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大长老此语一出,不仅东方舵主面色难看,西方舵主、北方舵主、南方舵主,也一个个,跟着面色铁青。

    自一开始,这些人,都没有将叶修文放在眼里。

    一个没有实权的舵主,形如管账的帐房先生。你争什么?你有什么资本?即便去投靠西方舵主,西方舵主都对此不屑一顾。

    但此刻,大长老一句话,却令众人都清醒了过来。

    那个叶修文是没有实权,而且武功低微,但是,他却最听话。保不齐老帮主,想来一个垂帘听政什么的。

    “失算,真是失算啊!”

    西方舵主此时有些后悔了,心道:倒不如当初将叶修文收在门下,一起对付东方舵主了。

    现如今,三河码头之行,这个人不仅没死不说,反而成长了起来,一身的杀气。

    “他是回来复仇来吗?”

    西方舵主眉头微蹙,心中暗道,而也正在这时,叶修文却又道:“老帮主?再过些时日,便是您的寿辰了,属下没有什么孝敬您的,仅是给您带来了一份小小的礼物,”

    说话间,叶修文又掏出了一张纸。

    有漕帮弟子,将白纸呈给老帮主。

    左右两侧的人,都看着,皆猜不出,这一张纸,能算做什么礼物。

    “好哇!真是太好了!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完成了我多年未能完成的心愿,哈哈哈!”

    老帮主一时高兴,竟然站了起来。

    “唉哟,老帮主,您慢点,”

    两位长老搀扶,老帮主这才知道自己失态了,哼哼唧唧的再度坐下道:“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修文竟然紧紧到三河码头一个月不到,便解决了我漕帮与沙河帮多年的纷争。

    现在中间那条小码头,也是咱们漕帮的了,按照漕帮的规矩,日后这个小码头的佣金,提出两成,划到修文的账上,”

    “多谢帮主!”

    叶修文道谢,而另外四个舵主,则面色铁青。他们来了漕帮这么多年,也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都是吃饷银,吃分红。

    而叶修文道是好,来到漕帮一年不到,竟然有额外的收入,恐怕这一下子,便将超过其余四位舵主的俸银。

    东方舵主气愤不过,刚想开口,却被身后的人捅了一下。

    东方舵主明白了,心中冷笑道:“老子就先让你先高兴,高兴,等老子当上了帮主,再收回来,也是一样的。”

    想到此处,东方舵主再度上前一步道:“帮主?我们今天四大舵主、两大长老,齐聚一堂,所谓的就是商议下一任帮主的人选。

    不是我说,以您现在的身体,已经不适合再坐帮主之位了,不如早早的让贤,免得耽误了弟兄们的前程,”

    东方舵主说得很直接,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反而西方舵主,却老谋深算,并不打算这样直接与老帮主对抗。他在静观其变。

    “我说东方舵主?您这是在逼老帮主退位吗?我道是认为,老帮主身体还健朗得狠,至少还能在帮主的位置上,坐上十年,”

    徒然,叶修文言辞犀利的道。

    他与东方舵主早就撕破脸了,此时示弱,还有什么用。

    既然你东方舵主想要杀我,那就来吧!看看是你手段高明,还是我更有倚仗。

    叶修文孤注一掷,一旁的月儿却捏了一把冷汗,心道:这要是东方舵主被你激怒,想必我们两个人,都难逃一死。

    不过与此同时,月儿道是明白了另外一件事,这卧底执行任务,仿佛没有那么简单。

    “原来,这个叶修文,一直都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执行任务,也难怪他抱怨那么多了,”

    月儿在心中暗道,向叶修文靠了靠,右手下意识的按在腰间的短剑上。

    “哼!”

    与此同时,东方舵主,果然被激怒了,他也轻轻的将手,按在刀鞘之上。

    台上的大长老与二长老见此,也向前走了两步。

    现如今,局势已经明朗了。

    东方舵主有血月斋做靠山,而西方舵主等人,貌似联手,想必为得也是帮主之位。

    而此时,唯有叶修文这个没有实权的人,表示支持老舵主。这两个长老,自然要保住他。

    一时间,聚义厅内的空气骤冷,宛若一瞬间,在场的这些人,便会杀一个你死我活一样。

    “咳!咳!”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老帮主突然轻咳了两声,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东方舵主,说得对,我已经老迈了,不适合再坐在帮主之位上。

    但是呢?漕帮也自然有漕帮的规矩。

    历届帮主的选举,不是倚仗谁的人数多,谁背靠了谁,而是谁能为这帮内的兄弟,带来更多的利益。

    所以,我们这一次,还是要按照规矩来,你们五个,我都会给你们机会。

    东方舵主、西方舵主,北方舵主,南方舵主,你们的手里,都掌管着漕帮很多的生意。

    但是近些年来,这些生意,却并没有什么发展,也让人看不到希望,这完全是在吃老本。

    想办法,把生意搞起来吧!如同修文一样,为漕帮谋取更大的利益,要服众,这才能成为漕帮的帮主,”

    老帮主一席话,东西南北四位舵主,都没有了声音。

    毕竟这是漕帮的传统,即便他们有心要废除,那也要等到他们当上帮主之后再说。

    “喏!”

    四个舵主,同时躬身道,不情愿的应喏。

    原本他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了,但不想,也正在这时,却是叶修文上前一步道:“老帮主?属下虽然不才,但也想为漕帮出一份力,恳请老帮主,也给我一份生意,让我经营一下试试,”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