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噗!噗!”

    就当四只手掌,同时按在李公公身上的刹那,李公公竟然自打腰间,又抽出一柄软剑。

    他左右手持剑横扫,叶修文与月儿同时中剑。

    但与此同时,叶修文与月儿的掌力,也打在了李公公的身上。

    八卦四象掌分出的幻影在受到斩击后崩碎,而叶修文与月儿,则同时倒飞了出去。

    身上的甲胄,哗啦一声便碎裂掉了,露出了里面的长袍与裙摆。

    叶修文的长袍,也被扯出了一个大口子,殷红的鲜血因此流了出来。

    但叶修文浑然不惧,手中的利剑脱手飞出。

    李公公被八卦四象掌的掌力击中,五内俱焚,正在大口的涌血。

    而也正在这时,叶修文的利剑到了。

    李公公拼尽最后的力气,用软剑将叶修文飞来的钨钢宝剑撞飞,

    “噗!”

    叶修文的宝剑被撞飞了,但与此同时,另外一柄锋利的钢刀,却自打李公公的胸口长了出来。

    李公公的身子被钉住了,他缓缓的回头,看向十步之外的月儿。

    “你,你?”

    李公公出怒吼,左手的剑丢了,直接抓住月儿宝剑上的钢丝。

    他猛然一拽,月儿措手不及,竟然被李公公就这么扯过去了。

    李公公疯了一样,迎着月儿冲了过去,右手的软剑,出嗡嗡的声音,同样刺向了月儿。

    困兽犹斗,异常的凶猛。

    月儿的身子,被李公公拽的不听使唤。虽然想着要躲开,但此时被李公公一拽的惯性,拿捏的脱不开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柄利剑,即将刺向自己的胸膛。

    “呜!呜!”

    风声在耳边刮过,月儿闭目等待。

    这一招无解,那李公公已然抱着必死的决心,要与月儿同归于尽。

    此时,无论月儿出什么招式,皆不会改变这一事实。更何况,她已然无法改变。

    身子在惯性的作用下,根本不听使唤,她只能闭目等死,等待着那一剑,贯穿自己的胸膛。

    古代没有手术这一说,很多人被利剑刺穿,几乎只能等死。

    因为那时的人,不懂开腔手术这一说。所以为了不遭罪。月儿甚至将自己的心脏位置对准了那柄利剑。

    死亡在逐步的逼近,月儿已然做好了应对死亡的准备。

    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当死亡降临之际,人们也只能坦然面对。

    因为你怕死,就能不死了吗?而既然如此,你怕还有什么用?

    更何况,月儿日日过着刀头舔血的日子,这种生死的事情,她早就看淡了。

    虽然此时,她还有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留恋,但一切,仿佛都要这么的结束了。

    就让那个叶修文,自己去闹腾吧!那就是一个孙猴子变的人精,

    想到此处,月儿竟然笑了。而李公公却勃然大怒道:“你在笑什么?”

    李公公怒吼,一剑如同要横贯宇内,眼见便要刺入了月儿的胸膛。

    但也正在这时,猛然一道黑影,竟然后先至,撞在了李公公的左侧背部上,

    “老狗,你给我去死吧!”

    千钧一之际,叶修文施展腾龙术,须臾间撞在李公公的身上。

    左手剑,抵住李公公的脖子,而右手一把李公公的肩头,两个人翻身摔了出去。

    “噗!”

    翻身的同时,一声裂锦的声音传来。叶修文与李公公一同摔滚了出去。

    叶修文借势起身,而此时再一看,李公公的那一颗狰狞的人头,已然攥在了叶修文的手中。

    夜风刮过,血腥的气息弥漫,叶修文就宛若手拎人头的一尊煞神相仿,耸立在那暗夜之下。

    “呼!”

    与此同时,月儿长长嘘出一口气,没想到自己,又一次的被叶修文所救。

    她温柔的目光,看着叶修文,嘴角微微上翘,轻轻的走了过去,抚摸叶修文腹部的伤口道:“伤的重吗?”

    “不知道!”

    叶修文潇洒的回道,然后将手中的人头一丢,那只带血的手,便担在了月儿肩膀上。

    月儿无奈,知道叶修文一定是伤的很重,仅是嘴上逞强罢了。

    她将叶修文扶坐在地上,扯下裙摆,为叶修文包扎。

    此时,但见叶修文腹部的伤口,竟然有两扎长,深两个铜板那么厚。

    而倘若不是叶修文身着飞鱼黑铁甲,恐怕李公公那一剑,绝对可以将叶修文腰斩了。

    “那么拼,就不知道躲着点啊?”月儿埋怨道。

    “我不拼他,死的就会是我们俩。我就要跟他拼命。看老天爷,究竟站在谁那一边,哼哼!这一次,老子又赢了,”

    叶修文冷笑,完全没有将自己的伤势,当作一回事。他叶修文还活着。

    而只要他还活着,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就可以继续进行下去。

    可以说,此时叶修文的处境非常不妙。

    活阎王是死了,刘洪也死了,王舒死了,秦明死了。但这些人,却给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刚才那李公公说了,这个活阎王,仗着是他与月儿的上官,没少在上面说两人的坏话。倘若这次漕帮的事了,可想而知,很有可能活阎王便会对自己动手了。

    而且,即便他死了,自己也未必会高枕无忧,没准上面的人,就会将活阎王的死,怪罪在自己的头上。

    所以他如此折腾,也仅是为了体现自己的价值而已。

    在这个世界上,有价值的人,就能继续活着,反而没有价值的人,就会如同路边碾死的一只臭虫一样。

    人心不古,叶修文面对这样的世界,也很无奈。

    还有王舒,那个王舒,可是血月斋的上院长老,他的死,恐怕血月斋也不会善罢甘休。

    凌霄阁,这个利用完自己,就将自己丢掉的名门正派,恐怕此时,也同样陷入纠结之中。

    因为他将凌霄阁照着的单家给捅了。

    当然了,叶修文不是傻子,没事去捅单家。

    第一,他是缺银子,而第二,他也是要看看凌霄阁的反映。

    南斗圣人,究竟会怎么做?是承认自己这个徒弟,还是要因为单家,与自己撕破脸?

    倘若要撕破脸,那么就好吧,他叶修文就要以杀止杀,谁敢来杀自己,那么他就杀谁。

    在江湖之上,没有什么道理可讲,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这燕州的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