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弄耸顶挺:抵在洗手池硕大撞击h最新章节:潇湘汐苑老爷打妾室|王爷和王妃在书房做过

商从枝乌黑的瞳仁瑟缩一下,错愕看着他。

    她三岁小孩吗,还需要呼呼?
文学

    穆星阑嗓音很轻,徐徐说道:“你最怕疼,小时候受一点点轻伤都得让我给你吹吹,吹完还要撒娇让我……”

    “求你闭嘴吧!”

    商从枝听不下去了,直接扑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

    他后面的话绝对都是自己的黑历史。

    太耻辱了!

    苏敛见时间差不多了,打开车门:“枝枝,你上工时间到了。”

    我艹?

    苏敛怀疑自己年纪轻轻就老眼昏花了。

    他本来以为穆总是千里送药的,也是万万没想到。

    真实场面居然是千里来送——炮?

    而且穆总还是下面那个?

    从苏敛的角度。

    奶白色的车椅上,商从枝纤细的身子将年轻俊美的男人抵到了身下。

    白色长裙上刺绣着同色花纹的裙摆像是绽放的花一样,散落在男人腰|腹至黑色西裤上侧。

    黑白撞色,禁、忌又靡丽。

    苏敛第一反应就是闭上眼睛。

    商从枝这混账玩意儿这是要上天吗!!!

    竟然把传说中的商界最不喜女色的贵公子压在身下!

    不对不对。

    这可是保姆车里啊,外面都是人来人往,怎么能这么大胆。

    去酒店只有几步路。

    商从枝这个从来都不顾后果的小混账都忍不了吗?

    苏敛迅速将车门关上:“打扰了!”

    幸好司机没在车上。

    商从枝柔软白皙的小手还捂着穆星阑的薄唇。

    听到动静,纤细的身子陡然僵住。

    ?!

    苏敛那个脑补狂人,不会是误会了什么吧!

    商从枝腿不疼了腰不酸了,提起裙摆连忙打开车门:“苏敛你特么误会了!”

    下一秒。

    便被穆星阑从身后拉住她的手腕:“急什么,你就这么下去?”

    见她转身。

    穆星阑从座椅上起身,“头发乱了。”

    抬手为她理顺蓬松散乱的长发,尽量让自己忽略刚才被她那双柔滑掌心碰到唇瓣如嫩豆腐一样的触感。

    三分钟后。

    穆星阑下车,换了苏敛上来。

    苏敛看着端坐在座椅上,恢复美艳动人女明星仪态的商从枝:“乖乖,原来你私下跟穆总喜欢这种姿势。”

    商从枝冷冷扫他一眼:“注意用词,小心告你诽谤我清白。”

    这么理直气壮还活蹦乱跳。

    绝对不是做了坏事的样子。

    苏敛倒是长舒一口气。

    刚才面对穆总,他觉得自己小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

    也不是没见过世面,主要是穆总气势太强大,虽然温润端方,但是却让人不敢正面对视。

    心里慌得一批。

    苏敛用略显崇拜的目光看向商从枝,真不愧是胆大包天作妖小能手,面对穆总时候,都能把人家压在身下。

    果然他往常是低估了这位大小姐的牛逼程度。

    “他走了?”

    保姆车出发前往剧组时,商从枝忽然问了句。

    这个他指的谁,苏敛自然清楚:“走了。”

    “舍不得了?”

    商从枝白了他一眼:“你那只眼睛看我舍不得了。”

    不愿意提起刚才让自己特别没面子的话题,她理直气壮的岔开话题:

    “我让你谈的合同谈了吗?”

    说话间,商从枝余光瞥到被穆星阑涂了药膏的膝盖,药膏涂得很干净整洁,边缘都没有溢出来一点点,她眼神微微顿了两秒,若无其事的收回了心思。

    提到正经事,苏敛终于敛了脸上调侃的表情。

    “就差你亲自签合同了。”

    *

    商从枝膝盖受伤,并没有妨碍剧组进度。

    上午要拍的操场戏份可以穿白色的长筒袜,她伤在膝盖下半部分,能挡住。

    而且商从枝这双腿又长又细,格外适合校园风的长筒袜配小白鞋,就是活脱脱的漫画腿。

    造型师已经摩拳擦掌准备了。

    九点左右,商从枝操场戏份还没开始,正在候场。

    巧的是。

    同在操场拍摄点的还有隔壁剧组。

    商从枝不经意看到隔壁剧组的制作人领着一个熟悉俊美的年轻男人,身后还跟着几个西装革履的精英团一样的人,从场外走来。

    一行人在大热天全都穿着大裤衩大背心剧组人员中,格外的扎眼。

    她坐在休息椅上,膝盖上铺着打印好的剧本,很有专业演员的职业素养。

    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商从枝就发现穆星阑朝着她的方向看过来。

    她往椅子背上一仰。

    剧本盖在脸上,当作没看到他。

    自然,也没察觉到男人眼底一闪而逝的笑意。

    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

    现在闹脾气的样子,是大人能做得出来的吗。

    制片人见一路表情都温润端方的男人看着远处,忽然轻笑,下意识随着他的方向看过去。

    除了一片乱七八糟的休息椅之外,什么都没有。

    穆总这是在笑什么?

    制片人心里惴惴不安。

    见演员们休息的地方只有简陋的棚子遮阳,穆星阑笑意顿住,嗓音淡了淡:“演员休息区环境怎么回事?”

    “天气炎热,就让工作人员在太阳底下晒着?”

