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青龙主‘攻’,白虎主‘杀’,朱雀主‘信’,玄武主‘守’!

    这里,青龙主‘攻’,是说青龙门的人,一旦遇到战事,是要如同一把钢刀一样,杀入敌阵。

    而白虎主‘杀’,就如同刽子手,刀斧手一样的角色。

    青龙门冲锋陷阵的时候,白虎门会跟着一起冲,见人就杀。

    而待到战后,皇帝下令要杀人的时候,白虎门便也会充当刽子手的角色。

    而朱雀门呢,它这个‘信’字,解释的就比较多了。‘信’首先是信任,是皇帝对于朱雀门的信任。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调查,与消息的传播。

    也就是说,朱雀门大多都扮演斥候的角色。

    最后剩下一个玄武门。这个玄武,主防守,防范任何人,不能伤害皇上。

    所以六扇门中,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这四个门,各司其职。每个门,都有自己的专属任务。

    但此时,‘毕方’这个门,却还没有专属。也不知道皇帝要增加这个门,做什么。

    叶修文与月儿,进入了御膳房。皇帝还没有到,两个人站在厢房内,往御膳房内看。

    御膳房内,宫娥太监,正在忙里忙外,一个个传菜的人,就如同走马灯一样。

    叶修文数了数,皇上这一顿,至少要吃一百多道菜。称之为满汉全席也不足为过。

    满汉全席很多人都听说过。但是真正吃过的,寥寥无几。

    在相声《满汉全席》中,有这么一大段贯口。没有三五年的功夫下不来。

    说满汉全席,有四干四鲜四蜜饯,四冷荤三个甜碗四点心。四干就是黑瓜子,白瓜子,核桃蘸子,糖杏仁儿。四鲜,北山苹果,申州蜜桃,广东荔枝,桂林马蹄。四蜜饯,青梅,橘饼,圆肉,瓜条。四冷荤,全羊肝儿,溜蟹腿,白斩鸡,炸排骨。三甜碗,莲子粥,杏仁儿茶,糖蒸八宝饭。四点心,芙蓉糕,喇嘛糕,油炸荟子,炸元宵。

    说到这里,大段的贯口就来了: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腰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甲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

    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儿、烩白蘑、烩全饤儿、烩鸽子蛋、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开耳、炒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件儿、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蟹、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三鲜木樨汤!

    红丸子、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苜蓿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氽丸子。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炖羊肉、烧羊肉、烤羊肉、煨羊肉、涮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儿、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氽活鲤鱼、板鸭、筒子鸡。

    贯口结束,用烩长脐肚、烩南荠。盐水肘花儿,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连帖、烧肥...肠儿、烧宝盖儿、烧心、烧肺、油炸肺、酱蘑饤、龙须菜、拌海蜇、玉兰片、糖熘饹着、糖腌饯莲子。拔丝山药、拔丝肉、鳎目鱼、八代鱼、黄花鱼、海鲫鱼、鲥鱼、鲑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鱼、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红肉锅子、白肉锅子、什锦锅子、一品锅子、菊花锅子、还有杂烩锅子,作为结尾点缀一下,就非常的不错。

    叶修文时常听这段相声,但要让他说,绝对说不出来。这需要嘴皮子上的功夫。

    而此时,叶修文看着那桌子上的菜肴,便想起了这大段的报菜名。

    跟满汉全席里说的差不多,一共一百多道菜,皇上没来,都用罩子扣起来,怕冷了。

    月儿见了这么多菜,抿着嘴道:“看皇上吃饭,我还是第一次。修文?你说这么多菜,得多少人,才能吃的完啊?”

    “今晚,我觉得,就是我们三个。”叶修文道。

    “天呐,那能吃了吗?难道皇上吃的多?”月儿不解的道。

    “不会,皇上一般,都是一道菜,吃几口而已。甚至有些菜,都根本不吃。”叶修文道。

    “那就有点浪费了。”月儿摇摇头道。

    “不会,皇上不会将这些菜倒掉的。有些会赐给妃嫔,有些会赐给大臣。再不济,送到后厨去,也不会剩下。这些可是精雕细琢的美味佳肴。不会被浪费掉的。”叶修文道。

    “嚄,原来如此!”月儿恍然大悟的道。

    “不是,你在六扇门呆了这么久,怎么这些,你都不知道?”叶修文有些奇怪的道。

    “你以为,我在六扇门的地位很高吗?六品带刀,能在皇宫外面巡逻,就不错了。

    我们之前在训练营的时候,每天只能在黑漆漆的屋子里呆着,想要出去,哼!那根本不能够!......”月儿说着一耸肩,就如同叶修文问的话,如何好笑一样。

    “咦,那么你们每天被关进小黑屋里,都干一些什么?”叶修文很好奇的道。

    “要你管?”月儿好气的道,然后把头扭到一旁,就如同一个高傲的小公主一样。

    “哼哼,你不说我也知道,思春吧?”叶修文坏笑道。

    “你,你的脑子里,真肮脏,.......”月儿气道。

    “呵呵,是谁那么肮脏啊?”

    正当这时,却是圣德皇帝笑呵呵的自打门外走了进来。

    但是说来奇怪,圣德皇帝一般是不走前门的。而是会走侧门。

    御膳房有一个侧门,那是专门给皇上开的。侧门直通书房。皇上不用出屋子,便能来到御膳房。

    但此时,他却从正门进来了,而且途径了厢房,......d..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