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贤皇后?你认为朕的一个女儿,还比不上一个奴才吗?朕不灭他九族,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

    圣德皇帝语重心长的道,然后冲着身后的白虎道:“还愣着干什么啊?让朕亲自动手啊?”

    “奴才不敢!”

    白虎连忙跪拜,然后命人,就将那墨莺昏迷不醒的墨莺,就要拖走。

    而此时,贤皇后拦阻,将六扇门的带刀推开,向圣德皇帝哭诉道:“皇上,臣妾知道错了,但墨莺是臣妾从府邸带出来的奴才啊!......”

    “是啊!这个奴才跟你十几年了。恃宠而骄,在皇宫内院,他是专横跋扈,连朕的皇子都不放在眼里,朕几次接到密奏,都思量再三,念他还有些忠心,这才不与他计较。

    但是今日,他竟然敢在朕的面前伤人,而且还是公主,朕饶他不得!”圣德皇帝冷着脸道。

    “皇上,......”

    贤皇后还想苦求,却不想此时,圣德皇帝却一摆手道:“皇后累了,扶她回去休息。”

    “皇上?”

    贤皇后再度唤道,但圣德皇帝已经不理会了。长公主紧身上前,让春兰秋菊,扶着皇后,然后她也跟着跪安了。

    虽然她心里还是不服。但是眼见龙颜震怒。她可不敢在这种时候触皇上的霉头。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没到?”圣德皇帝大声的斥责道,而也正在这时,两名六扇门的带刀,将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太医,给架了来。

    “微臣老迈,姗姗来迟,请皇上恕罪。”老太医说罢便拜。

    “免礼吧,快去看看公主怎么样了。”圣德皇帝无奈的摆手,这老太医要让他磕个头,至少五分钟。

    “是,是!”

    老太医连连应是,到里屋去给刺头公主看病。

    慕容盈盈在圣德皇帝斥责太后的时候,已经被朱雀等人,抬到卧房去了。

    所以老太医想要给公主瞧病,还要走一个楼梯。

    两个带刀,嫌老太医走的慢,一边一个,又将人架起来,上了楼去。

    而此时,圣德皇帝则将白虎叫到一旁道:“你亲自监斩,我不想出现任何枝节,你懂吗?”

    “奴才明白!”

    白虎领命,带着人,将捆绑得如同粽子一样的墨莺押解到了午门。

    这午门,由来已久,就是用来处决人犯,或者杖刑的地方。多少个朝代,都是如此。

    而今天是斩刑,闲杂人等都躲的远远的,或是躲在远处观看。

    白虎冷哼了一声,指使一旁带刀道:“把他用水泼醒,这么昏着,把人给杀了,又有什么意思?”

    “喏!”

    一名带刀,拿来冷水,往那昏厥的墨莺脸上一泼。

    这冷水一激,墨莺醒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自己的胸口痛的厉害。

    “啊?白虎宗主?你这是?”

    但见白虎,墨莺一惊,因为白虎主杀。皇上要处决人犯的时候,往往都会看到白虎。

    与此同时,有手下人,为白虎搬来凳子。

    白虎往凳子上一座,左手一伸,茶水也来了。白虎一边饮着茶,一边嗤笑道:“墨公公,你不会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我?”

    墨莺眉头微蹙,脑子在不停的转,搜索自己昏厥前的记忆。

    此时,他想起来了,他与贤皇后,还有长公主,今天是去天珠阁教两位公主规矩。这一进门,便见得那刺头公主,将皇上的宝贝都给打碎了,还敢指责皇后。

    皇后大怒,命令他去教训刺头公主,然后便被朱雀给打晕了。

    想到此处,墨莺连忙道:“皇后,皇后娘娘呢?”

    “哼!皇后娘娘,已经被皇上送回宫了。”白虎冷笑道。

    “我要见皇后,让我见皇后娘娘,.......”墨莺徒然觉得不妥,挺起身子,便要去找贤皇后。

    但不想此时,左右的带刀,还不待那墨莺走,便一人一脚,踹在他的腿弯处,将墨莺又给踹到跪在地上。

    白虎继续品茶,喝了一小口,这才舔着嘴唇,慢条斯理的道:“墨公公?你打伤了公主,皇上震怒,即便你见了皇后,也没用。今天皇上是大发雷霆,......”

    “不,不,我没有打伤那野丫头,......不,是我没有打伤那公主,.......”墨莺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连忙改口。但此时,白虎却已然听到了。他微微一乐道:“墨公公,公主殿下,你竟然敢叫野丫头?皇上不杀你,杀谁呢?”

    “皇上?”

    听闻白虎这话,墨莺仿佛想到了什么。不是因为自己打伤了公主皇上要杀自己。而是皇上就是要杀自己。

    这话听着有些绕口,但是细琢磨起来,就已经很清楚了。

    圣德皇帝不是因为墨莺打伤了慕容盈盈而要杀他,而是原本皇上就要杀他,只是没有借口罢了。

    “你这奴才好啊!皇上,几次想杀你,都无法下手。你是贤皇后从府里带出来的奴才。

    皇上念在皇后的面子上,不好太斥责你。

    但是你在后宫却专横跋扈。不仅那些宫女、太监你不放在眼里,即便是皇子,你也敢呼来喝去。

    所以,记住了,在这个世界上,你即便权势再大,也别太放纵了,哼哼!......”

    白虎冷笑,而此时墨莺已然被吓得呆若木鸡。

    今日他没救了,皇上让他三更死,谁敢留他到五更。

    刀斧手准备,只要白虎一声令下,墨莺便要身首异处。

    但不想也正在这时,远处却走来两个太监。

    这其中一人,是一个头发全白的公公,身着蟒袍!

    蟒袍以石青色绸缎为主面料,阳光一打,呈现出一种红褐色光泽。

    左腋下有一衣带,斜衩处缀圆形镂空小铜纽扣,周身密布金绣图案,前后均有3条四爪金龙,两肩亦各有一条,共8条。胸前和背部的龙,首向正面,头部左右对称,双目圆睁,正视前方,蜿蜒而坐。

    有人道:五爪为龙、四爪为蟒。面前这人身上,是四爪金龙,理应是蟒袍无疑。

    而除此之外,此袍还绣有祥云、金菊、蝙蝠等图案,下端衣摆处绣有海浪,中有三山。

    官服下摆左右各有开衩。龙鳞及其它图案均以金黄色或蓝色线绣成,层层叠叠,甚是密厚,颜色逐层过渡,层次分明清晰。

    这蟒袍做不了假,民间也有戏服,但与这件蟒袍相比,那就差得太多太多了。

    所以由此可见,这个老太监,绝对不一般,在大明国的地位,堪比藩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