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喝!喝!”

    就当江湖之上,谣言四起,各方势力,蠢蠢欲动之际,叶修文却在与‘月儿’练武。

    习武之道,有一个诀窍,就是不能单练,而需要两个人对练,这才能相互切磋,寻找到对方的破绽,以拟补其不足。

    闭门造车是行不通的!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天之骄子,往往一出山门,就被人打趴下的原因所在。

    天才,眼高于顶,总是觉得自己天下第一了。招法纯熟,谁都功夫都看不上,结果便败在了一些江湖上的野路子手里。

    但叶修文不一样,他自打穿越而来,所遇到的都是生死搏杀。知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道理。

    棋差一招,满盘皆输。

    就如同叶修文的第一个对手‘黑风煞’一样。

    他自认为自己赢定了,而且小看了叶修文,结果叶修文一招得手,他便死无葬身之地。

    再有斧头帮的外堂堂主‘胡彪’,他也是一样,误判了叶修文的实力,结果叶修文全力一击,他连挡住叶修文一剑的资格,都没有。

    这样的例子,简直太多,太多了,多如牛毛。

    而在搏杀是之中,叶修文也逐渐的感悟到了这个道理。

    所以他无时无刻不在修炼,不在提升自己的实力。

    风魔功,已经被他练到了第一重,而至于第二重,他无法再继续修炼下去。

    究其原因,是他不是元气境的武者,体内没有那么多的元气,仅凭‘童子功’的那点元气,简直是杯水车薪。

    于是,他现在与月儿练的,却是八卦四象掌。

    八卦四象掌,乃是从八卦掌衍生出来的掌法,而且比八卦掌更加精妙。

    除了继承了八卦掌的刚柔之力以外,更是生出了‘四象’。

    四象,在古代神话中最早指的是老阳,老阴,少阳,少阴,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太极为一,意为混沌,两仪指的是阴、阳,而四象就是从阴、阳中衍生出来的。

    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乃是四象的代表物,青龙代表‘木’,白虎代表‘金’,朱雀代表‘火’,玄武代表‘水’,它们也分别代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在二十八宿中,四象用来划分天上的星宿,也称四神、四灵。

    道枢曰:四象,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

    易传中称四象为少阳、老阳、少阴、老阴。

    易曰:在天成象,在地成形,所以日月星辰为天之四象而分阴阳,水火土石为地之四象而分刚柔。

    传统方位是以南方在上方,和现代以北方在上方不同,所以描述四象方位,又会说左青龙(东)右白虎(西)、前朱雀(南)、后玄武(北)来表示,并与五行学在方位(东木,西金,北水,南火)上相呼应。

    而八卦四象掌,正是融入了八卦与四象的理论,以脚踩八方,快速运转,八步就是八个方向,而四象生,便可以一分为四。

    这四道人影,虚虚实实,令人难以琢磨,这才堪称大成。

    此时,叶修文与月儿,练得还不到家,两人勉强能够分出一道身影,互对了一掌。

    叶修文的力量,略逊月儿,竟然被击退了半步。

    “呵呵,凝血初期,与凝血中期的差距,还不是一般大呢?”叶修文笑道。

    “你已经很了不起了,在凝血初期,便杀了那‘墨通’!”月儿赞叹道。

    “不,那墨通不是我杀的,而是慕休。旁人不知道,你难道还不知道?所以倘若遇到元气境的高手,我希望你不要高估了我的实力,”

    叶修文警告道,他是看着月儿有些飘了。

    连杀四大元气境界的高手,其实叶修文也有些欣欣然了。

    只是,尚存的理智告诉他,倘若他现在就欣欣然的话,那么等待他的,将只有死亡。

    “五爷!”

    正当叶修文奉劝月儿,月儿不以为意的时候,曾凡却从月亮门,走了进来。

    曾凡春风得意,而叶修文则笑道:“曾先生?难道成了?”

    “呵呵,五爷可以一试,虽不敢说,这药效能比得上血丹,但我在其中加了两味药,令血丹的药效温和了许多。这药一个星期内,吃上两枚,并不会有什么问题。”

    曾凡说道此处,拿出一个锦盒,而叶修文却在关注曾凡的言谈举止。

    曾凡,明显在气质上发生了变化,身体轻盈,如同踩着轻飘飘的云朵一般,而这一点,自打他走进月亮门的时候,便不难看出。

    而且曾凡,印堂发亮,这是由于体内气血充盈到了一定程度所至。

    所以叶修文由此推断,这个曾凡竟然借助药力,突破到了凝血中期。

    这样的速度,着实令人唏嘘。在叶修文遇到曾凡的时候,他也仅是凝血初期的武者,但不想,仅仅半个月未到,他便突破到了凝血中期。

    于是,此时便不言而喻了,曾凡所练至的丹药,自然不是假货。

    “这个曾凡,真是不简单啊!仅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便复制出了堪比血丹的丹药。”

    叶修文暗自点了一下头,觉得自己这一次,当真没有看错人。这个曾凡,的确是一个很有价值的人。

    叶修文一伸手,拿过丹药,而也正在这时,曾凡自打衣袖里,又抽出了一张薄纸,呈给了叶修文。

    叶修文展开,但见上面书写的尽数都是‘血丹’的药材名字,以及份量等等,罗列得都非常整齐。

    “很好,曾先生?这种血丹,你再帮我生产一批出来,”叶修文收起丹方,吩咐道。

    “五爷,那些药材,至多可以再生产五十枚,而且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曾凡温文尔雅的道。

    “这个无妨,我要这批血丹,也仅是为了培养一批高手出来。你照做便是。

    另外,你与他们不同,在我这里,你是客卿,你没有俸禄,但缺什么少什么,都可以来找我。

    缺少使唤的金银,使唤的人,可以去找侯三,他会为你办妥一切的!”叶修文又道。

    “谢五爷!”

    曾凡躬身施礼,退了出去。而此时,月儿却轻声道:“你给他的权利,是不是大了点?”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