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第十五章探密室得方寸袋,细思量怎除四凶

    就在宁煜恢复内力之时,矿洞里,四名纤羽门徒正行色匆匆的奔往矿洞深处,他们不知道,他们在选择逃跑和躲避的同时,也失去了击败宁煜的最后机会。

    他们之前之所以不战而溃,仓皇逃走,除了被宁煜出手杀人的手段震慑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便是他们陷入了一个误区。

    之前,他们是在矿洞中与宁煜直接遭遇,并未见到曹云津被困阵中的情形,这让他们下意识里认为,守在最前方的大师兄曹云津已经败亡,仗着人多势众,硬着头皮和宁煜交手一试,结果刚一照面,便被宁煜用掌心雷击杀一人。

    这一下,直接将他们勉强鼓起的战意彻底粉碎。纤羽门的败落早已深入骨髓,现如今纤羽门招收的弟子本就良莠不齐,糟粕居多,更何况被发配到此地的人肯定是门中最不受待见的一批,也就是糟粕中的糟粕。几个糟粕先前在凡人面前耀武扬威惯了,好不容易才积累起那么几分血性和自尊,转眼间便随着宁煜的夺命一击烟消云散。

    他们此刻已经逃到了矿洞的最深处,躲在一间石屋中,美其名曰据守,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待着宁煜的到来。

    矿洞中大部分的凡人奴隶们丝毫没有察觉到监工们的异样,经年累月的奴役已经让他们变得麻木不仁,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管监工在不在身旁,他们都不敢有丝毫懈怠。就在这群凡人奴隶们忙忙碌碌的身影中,谁都没有留意,人群中一名头发灰白的老者正望着监工们消失的背影露出沉思的神色。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矿洞里的四人一度陷入深深的绝望,直到刚才,远处传来的阵阵打斗声让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他们很快想到,可能之前的潜入者并未解决掉曹云津师兄,而是设法困住了他。现在看来,如今师兄已经挣脱困境,并且和敌人交上手了!

    在如此紧要关头,是否要出去相助曹师兄破敌?

    四人对视一眼,只通过眼神便明白了对方所想。

    如若对方不是曹师兄敌手,我们出手岂非画蛇添足?相反,若是以曹师兄之能尚不能击杀此獠,我等出手又有何用?

    既然如此,我们在此静候便是!

    此刻他们深感四兄弟灵犀相通。

    四个人正襟危坐,眼神坚定,面显肃容,怀着期盼和忐忑的心情决定继续龟缩,不对,是据守下去。

    石洞中不见日月,无分昼夜,全靠沙漏计时,沙漏几番颠倒,外面的打斗之声渐渐平息,四人的心又同时提了起来。

    这是分出胜负了?

    到底最后谁赢了?

    果然还是有打斗声更让人安心啊!

    那么,现在,要不要出去看看?

    四人起身对视一眼,又十分有默契的缓缓坐了下去。

    如果师兄已经击败来敌,我们出去也没用,如果师兄已被来敌击败,我们出去便是送菜!

    还是怀着期盼和忐忑的心情继续龟缩,不对,是据守下去吧!

    *********************************************************************

    宁煜缓缓收功,他的内力已经恢复了六成左右,应对接下来的厮杀应该已经足够。他站起身,望了眼倒在血泊中的曹云津,迈步走了过去。

    修真界杀人夺宝,实属常事,何况对于过去身为散修的他,更是家常便饭。宁煜蹲下身,便在曹云津身上摸索起来,半晌,宁煜的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妈的,穷鬼!

    毛都没有!

    宁煜不甘心站起来,目光又望向不远处的石室,满怀希望的走了进去。

    一进门,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呛鼻的药味,宁煜提鼻一闻便知道是灵元丹的配方,可惜失败了,不然等自己进了培元境便可以用它冲击瓶颈,能节省不少功夫。

    扫了一眼屋内,炼丹炉倒是件下品灵器,可惜炉腔炸裂歪倒在地上,看样子已经不能再用,不过材质倒是可以回收一下,宁煜现在尚没有趁手的兵刃,倒是可以考虑打造一件。

    宁煜挥袖甩出一股疾风,将烟气扫尽。也不动手,就往中间一站,神魂放出,渐渐地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他径直走到墙边,照着一处岩石拍去。咔哒一声,一道暗匣弹了出来,里面放着一个四四方方,巴掌大小的兽皮口袋。

    方寸袋,储物类法宝。储物法宝在修真界是比较稀少的,在众多储物类法宝中,方寸袋算是最低级的一种,不光空间小,使用也比较麻烦。方寸袋的制作不算复杂,乃是用灵兽须弥的兽皮,经过空间阵法大师加工炼成,其内自成一方独立的空间,使用时用真元催动阵法,便可以开启独立空间用来存放和取用物品。

    方寸袋虽然低级,可也不是曹云津这种培元期修真者所能拥有,宁煜猜测这应该是宗门所有,用来储存开采的灵石所用。这也是为什么方寸袋不在曹云津身上,而藏在房间暗匣中的原因。

