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噗!噗!.......”

    ‘张杰’高兴的太早了,他但见‘血袍白蟒小浪蝶’的金色盾牌,有被融化的趋势,再度提升了自己体内元气的输出,预备一击将‘血袍白蟒小浪蝶’击溃。

    但不想也正在这时,那融化的金色盾牌,并没有真的融化,而是射出了两道金色千本。

    千本速度极快,‘张杰’躲闪不及,被直接射穿了身体。

    左右肩胛骨都被击穿,将‘张杰’痛得如同杀猪一般的嚎叫,跌落在了地上。

    “啊!”

    ‘张杰’疼痛难忍,但却挣扎着想要起身。

    “砰!”

    但不想他的头还没有抬起来,便被一只大脚狠狠的踩了下去。

    ‘张杰’的头颅,撞击在青石上,发出砰的一声,紧接着整个青石地,都因此龟裂了。

    ‘张杰’还在挣扎,但‘血袍白蟒小浪蝶’却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一边用叫碾压着‘张杰’的脑袋,一边嗤笑道:“这就是中原的天才?哈哈哈!笑死人了,我看中原,都是一群酒囊饭袋之辈,哈哈哈!.......”

    ‘血袍白蟒小浪蝶’哈哈大笑,在场的武者听罢怒发冲冠。之前那八个准备参加最后一轮比武的武者纷纷手持兵刃,冲了上去。

    这一刻,他们可不是为的自己,而是为了整个中原武林的荣誉。

    那个‘血袍白蟒小浪蝶’,嘲笑的可不仅是他们一个人,而是整个中原武林。这太恨人了。即便一贯无喜无悲无忧的玄苦大师,都眉头微蹙。

    因为此时‘张杰’败了,不仅仅是要被嘲弄那么简单,而且作为本届大赛奖励的少林龙虎丹的丹方,也要拱手相送。

    这不是玄苦大师想要看到的,所以他并没有阻止。期待这八个人,只要有一个人,能将那‘张杰’伤了,他便有说词。

    但不想此刻,那‘血袍白蟒小浪蝶’,却根本不以为意,仅是一挥手,八个相对比较小的金色盾牌便悬浮空中。

    八个参赛的高手互视一眼,纷纷各用手段,向那金色盾牌砸去。

    他们有用锤的,有用刀的,有用掌的,有用腿的,虽然武功招式各异,但各个都勇猛无比。

    但见这些招式,别说是一面小小的盾牌了,即便是一个铁块,也能被他们生生砸碎了。

    声势骇人,喊杀于野,气壮山河。

    但是!

    但也就当这些人各用招式,去砍杀‘血袍白蟒小浪蝶’身前的金色盾牌之际,金色的千本再度出现,自打金色的盾牌之内射出。

    千本的速度依旧极快,须臾间便到了。

    众武者大惊失色,纷纷手持刀剑抵挡。

    “叮!叮!叮!......”

    金属的撞击声不绝于耳,但须臾间后,便是一声声金针刺体的声音传来。

    那千本太多了,自打盾牌之内,哆哆哆的射出,宛若无穷无尽一样。

    武者们抵挡了前面的十几根,但却被后面的十几根射中,身体仅是一个转瞬间,便都变成了刺猬。

    人口吐鲜血倒地,而此时才有人惊骇道:“元气具化!”

    这一声,令在场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

    而元气具化是何物,还要从元气境界说起。

    武者未进入元气境,凝血期还停留在凝练气血的阶段。而什么时候,打通任督二脉形成回路,这才算踏入元气境界。

    元气境界的武者,便可以通过功法,纳周天混沌之气入体,形成元气。

    元气初期、中期的武者,可以借助元气攻击。

    但由于在这个阶段,元气境武者体内的元气含量太少,所以还不能做到元气化形。

    而什么时候,...当一个武者突破到了元气境后期,也就是元气境七重,便可以做到元气化形。

    这元气化形,便是将元气化作各种形态,进行攻击。

    例如:元气的掌印,拳影,又或者是箭雨,潮水,等等。

    但这种化形,仅是瞬间幻化而成的,当遇到了撞击,或者被武者有意引爆,便会发生无比可怕的爆炸。

    也就是说,这个时候的元气化形是不稳定的,就如同一颗不定时的炸弹一样,随时都会爆炸伤人。

    但元气具化就不同了,元气具化的出来的物体更加稳定,而且会形成变化。

    只是这种具化本领,必须要达到气海境的后期。

    那个时候的武者,元气含量更加磅礴。所以才能将一件物体具化出来,并且存在的更久,也更加稳定。

    当然了,倘若要是气海境七重的武者使出元气具化,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可以说很正常。

    但是‘血袍白蟒小浪蝶’,却仅有气海境二重巅峰。他连气海境中期都不是,但却使出了元气具化的本事,这就足够令在场的人,感到惊讶了。

    而与此同时,众人也因此明白了一件事,为何‘张杰’不是‘血袍白蟒小浪蝶’的对手。因为对方已经元气具化了,你化形的元气,自然无法将其击碎。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但至少一‘张杰’的力量,未能击碎‘血袍白蟒小浪蝶’的元气具化。

    并且,也正在这时,众人又看到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之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盯着惨叫的‘张杰’了,却忘记了‘血袍白蟒小浪蝶’的那一面巨型盾牌。

    那盾牌不仅悬浮在高空,并且有一根金色的金属细线,一直连接在地面上。

    而其余的盾牌也是如此。

    而此时,‘张杰’的雷电不起作用,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这就如同插座内的接地线是一个道理。

    ‘张杰’的雷电是强大,或许真的能将‘血袍白蟒小浪蝶’的金色盾牌击碎。

    但很可惜的是,‘张杰’的雷电都被导入了地下。

    而如此一来,别说是击败,击伤‘血袍白蟒小浪蝶’了,即便想要击中他都难。

    所以此时,倘若‘张杰’知道这一切,恐怕肠子都要悔青了。自己的武功招式,压根就没用,而他呢?却打了足足五六分钟,自己如同耍猴一样。

    “唉!这个‘血袍白蟒小浪蝶’虽然是一个淫贼,但这一身的实力真是,.......”

    ‘田十七’但见,摇了摇头。心道:自己是万万不如那个‘血袍白蟒小浪蝶’,至少在智商上差点。

    ‘血袍白蟒小浪蝶’想到了,借助地线,将‘张杰’的雷电引走,但他却一直没有想到。

    这便是两人的差距,所以‘田十七’敢断言,倘若他与‘血袍白蟒小浪蝶’有一战的话,他十准是要输的。

    但此时,即便是输也要上,因为中原武林的面子,不能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