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d放在里面走路舒服吗:同时被n多男人玩弄小说最新章节:啊 好大 进不去了 求求你|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她点点头,嗯了声,“有点累。”边说,脚下一边轻挪,换了个自然点的站姿,不露异样。

  

 文学



  江现的视线不着痕迹地沿着她舒展向下的裙摆扫了一眼,道:“我送你。”

  

  唐沅顿了下,大概察觉到她的疑惑,没等她问,他抿唇回答:“我正好也准备走了。”

  “褚怀不跟你一起……?”

  “不了,他还有事,等会自己回去。”

  

  唐沅哦了声,没再多说。

  她习惯了能自己解决的事就自己解决,尽量不给人添麻烦,但江现已经开口,她当然不会说不。

  

  他的车停在楼外,司机得了通知,很快开到侧边门口。

  

  江现看向唐沅,“走吧。”

  她拎起一点裙摆,眼神轻闪,站着不动,“你先走。”

  

  江现瞥她一眼,率先提步走下去。

  

  唐沅走在他身后,车停到阶梯下,就这几步路,她走得还算稳当,上车坐下,脚跟霎时放松,那股痛感总算缓释,她暗暗抒了口气。

  

  车沿着离开的路前行,唐沅给另叫的司机发消息,告诉他不用过来了,而后放下手机,伸手整理裙摆。

  

  江现朝她看,那只轻抚裙摆褶皱的手葱长纤白,他忽地问:“怎么这么早就想走。”

  

  唐沅一顿,低低咳了声,“没什么,就觉得无聊,想早点回家休息。”

  

  江现的视线在她身上停了一会,没再多问。

  

  车一路开,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宴会所在地离唐沅的公寓不远,这个时段路上不怎么拥挤,没多久就抵达。

  

  司机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停到她的公寓楼前。

  

  唐沅朝江现一瞥,轻声道了句谢,打开车门下去。

  

  车停在原地,没听见吩咐,前座的司机不做声地耐心等着。

  江现看着车窗外,唐沅的背影朝着电梯走,她背挺得笔直,长发在身后微卷,随着她刻意自然的步伐晃荡,像摇曳的波浪。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上。

  最后的这几步路,她依然竭力走得稳当,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那些微的别扭样。

  

  她似乎总是这样,不肯当着人叫一句疼。

  就像高中那回,她和那个男生一对一篮球比赛一样。

  

  江现记得,那天他们班体育课在室内上,他和褚怀几人一到体育馆就听见有人议论,说唐沅和八班的一个男生不知为什么起了冲突,要一对一打篮球决胜负。

  

  八班的那个男生留着个平头,个头略壮,平时常打篮球,经常能在篮球场上看到他的身影。

  一进室内,篮球框周围站了不少人,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看热闹。

  江现一行人远远站着,没往前去。

  

  场中,唐沅和平头男生你来我往地较劲,谁都不让谁。脚步声、篮球拍击地面的声音、外加鞋底摩擦地面的动静,恍惚间真有几分热火朝天。

  

  唐沅的体格不比男孩子,但胜在灵巧,围观的人都没想到,她投篮的技术竟然意外地精准。

  她接连进了好多个球,带球过人的动作干脆,利落得很是飒爽。

  

  大概是没料到会和唐沅打得有来有往,被一个女生压了一头,平头男生觉得没面子,动作渐渐粗鲁起来。

  磕绊间,唐沅不妨,被平头撞得摔倒在地。

  

  平头男生打得上了头,唐沅爬起来,又接连被撞得摔出去好几次。

  

  最后一回摔倒,唐沅跌得有点重,好一会没爬起来,一只手擦破了皮。

  她痛得眉头紧皱,在场的人都以为她继续不了要放弃了,和她一起的那群狐朋狗友差点就要冲到场上去揍平头,唐沅摆手拦住,咬牙又站了起来。

  

  她也带上了火气,打得更狠,一点都不肯让。她有意地和平头拉开距离,末了,用几个远投拿下分数。

  这一场简短的篮球赛,她胜了对方两分。

  

  结束后唐沅近前和平头不知说了点什么,平头表情不太好看,偏偏输得没话讲,只能沉着张脸走了。

  

  唐沅被一拥而上的朋友围住,从场中出来,迎面和场边的江现几人碰上。

  一见他,她下意识就把手往回藏。

  

  那个时候唐沅说要追他的事已经传开,她也开始有事没事,见缝插针地往他面前凑。

  两群人面对面,她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几秒,很快敛神,和朋友们一起离开。

  

  褚怀对她印象不好,她从身边走过,褚怀忍不住嘀咕:“整天搞这些有的没的,就她事最多。”

  

  后来没过几天,八班的那个平头突然找到江现。是在放学,周围没别人,平头似是有话要说,又半天没能说出口。

  

  他们从没打过交道,江现正对平头的来意感到不解,平头酝酿半天终于开口:“我就是想跟你道个歉。”

  

  江现缓缓抬眸,莫名:“道歉?”