    制片人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表情有点复杂:“……”

    “穆,穆总,那边不是咱们演员区域,咱们拍摄点在那边,操场戏份不多,两天就拍完了。”

    他指着相反的方向。

    然而——

    穆星阑看都没有看。

    旁边秦秘书站出来沉稳道:“您误会了,穆总素来乐善好施,不单单只针对投资过的项目。”

    意思非常明显。

    穆总就是要乐于助人,给隔壁剧组也建新的演员候场区。

    制片人擦了擦汗:“咱们两家是竞争对手……”

    都是的青春电影,同期拍摄,自然上映日期也不会相差很长。

    秦祐自然知道boss来探班是为了什么。

    又不是真的来看看投资的这部电影拍摄进度,而是为了隔壁剧组那位受伤的小祖宗。

    现在看小祖宗受委屈。

    哪能忍住。

    “徐制片,心胸开阔一点。”

    秦秘书安抚:“毕竟,这所有投资都是穆总给你的。”

    徐制片:“……”

    所以秦秘书的意思是,让他拿着穆总给的投资,去帮助隔壁对家改善生活吗?

    穆星阑看到商从枝裹了一层白色长筒袜的小腿,最后落在她被盖住的膝盖。

    眉心微皱了一下。

    天气这么热,不知道会不会发炎。

    “穆总,这边请,咱们别在太阳下面了。”

    制片人决定再好好说服一下穆星阑。

    好端端的,干嘛要去隔壁扶贫呢,有这个钱,给自己剧组用不香吗。

    操场旁边有一偌大的梧桐树。

    枝叶繁茂,是个很好的休憩场地。

    而且位置极佳,能看到整个操场的场景。

    就在这是。

    徐制片看到远处娉婷而来的女人,脸上挂着笑:“穆总,我为您介绍一下,这是咱们剧组的女主角,宋烟。”

    “拍过很多上座电影,口碑极好,在娱乐圈排名一线的女演员之一。”

    宋烟?

    听到这个名字,穆星阑原本温淡的眉眼终于有了点情绪。

    宋烟浸淫娱乐圈多年,自然能很敏锐的察觉到所有人的情绪。

    她关注着穆星阑,自然不会放过他一丁点的细节变化。

    她觉得穆星阑应该对自己有点兴趣。

    捂着唇笑嗔:“您过奖了。”

    “在穆总面前这么夸我,我都要不好意思了。”

    徐制片很看好宋烟,乐得给她面子配合道:“原来宋老师认识穆总,那我倒是省了介绍环节。”

    宋烟看了眼穆星阑,而后克制的笑:“谁不认识穆总呢。”

    穆星阑总觉得宋烟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侧眸看了眼秦祐。

    秦秘书了然,在穆星阑耳边提醒:“商小姐最近与她有些水火不容。”

    宋烟对着穆星阑巧笑倩兮。

    不刻意亲昵,也不故意讨好。

    若是换了旁人,大概会对这样一个进退有度的女人心生好感。

    然而——

    穆星阑先入为主,这是欺负过自家小朋友的人。

    ……

    商从枝拍完戏后,苏敛凑过来压低声音跟她说:

    “枝枝,你抢宋烟资源,宋烟居然要抢你男人。”

    “真没想到,她倒是另辟蹊径想夺回一筹。”

    “抢什么?”

    商从枝拿着小风扇对着自己脸蛋吹。

    扎着高马尾的样子漂亮又莫名带点仙气飘飘。

    很有女神风范。

    “你确定她抢的不是资源?”

    商从枝以为他口误。

    自个抢了她的资源,宋烟应该抢回来才是。

    符合逻辑没毛病。

    但抢男人是什么鬼?

    “你自己看。”苏敛掰着商从枝的肩膀,让她转了个身。

    正对着梧桐树那边。

    商从枝拿小风扇的手顿了顿。

    宋烟跟穆星阑?

    大概是察觉到了他们的视线。

    宋烟竟然朝着她笑了笑。

    “她这笑是什么意思?”

    商从枝用小风扇敲了一下苏敛。

    苏敛双手环臂:“还能什么意思,胜利者的笑容。”

    “喂,你干嘛去?”

    苏敛看商从枝慢悠悠往梧桐树下方向走,连忙跟过去。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去乘凉。”

    商从枝抬了抬眼皮,“难不成你以为我去打架?”

    苏敛见她扬起的精致眉眼,染着浑然天成的肆意张扬,心里慌得一批。

    打架——

    她不是没有前科的!

    “人家隔壁剧组都把地方占了,咱们去休息室凉快吧,反正距离你下一场戏还有1小时。”

    见她纤细身影踩着阳光一步步走过去,苏敛开始后悔自己刚才的多嘴,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商从枝竟然明目张胆的过去。

    小棠眼疾手快的挤开苏敛,举起太阳伞给商从枝撑着。

    伞下,商从枝细白手指握着粉色的小风扇,姿态闲适从容,嗓音却懒洋洋的有点散漫:“那地方被隔壁撒尿划地盘了?公共领域,我怎么去不得。”

    苏敛:“……”

    果然,您是要去找麻烦的吧!!!

    临近目的地。

    商从枝食指抬了抬挡住她视线的太阳伞,露出半张白皙漂亮的脸蛋,大概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她有点兴致缺缺,红唇抿成一条直线,透着不自知的冷艳感。

    抬眸的瞬间,她眼神终于有了点波动。

    只见梧桐树下。

    穆星阑只穿了衬衣西裤,坐在休息椅上,都能端正挺拔,长指搭在扶手上,眉目温沉清贵。

    太阳穿透层层叠叠的叶子,丝丝光斑洒落在他睫毛根部,映在男人眼尾印上浅浅阴影,看不清表情。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他揉捏着她的蓓蕾喘息|他的昂扬对准她的紧致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