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序章 天道昭昭自可明 ,玄尊苍林斗七鬼

    黑沉沉的天空中,几道明光闪过,随即便被乌云遮挡。

    一片苍翠的老林上方,突然闪现出一道人影。此人身穿玄袍,长发飘散,身周一道白光环绕,整个人竟是悬在空中。

    只见他,右手捏着一道奇怪的手诀,如临大敌般看着自己前方。

    凭空的,眼前彷如墨染一般浸出一片浓浓的黑色。七道裹在黑雾里的人影闪现。

    黑雾中,一道阴测测的声音传出:“宁煜,你堂堂醒神中期金身玄尊,我们鬼罗门和你往日无仇近日无怨,为什么一连出手杀了我们门下五名弟子?”声如鬼号,七道黑雾吞吐不定。

    被叫做宁煜的玄袍之人发出一声冷笑,环绕身边的白光更加炽烈:“七星鬼子,你们那五个门徒肆意妄为,掳掠人间,吸食童男童女的精气,你们既然不管,撞在本尊手中,我只有替你们料理门户!”

    黑雾再度吞吐,墨色更浓:“嘿嘿,宁煜,你身为醒神境中期金身玄尊,竟然可怜凡俗之人。如果是百年之前,天门未毁,你我相差一境之遥,我们还真会惧你三分。可如今天门破碎,灵气散逸,醒神境和玄门境所能调动的灵气相差无几,你以一人之力,能扛得住我们七星鬼子联手之力吗?”话语间七道身影忽隐忽现,隐隐成一道包围之势将宁煜围拢起来。

    宁煜凝眉一声朗笑:“鬼蜮宵小,少费口舌,今日倒是要看看,你们能奈我何!”说罢不见他如何动作,身边那道白光突然一个忽闪出现在其中一道黑影面前。紧接着白光大炽,爆发出一阵刺耳的音爆,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那道黑雾砰然炸开,眼瞅着一条黑影坠落,打着旋掉进了老林之中。

    “老四!”

    “四哥!”

    “找死!”

    黑雾中发出几声呼喝,六团乌溜溜的黑光带着鬼哭之声向着宁煜砸去,正是七星鬼子祭出的成名法宝“七魂宝珠”。

    宁煜眼见法宝打来,一声长啸,双手掐诀,不退反进,合身撞向“七魂宝珠”。灵气在周身卷起一道旋风,砰砰砰,一连六声,六件法宝猛然弹回。宁煜身躯一震,后退一步,只觉得金身一阵颤抖,赶紧将那道白光召回握在手中,白光隐去,显出一支乳白色玉笛。

    黑雾一阵大笑:“嘿嘿,我倒要看看你的金身能扛得住我们几次攻击!”黑雾吞吐,六颗宝珠再次飞起,在空中滴溜溜乱转。

    宁煜玉笛一晃,一道呜咽之声响起,长发飘飘,凝神而立,缥缈间一副仙人之姿。

    再不多言,双方祭起宝物,战在一起。宁煜手握玉笛,动作迅如闪电,全身灵气如白丝飞舞,飘逸灵动,手中玉笛动静之间,声如裂锦,刺耳惊神,正是宁煜拿手的音攻绝技。六子仗着人多,又有合击阵法辅助,六颗宝珠上下飘忽,鬼雾腾腾,哭声阵阵,一时间倒也难分胜负。

    不过就如七星鬼子所说,数百年前,修真界内战,数百门派万余修真者一场旷世大战,山河崩裂乾坤倒转,天道亏损降下刑罚,导致天门破碎,灵气散逸,结果修真界衰败,升仙无门,原先自成一体高高在上的修真界一落千丈,再也无法保持其神秘的存在。受到天道亏损的影响,修真界开始频频暴露在世俗眼前,甚至于各门派不少门人弟子陨落在世俗之中。这一切都让长久以来高高在上藐视凡俗的修真者们明白,由于天道亏损,灵气散逸,他们和凡俗之人的差距不再是那么明显,没有充盈的灵气支持,积少成多,修真者也会被凡人杀死,所以修真者们开始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斩断与世俗的联系。同样的,修真者之间的差距也被缩小,现如今,灵气严重不足,你境界再高,也没有充裕的灵气供你驱策,要想发挥相应的威力,只能耗损自己的紫府真元,而灵气不足的情况下,耗费的真元短时间难以补充,所以单打独斗上位者占绝对优势,可群起而攻就能以下克上。因此上位者再也无法保持绝对的优势,下位者长期以来被压榨之下爆发出的反抗也越来越激烈,渐渐地修真界上四境的大能纷纷陨落,反而是站在灵气临界点的玄门境、醒神境修真者成为了修真界的主导势力。修真十二境(每境又分前中后三期):炼体、培元、凝丹、真意、筑宫、玄门、醒神、淬魂、育婴、长生、天门、碎虚一说也被人当做笑谈。就好比宁煜和七星鬼子,在天道未损之前,宁煜醒神境一人便可压制玄门境的七星鬼子,可现在,七星鬼子中只有六人出手便可以和宁煜斗的不相上下,这也是为什么宁煜一开始便耗损真元,拼着金身受损也要先下手重伤一人的原因。

    笛声呜咽,宝珠纵横,七人七宝激战正酣。老林上方灵气激荡,惊雷之声不绝于耳,方圆百米内鸟兽禁绝,宁煜仗着金身护体,音攻绝妙,以一敌六,丝毫不落下风,醒神境金身玄尊的强大展露无遗。然而,将全部精力全部用在对战六子的宁煜却没发现,老林下方,一颗乌溜溜的宝珠裹着一团黑雾正缓缓祭起。。。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