  

  “是。就之前,我说了你点不好听的。”平头尴尬地舔了舔唇,沉默几秒,还是和盘托出。

  

  江现刚转来,因为成绩好,长得好,家世好,一下子风头无两,不仅女生们聊他,在其他学生里,也有很多关于他的传闻。

  其中一条就是关于篮球。

  

  平头听人说江现以前篮球打得特别好,可入学这么久,从没见江现在篮球场出现过,便有点不以为然,说了些不好听的话。

  

  诸如小白脸、弱鸡之类的字眼,口无遮拦的档头,说话没经过大脑。好巧不巧,正好被唐沅听见。

  两个人因此起了冲突。

  

  “她那天跟我一对一,说要是赢了我,让我以后嘴巴放干净点。”平头脸上有点别扭,又有点不好意思,“唐沅虽然没要我跟你道歉,但她毕竟确实赢了,那天在篮球场上,最后也给了我台阶下,没有当着那么多人说什么太难听的话,所以我想着,还是跟你说一声,我真的也没别的意思。”

  

  “你别告诉唐沅我找你来了。”平头摸了下鼻子,郑重地又对他道了句歉,“是我嘴贱,对不住了。”

  ……

  

  手机来电唤回江现的思绪。

  

  出来的路上,他给褚怀发过消息,告诉褚怀自己不回宴会。褚怀大概是等了很久没见他,看手机才发现,给他打来电话。

  

  一接通,那边果然问:“你走了?”

  

  “嗯。”

  

  “怎么突然走这么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江现握着手机,看向车窗外唐沅离开的方向,没立刻说话。

  

  她拐过弯进去乘电梯,身影已经看不到。

  那时在篮球场上和现在一样,受了伤,第一反应便是忍着,不吭一声。

  

  如果不是平头主动去找他,他根本不会知道,那场一对一的篮球赛,和他有关。

  

  当时身边的朋友,不止褚怀,都说她招惹他没抱好意。

  后来她确实放弃得干脆,怎么大大剌剌说的喜欢,就怎么说的不喜欢。

  

  江现自己也明白,她娇纵,跋扈,众星捧月惯了,想要什么就得弄到手,有些事不必当真。

  

  可是那一天。

  她拼尽全力打了那场篮球赛,和一个比她高壮,力量完全悬殊的对手。

  她被撞飞出去,摔了又摔。

  最后跌倒,擦破手,痛得皱眉,所有人都以为她要算了的时候,她却还是站了起来。

  

  她忍着疼爬起来的那一刻,至少在那个瞬间——

  

  她对他,或许也有过几分真心。

  

  车外幽宁,地下车库里别样寂静。

  久未听到他出声,那边的褚怀又问一遍,“怎么不说话,你走这么急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江现垂下眼睫,缓缓回答:“……嗯,有点事。”

  

  ……

  

  脚后跟磨破不是什么大问题,没两天就结了痂。

  一场令人精疲力尽的宴会需要数不尽的睡眠来弥补,唐沅睡过午觉起来,给自己泡了杯咖啡。

  

  才一坐下,便收到小姑发来的微信消息。

  

  【小姑:最近和江现相处得怎么样啊?】

  

  唐沅想了想,打了几个字又删掉,斟酌几遍才发出去。

  

  【沅不沅:挺好的。】

  

  【小姑:那就好。】

  【小姑:是这样的,沅沅,你们接触也挺久了,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呢,当然希望你们好。家里和江家的大人都讨论过,之后你们要结婚,需要一个提前适应的过程,我们的意思是,你们差不多可以再进一步磨合一下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唐沅看着这段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就见小姑发来下一句。

  

  【小姑:两个人试着一起住一段时间吧。】

  

  唐沅正喝咖啡,差点呛到。她忙把瓷杯放下,在对话框里打出一串问号。

  “??????”

  

  没等她发出去,小姑又说话了。

  【小姑:江家那边也会跟江现说,你们看看喜欢哪个地段,家里给你们挑个新的房子,或者在原有的里面选一套也行。】

  

  这些事并不是小姑一个人拿主意,婚约说定后,她们家这边一直是小姑在和江家沟通来往,但唐沅知道,她主要负责传达,更多的还是两家老人的意思。

  

  她妈和姐姐都忙,小姑在这件事上代行母责,没少操劳。

  唐沅删掉问号,措辞半天,尽量礼貌。

  

  【沅不沅:可是这,会不会不太方便?】

  

  【小姑:没什么不方便的。你们结婚的事基本已经敲定,等结了婚以后,还不是要两个人住在一起。只是提前适应,生活上的习惯磨合磨合,对彼此都有好处。也省得你们只能隔三差五抽空才见。】

  

  住在一个屋檐下,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多好的感情升温机会?小姑的语气,简直是一百个赞成。

  

  唐沅总觉得哪里不对,想说什么,可又感觉没什么话能说。

  好像……也是?

