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次日午时,叶修文带着人,已经到了翠云山。

    翠云山相距燕州城三十里,位于燕州城以西。

    这里山势陡峭,如同虎口,于是翠云山又多了一个称号,叫做虎口岭。

    翠云山,虎口岭,此时叶修文便在这么一个地方。

    人马都埋伏在了山峦的两侧。

    叶修文带着黑铁神兽固守山的右侧。其下有五十多名好手。

    这些人,都是侯三在多宝阁开业之后招募的死士。完全效忠于叶修文。

    倘若此时,叶修文让他们其中一个人,从这高达三十余丈的虎口岭跳下去,他会连想都不想,就会跳下去。

    对于这一点,叶修文十分满意,认为侯三这个人,办事还是靠谱的。

    而除了侯三以及这些死士以外,月儿也在一旁陪伴,还有一个傻大个孙铭泽。

    孙铭泽,一直被叶修文给藏了起来。

    坐马车回到燕州的时候,孙铭泽被藏在车厢里面。而燕州城的人,也仅是看到了叶修文与月儿回来了。

    此乃叶修文的障眼法。而且他昨天与月儿说的没错,这个计划的确在他拿下万剑山庄的时候,便已然开始了。

    叶修文拿下万剑山庄之后,便料到血月斋会在借刀杀人之后,釜底抽薪。

    这釜底抽薪,抽的是谁的薪,反正不会是叶修文的,而是太和剑派的。

    于是,叶修文冒出了一个想法。

    血月斋釜底抽薪,那么会派什么样的人去?

    试想一下,太和剑派的薪可没有那么好抽的。

    太和剑派的烈九鹰,那可是元气八重的高手。其武功之高,在这燕州地界,也算得上是名噪一方了。

    所以,血月斋想要釜底抽薪,必然会派出大量高手。

    于是,在回到燕州的时候,叶修文将孙铭泽给隐藏了起来。

    他一方面,暗藏孙铭泽这张底牌,一方面让侯三去打探太和剑派的状况,而还有一方面,则是大张旗鼓的摆酒宴庆贺。

    这个庆贺,可不是单指收点礼金什么的。叶修文的目的其实是引蛇出洞。

    将敌人引出来,再打,将敌人分化瓦解。

    试想一下,血月斋的到了消息,烈九鹰死了,而叶修文回到了燕州城,大肆庆贺,血月斋会怎么想?

    他们会想,这正是一个机会,是消灭叶修文的机会。

    于是,就会分兵前来,将叶修文置于死地。

    而这也是为什么这么肯定,血月斋的人一定会来的原因。因为侯三已经派人打听过了。

    太和剑派内的血月斋弟子正在集结,这显然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而且,侯三派出去的斥候还打听出了另外一个消息。血月斋这一次釜底抽薪,可是下了血本。单指元气八重的上院长老,便出动了两位,元气境的弟子,三十余位。

    还有凝血期,炼体期的弟子,不计其数。

    所以这一次,叶修文也是倾尽全力。不仅将多宝阁的高手给调来了,而且还有万剑山庄的弟子。

    曾不二带着伤都来了,与黑豹等人驻守在虎口岭的另外一侧。

    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硬弩。

    这些东西,都是当初从千机子家里抄来的。

    千机子,前朝十八铁骑余孽之一,善于打造机关陷阱,所以从他家里搜出来的东西,可是不少。

    叶修文一直没有舍得卖,于是今天,便派上了大用场。

    两侧人马站定,晌午火辣辣的太阳,就在头顶,就如同下了火一样。

    叶修文身披锁子黄金甲,站在高处,任由那日冕的光芒打在身上。

    以他现在的境界,早已达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甚至他可以用血气,遮住自己浑身金光闪闪的光芒。

    月儿站在一侧,看着远处的山路道:“修文?已经是这个时辰了,人不会,不来了吧?”

    “不会,血月斋比我们还要心急。圣血魔君与凌霄阁已经撕破脸了,一场大战,在所难免。倘若他们够聪明的话,一定会想方设法将我们这些不安定的因素除去,哼,来了!”

    叶修文徒然冷笑了一声,将指尖点去,但见两公里之外的山路上,一行人马,正在山道之中,大摇大摆的走着。

    这一路人马,人数着实不少,目测至少有三百人以上。而且各个都是高手。单只元气境的武者,便有三十余位,凝血期的弟子,一百多人,还有两百多的炼体期弟子。

    但见为首那人,最为了得,一字横眉,发髻高挽,身着一席血袍,背后背着一把剑柄是血色的长剑。

    这长剑看起来很长,大概要有一点五米左右。

    月儿看了看,眉头微蹙的道:“修文?这次不妙啊,那来人倘若我没猜错,应该是一字横眉血剑皆,”

    一字横眉血剑皆,叶修文也听说过这个人。这个人,原本可不是血月斋的人,乃是一个在燕州境内隐士的高手。

    这个人,在燕州境内,影响力很大,在血月斋建立之初,仿佛还与圣血魔君,产生过冲突,杀了不少血月斋的弟子。

    但没有想到,这个人,最后竟然在血月斋,当上了上院的长老。

    “真是世事难料,当年对抗血月斋的人,竟然沦为了圣血魔君的走狗。”叶修文嗤笑道。

    “修文?这个人,很不简单啊。他的剑法相传可一剑刺出百步,百丈之内,尽数都是他的剑影,没有人能防得住。”月儿有些担忧的道。

    “怕什么?有我兄弟在,亮那一字横眉血剑皆,也翻不出什么大浪来,是么,兄弟?”

    叶修文问向身后还在吃的孙铭泽。孙铭泽连人都没看,就问道:“杀谁?我跟你说啊,你的人可多,他们杀的人,不能算在你的头上。”

    孙铭泽还多了一个心眼,怕叶修文耍赖,将手下人杀的人,也算在自己的头上,他提前声名了一下。

    “这是当然,咱们兄弟俩的比试,是君子的比试。

    这样,这次规则变一变,你只要宰了那个一字横眉血剑皆,就算你赢,如何?”

    叶修文反问道,孙铭泽自然是高兴,他拎着巨剑便要下山,叶修文赶紧将人拦住。

    “兄弟,对方人多,都是高手,万一那一字横眉血剑皆打不过你,找一些帮手,你怎么办?”叶修文阻止道。

    “是啊,还是兄弟想的周全,一会那些杂兵就看你的了,我去战那老妖怪,呜!”

    孙铭泽说罢,呜的一声,就自己从虎口岭上跳了下去。

    叶修文心道:坏了,这个浑小子,着实摆了自己一道,

    :感谢猪猪侠天天向上的打赏,非常感谢,谢谢!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