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修文?我有些不明白了,为何刚才那些人,都好好的要推举你做掌门,你却推脱了?还将三叶金丹,给了那‘沧海一剑’?”

    月儿与叶修文在林中漫步,十分不解的问道。

    “你认为呢?”叶修文反问道。

    月儿摇摇头,她还是想不明白,因为刚才杀了天云一剑,叶修文成为‘凌霄阁’掌门这件事,理应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叶修文,恰恰没有这么做,反而将三叶金丹给了‘沧海一剑’,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就如同一个人,放弃了已然到手的蛋糕一样。

    试想一下,叶修文当时,只要接受了众人的请求,拿着三叶金丹,不仅可以毫无阻碍的成为‘凌霄阁’掌门以外,更是完成了朱雀交代给他的任务,而且叶修文的实力也跟着壮大了,成为整个燕州境内的一霸。

    但是他恰恰没有这么做,这简直太令人感到奇怪了。而且尤其是月儿。

    “还是不懂!”月儿淡淡的摇摇头,没有责怪,也没有抱怨,有的只是好奇。

    她现如今,已经不是那个六扇门只知道听从命令的小女生了。

    她多了一些自己的思考,不过她的思考,仅限于分辨对错。是叶修文告诉她的对与错。

    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她已然明白了,想要继续活下去,而且要活的好,只能将自己的命运,与叶修文联系在一起。

    她已经习惯这样了,像是依赖,又像是贴在叶修文身上的小寄生虫。

    不过,她喜欢这种感觉,甚至喜欢,走在叶修文身边的感觉。

    她在静静的等着,等着叶修文为自己释疑。

    与此同时,叶修文看了一眼变得如同小女人一样依赖的月儿,微微笑道:“你变了,”

    “不,这是成熟了。以前我不懂,为何兢兢业业做事,却得不到升迁,反而那些偷奸耍滑的人,却步步高升。

    现在我懂了,做人不能那么古板,需要运筹帷幄。

    不过,显然我不是那样的人,”月儿淡淡一笑,洁白的脸蛋上,露出一双浅浅的小酒窝。

    “的确,是成熟了呢!”

    叶修文轻轻的抚着月儿的小脸,月儿没有拒绝,甚至很享受的样子。

    叶修文轻抚了几下,然后抓着月儿的手,两人继续静静的漫步在四下无人的林中。

    此时,叶修文才淡淡的道:“想要夺得一个门派的控制权,夺的是人心。人心所向,才能所向披靡。否则,仅凭片刻的热血,我们是无法完全掌控整个‘凌霄阁’的。

    更何况,当时你杀了天云一剑,”

    “那天云一剑不该死吗?我见众人,也没有什么微词?”月儿反问道。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倘若我当时接受了三叶金丹,继承了掌门之位的话。那么一旦日后有什么纰漏,便会有人翻旧账。说我残杀同门,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没有人会去想,我为什么去杀人,因为人已经死了。

    另外,‘凌霄阁’内,虽然很多人,都在极力赞同,我来接任掌门之位,但也有一部分人,只是随声附和。甚至有些人,根本不希望我来当这个掌门。

    那我要一个指挥不动的门派来做什么?令行不止,此乃在战场上的大忌。

    当然了,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叶修文再度反问道,月儿想了想,徒然恍然大悟的道:“那个朱雀宗主说过,接下来,我们要去少林寺走一趟,去参加什么比武?”

    “没错,倘若我现在接管了‘凌霄阁’,如何能脱身?更何况这一去,也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日,回来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所以,既然不能完全掌控,我们倒不如,暂且放手,将‘凌霄阁’先搁置一边。”叶修文道。

    “那万一,‘沧海一剑’真的继任掌门之位,该如何是好?”月儿反问道。

    “不会,‘沧海一剑’想要继任掌门之位,没有那么容易。

    天云一剑虽然死了,但北斗圣人还活着,”

    “你认为,那个北斗圣人,真的活着?”月儿徒然打断了叶修文的话道。

    的确,她一直在猜测,北斗圣人已经死了。因为北斗一脉的人,由始至终也没有润许任何人,探视过北斗圣人。甚至根本,不润许任何人靠近。

    “对,他还活着。”叶修文十分肯定的道。

    “证据呢?我道是觉得,北斗圣人已经死了。”月儿不信的道。

    “‘孙铭泽’你还记得吗?他最敬重自己的师傅,倘若北斗圣人死了,你一定会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声。

    但他没有,而且一直没有出现,直至最后他才出现。

    我猜测,一定是北斗圣人让他前来看看,他才露面的。

    否则以‘孙铭泽’的性格,一定会寸步不离的跟着自己的恩师。”叶修文道。

    “那这下就麻烦了,北斗圣人倘若要再活着,恐怕你想要当上这‘凌霄阁’的掌门,并不容易。”月儿忧心的道。

    “事在人为,而且这件事,我们可以先不考虑,去拿了我们该拿的,然后再回来处理‘凌霄阁’的事情也不迟。”

    叶修文说罢此处,微微一乐,而月儿也笑道:“你莫不是,要去打‘血月斋’的主意?”

    “正是,‘血月斋’不仅大败,而且损失惨重,我想‘血月斋’内,已经剩不下什么高手了。

    我们偷袭‘血月斋’,再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料想他的山门,不难破!”

    叶修文淡淡的一笑,月儿含笑点头。

    她什么也没有说,仅是追随叶修文的脚步走。

    因为她知道,跟在面前男人的身后,她总有一天,能够见到光明,再也不会被人颐指气使。

    “哗啦!”

    徒然林中有枝叶晃动的声音,叶修文停下了脚步。

    月儿站在叶修文的身侧,也立足了。

    而也正在这时,一个身着黑衣的壮汉,身手矫健的自打林中一跃而出。

    壮汉但见叶修文,立时单膝跪倒,禀报道:“五爷,出事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