂无奈,只摇摇头,接着就瘫坐在溪边地上。

    两人中男子和李昂他们年纪相仿,女子则小一些,十三四岁的年纪,明眸纯粹,扎着两个麻花辫,虽然现在还没长开,但是看得出来是个美人胚子。

    青年和女孩长得有几分相似,却是一对兄妹,哥哥叫黄寅,妹妹叫黄茵。

    本来这溪边聚会,是李昂他们三人的节目,两年前三人各自分散开,乔禾和王胜一同入了执法堂,李昂去了医药堂。

    后来偶然聚会,李昂有意无意的指点了他们修行的法子,让二人受益匪浅,此后他们就约好定期在这里相聚,带上酒肉,聊些帮派八卦,讨论一下武学心得体会,维系三人情谊。

    至于这黄氏兄妹,则是前段时间才加入,那一日黄寅妹妹黄茵初入帮,加上孩子爱玩,听了李昂说书之后对这位师兄很感兴趣,悄悄摸摸的跟着李昂。

    以李昂的功夫当然早就发觉不过觉得这小女孩好生有趣,就听之任之,结果三人聚会之时,黄茵的哥哥刚好来寻她,无意中就参与了那一次的聚会。

    说起这黄寅也是黑虎帮里有名有姓的人物,他在演武堂,正是那位黑无常的得意门生,论及身份也不低,但是让他出名的事情还是因为他妹妹。

    他妹妹生的好看,当初被别人调戏,他全然不顾其他,上门切磋要找回公道,别人比他多修炼三四年的功夫,他那里是对手。

    要是一般人见事不可为也就算了顶多也就是好生嘱咐妹子,以后不要招惹他人,他偏不,拖着伤体继续上门,说来也怪,如此几次之后,黄寅居然打败了那位师兄,逼得他道歉。

    从那以后,谁都知道黄寅是个拼命三郎。

    而这背后,自然是李昂暗中指点,那时黄茵才出事,又一次不见踪影,黄寅担心这才找过来,而李昂也闻听此事,心中有些佩服,教了黄寅打败那位师兄的办法。

    也因为这件事,黑无常可就多加关注黄寅,当然,也更加没人敢对黄寅妹妹有什么想法。

    “都说说你们的武功进度吧。”李昂坐在地上,笑呵呵的问道。

    “额。”乔禾面色有些窘迫╯□╰。

    “看来你还是困在第三重的关口喽!”见乔禾的表情李昂心中了然又问道“王胜,你怎么样?”

    王胜则一笑有些自豪的说道:“上个月已经突破到后天四重了。”

    “嗯,”李昂点点头,心知王胜的资质的确胜过乔禾不少,这样的进度在黑虎帮里绝对是排的上号的,除了那个远近闻名的花花公子肖公子,其他各大堂口的新人还没有谁到后天第四重呢。

    随后李昂看向黄寅,黄寅低声道:“与王兄弟伯仲之间。”

    最后黄茵拧着衣角道:“后天一重。”

    李昂笑道:“很不错了!”

    随后王胜详细讲解起来自己突破的体验与感受,黄寅也和王胜一同探讨起来,其中乔禾听的最为认真,黄茵则有些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意味,不过看得出来她也是认真记下,李昂则不时点评一二,其实本没人教授李昂《黑虎真经》的后面几层的口诀,依照帮规,正式弟子也只能知晓前三层的口诀,之后要加入各大堂口,得到堂主首肯,这才有机会学会后面的心法。

    而李昂明面上武学天赋奇差,没什么功夫在身,所以虽然是高老的关门弟子,但是也没人教他后面的心法,倒是王胜等人,一个个都已经崭露头角,有了后续直到五层的口诀,私下里本应该不能互相传授,不过李昂的身份摆在那里,他自然有学习的资格,况且《黑虎真经》前六层都不算是什么很秘密的口诀,真正最为关键的后三层,却是只有帮主认可才能传授。

    至于其他堂主,其实他们都有自家的武功路数,若是他们愿意,收下弟子私相传授自然也不归帮主管,只不过《黑虎真经》的源头是来自帮主一人,且这一门心法隐隐约约高出其他人的武功半头,所以在黑虎帮内流传最广,而为了获得一层又一层的心法,不得不卖命给黑虎帮啊!

    等到大家内功心得交流完,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明月爬上枝头,正是个月朗星稀的晚上,由于月光郎朗,众人又是学武之人,自然看的清楚。

    “李师兄,我这有一手,王堂主传授的刀法,但我修炼不得法,还想请您指点一二。”黄寅恭敬起身,双手抱拳,折了一支树枝,权当做是大刀,慢吞吞的展示一番。

    这刀法本是刚猛之际,但是黄寅为了让他人看的清楚,施展起来不免拖泥带水,看上去倒是有几分滑稽色彩,但是其他人自然知道这是为了照顾李昂,不通武功,眼力稍差,这才慢些施展。

    李昂看完后,微微点头,说道:“你这门刀法,的确不错,不知过你本是敏捷迅猛之人,强行修这厚重刀法,自然力有不逮,我看如此,第三招时你收力两分,不直落,而转斜三分,第七招快几分...........”

    黄寅依照指点重新演练一番,果然全无滞塞之处,反而有一股酣畅淋漓之感,顿时大感奇妙,忙连声道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相关搜索成语百科 盛少撩妻100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