    宁煜试着用内力激发上面的阵法,方寸袋顺利开启,不过看到里面,宁煜不由得大失所望。

    这个方寸袋明显炼制的不甚得法,整个空间只有正常方寸袋的一半大小,约莫半方左右,此刻储物袋内,零零散散不过几十块下品灵石,还有几株炼制灵元丹用到的灵植仙草,再就是一把钥匙,这大概也就是曹云津现在的全部身家了。

    唯一令宁煜感兴趣的就是那把钥匙,可是房中并无锁具,却不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

    又搜索了一遍,房间内再无其他,宁煜失望的收起方寸袋,迈步走了出来。晃眼看到地上的那截青木,经过刚才这么一折腾,本身就有损伤的青木已经彻底断成两截,纹路被毁,再无他用。宁煜摇摇头,向着矿洞深处走去。

    远远地看到对面的洞口,宁煜停下了脚步。这是一处洞中洞,洞中便是当年纤羽门发现的灵石矿脉。时至今日,主脉已经采尽,只余下些零散的下品灵石。不过对于现在的纤羽门来说,蚊子再小也是肉,所以这里依然留驻了大量的凡人奴隶。

    这些人虽然也听到了外面的响动,可是从头到尾却毫无反应。宁煜心中鄙夷,既哀其不幸,又怒其不争,这些人仿佛早已失去灵魂,如同仅剩驱壳的行尸走肉。

    不去理会他们,宁煜神魂探往深处,看着依旧龟缩在一起毫无动作的四名纤羽门徒,宁煜不由气笑了,纤羽门昔日何等光辉,无数的天才修士都愿意投效门下,真可谓人才济济。可到今天却破落成这个样子,竟然收了一群乌龟王八,只会藏头缩尾。

    宁煜虽然对这几个纤羽门徒不屑一顾,视如蝼蚁,可是现如今,就是这几只蝼蚁却给他出了个难题。

    他现在的身份特殊,有许多秘密不能暴露在大众眼前。所以他无法做到直接进入矿洞,在数百奴隶的眼皮底下将四个纤羽门弟子诛杀。

    而且还有一点疑惑,他一直不明白,需要捉个活口问个清楚。那就是,在此之前他的神魂探测过,这数百多奴隶之中身怀修为的不在少数,最高的一名,甚至有中元境下品修为,单凭武力,此人的实力完全可以压制培元境前期的曹云津,如果这些人一同反抗,仅凭纤羽门留下的这几个货色,根本阻止不了他们,除非他们被纤羽门用特殊的手段控制了。

    要论控制凡人的手段,在修真界并不少见,药物、术法、符箓都可以办到。具体说起来,林林总总不下百种,这些手段中有些是非常高明且不可逆的,凡人一旦被制,除非主人怜悯,撤销对他的控制,否则被控之人终身再无脱身的可能。

    不过依照纤羽门现在的实力,宁煜认为药物控制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大。这也就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宁煜接下来需要查明纤羽们究竟使用了哪种药物,如何才能解除这种控制。因为在他的计划中,这些凡人对他来说还有大用途,不能放弃。

    他这次行动的最终目标是要在世人面前彻底展露修真界的存在,这些凡人便是活生生的证据!等到真相揭开,修真界和世俗界将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到那时整个世界的格局都会产生巨大的变化。

    可以预见,千万年来的平衡将会被打破,世俗毫无疑问会将修真界当成巨大的威胁。而面对来自世俗界的压力,修真界也会陷入无尽的困扰。

    倒不是说修真界和世俗会全面开战,恰恰相反,宁煜曾仔细想过,现在的修真界绝对不敢主动和世俗开战。

    宁煜身为玄尊多年,对修真界的现状十分清楚。由于百年前那一场旷世大战,天门破碎,修真界实力大减,而且经此一战,门派之间血仇累累,相互仇视,修真界可以说是已经四分五裂。

    如此情形之下,真要和世俗全面开战,修真界根本毫无胜算。

    不过修真界高高在上,被世俗如此挑衅,必然不会坐视不理,适当的反击还是会有的,更不排除一些极端的门派会大打出手,不过这无伤大局。

    身为修真者,宁煜当然不是要借助世俗灭亡修真界,他需要的只是借助世俗之力给修真界制造足够的压力,迫使修真界无法肆意进入世俗。到那时宁煜就可以借机下手,提前布局,既能守身自保,又能浑水摸鱼,获取最大的利益。

    所以,他必须在保证自己秘密的情况下将那四名纤羽门徒解决掉,而且在此之前还要问出他们控制凡人奴隶的方法。

    如何才能将他们和奴隶分开,在保守自己秘密的前提下除掉他们呢?宁煜眉头紧皱,踱着步子,陷入了深思。

    不经意间,宁煜用余光扫到了曹云津的尸身。他眼前一亮,走过去仔细打量了一会儿,慢慢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