  

  【小姑:商量好时间就搬吧,东西整理整理,等江家和江现通个气,先把房子定下。】

  

  小姑说完,转而又叮嘱起来。

  

  【小姑:之前你们见面,一直是我和他家里的大人给你们安排牵线,你们俩也不是小孩子了,互相都有联系方式,见过这么多次,没事就自己多约约。搬家前也可以经常见见面,互相打打电话发发消息,多好?我们大人从中牵线,总归有点别扭对不对。】

  

  直到她胃疼进医院之前,她和江现吃的那回吃饭,依然是小姑和江家大人先定好才两边通知,连接唐沅的车都是小姑安排去的。

  

  唐沅怕再说下去,小姑马上就要指点她约会的时候该如何说话如何聊天,连声道好,摆出虚心听教的模样,结束话题。

  

  那边消息停了,唐沅对着手机出神了好半天,又起身从客厅到餐厅来回走了几遍,忍不住,和江盈说起这件事。

  

  说完唐沅就后悔了,江盈的反应比她想得还大,一长串内容,光是用看都觉得聒噪。

  

  【将赢:!!!】

  【将赢:你们要同居了??】

  【将赢:什么时候?在哪里?睡一间房两间房?!】

  【沅不沅:只是这么说,还没……】

  【将赢:之前你和我哥谈婚约,我总觉得不真实,现在终于有点实感了。】

  【将赢:唐沅!!!你要做我嫂子了!!!!】

  

  “……”唐沅无言,不得不冷酷提醒。

  【沅不沅:堂的。】

  【将赢:我不管,堂嫂也是嫂!】

  【将赢:呜呜呜我们要当一家人了!!!】

  

  江盈说着,迫不及待开始畅想以后。

  

  唐沅忍不住打断。

  【沅不沅:你不是一直不太喜欢江现,怎么现在又希望我和他在一起了?】

  【将赢:那没办法嘛,你和我哥的婚事都板上钉钉了。】

  【将赢:谁叫当初我知道这事的时候已经太迟,我们两家大人都谈完了,不然我肯定站出来勇敢地接下婚约。咱俩到国外去登记,说不定能携手做一对羡煞所有人的同性|爱侣!】

  【沅不沅:?】

  【沅不沅:你什么时候开始对我有这些非分之想的?】

  【将赢:??】

  【将赢:我是为你献身好吧,别不懂感激!】

  

  插科打诨几句,江盈又道。

  【将赢:现在不是来不及了,既然都已经这样,那就只能想点开心的事。】

  开心的事,指的当然就是她们成为一家人。

  

  唐沅和江盈鬼扯了半天,一边聊着,返回对话列表。视线停在江现的头像上,她想了想,点开和他的对话框。

  

  小姑说,让他们没事多交流交流。

  她一向挺听话的,可不能让满怀爱意的长辈失望。唐沅自我肯定了一番,自觉自己的立场十分高尚,在对话框打下一句,连发送消息的动作都多了几分正气。

  

  【沅不沅:晚上一起吃个饭?】

  

  简短的七个字,仿佛闪烁着孝心的光辉。

  唐沅满意地看了一会,切回和江盈的对话。

  

  江盈发了一大堆,她一条条细看,刚拉到底下,看完正要回复,忽地,江盈突然激动起来。

  

  【将赢:我靠,这是什么??】

  【将赢:图片.jpg】

  

  唐沅点开图,目光霎时顿住。

  

  照片里的人是褚怀的妹妹,褚妤。她脸上画着完整的妆,不算特别浓,但也不是简单的日常妆面,背景似是在休息室之类的地方。

  

  这是一张褚妤的自拍,一旁坐着的人入镜了一小截,刚好拍到些微侧脸。

  ——江现。

  

  不说唐沅,就连江盈也是一眼就认出来。

  

  【将赢:她刚发的动态,我一刷就刷到了!!】

  

  江盈和褚妤并不熟,两人没有太多交集。因为唐沅的缘故,早几年褚妤对江盈态度也不怎么好,后来大概是看在江现的面子上,收起了那股连坐的敌意。江盈则是碍于家里大人,年岁渐长,只能收敛了从前的牛脾气,伸手不打笑脸人。

  她们俩大学时出于客套加了微信,但几乎从没说过话,见面也是不咸不淡的。

  

  很快,江盈把褚妤完整的动态截了个图发来。

  褚妤这张照片的配文是:认真工作[耶]

  定位地址是在某个文娱园区里。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水少怎么调理:求你们不要了np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玩弄村里的成熟村妇:男人女人睡一起谁会更湿 2021-07-16
男人干潮:一晚榨干十个男人 2021-07-16
三秒男三秒男能生孩子吗:为什么男人抽的越快女的越叫 2021-07-13
王爷桃儿泻了|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技巧 2021-07-13
念念不忘(H)不加糖:打开双腿让三个男人玩b 2021-07-13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壮汉粗暴蹂躏bl 2021-07-08
掉入男人世界的女人阅读:误闯美男集中营 2021-06-30
( 叶琪*赵智):被一群男人玩得嗷嗷叫小说 2021-06-30
忠文带别的男人和我敌|男闺蜜把我弄到高潮 2021-06-23
不行,太深了,要死了|男人出轨后的生理证据 2021-0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