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那么大怎么进去最新章节:还在体内乖吃饭h|老赵和林清清

好大,快进去,快一点受不了了:啊把腰抬起来

他们又回到场上去,程铮走到她面前,也不看她,眼睛瞟的围观的那侧,低声问她:“我打的…怎么样?”

易丹一愣,他说话的音调低哑又性感,撩人撩到飞起:“唔…很、很好啊”。

她低着头,上方是男人颀长的身体,属于程铮的气息缠着绕着围在她周围,没有汗臭,带着一股子清爽。

 文学

“嗯”。程铮点点头,眉色溢着不经意的小骄傲,重新站好位。

目睹全程的黎茵:“我去,程铮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她把额前一缕发丝拨至耳后,啧啧称赞,“看来攻略下易丹指日可待”。

坐在她后面的赵书铭:“……”怎么就厉害?我怎么看不出来?再厉害由我追了四年的韧劲强么?

接下来的对抗毫无悬念,很快就来到易丹他们的赛点,就在易丹传出最后一个球等着结束比赛时,在她站起的过程中突然闪了一下膝盖,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方倾倒,眼见着就要撞在沙地上。

“啊!”她小叫一声,闭眼触碰的却不是硌人的地面,而换成一具火热结实的躯体。

那是程铮在最后关头扑倒地面去接了她一下。

“易丹,你没事吧?”她听到黎茵和其他人的声音,但感受到的却是身体相触时的酥麻,她全身都压在程铮身上,男人紊乱的鼻息喷出的热气打在她的耳边,两人胸膛相抵,大腿夹靠,每一方的感官都被放到最大。

“你…你,没事吧?”程铮结巴地对怀里的女孩说道,被压住不是最难受的,胸前两团软绵的挤压让他有些情不自禁,随着易丹起身的摩擦给他的下身又是一阵刺激。

“没…没事”。易丹害羞着挣扎起身,程铮扶着自己的肩膀,她撑在他的胸膛,然后难以抑制地……揉了一把。

触感真爽,易丹想,然后视线与他一撞。

两人:“……”

啊不是啊,你听我解释!易丹在心里咆哮,卧槽我怎么就摸上去了!程铮不是这样的啊!

她话还没说出口,赶来的黎茵迅速把她捞起来:“你一直爬人身上干嘛呢?脚没事吗?程铮也没事吧?”

赵书铭同样也把程铮扶起,他的手放在胸前易丹揉的位置,不敢看她们:“我…很好,不用担心”。

“呼,没事就行,”靠着柱子的小哥松了口气,“都说了要轻松点,不用拼个你死我活的嘛,这是我第一天当值,还好没有意外,不然奖金都泡汤了”。

众人:“……”喂喂喂,小哥哥,你重点错了吧,你这是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吗?

中午,海餐厅。

排球场那点无伤大雅的小事早已被抛在脑后,易丹大口吃着螃蟹,絮絮叨叨说着下午的计划。

“所以,要不要我们去冲浪?我看好多人都带着冲浪板在水滩,听说会有专门教练带着一起,你们有没有很心动?”

除了程铮点了点头,黎茵和赵书铭都是面无表情。

“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嘛,”黎茵瘫坐在凳子上,右手无力地举起筷子,“打完排球以后你是失忆了?我们逛了水上乐园,转了附近的古巷小吃街,还和一群小屁孩堆了一大群城堡,下午还要冲浪?你可饶了我吧”。

“上午最后陪她打球了,我们俩上的”。赵书铭补充。

易丹不以为意:“生命在于运动,我们应该更热爱生活才对”。

“你可闭嘴吧,这是一个死宅该有的台词吗?不好意思,我单方面宣布移除你宅女身份”。

决定无果,不管易丹怎么求她,黎茵都一副“我已死,请烧纸”的态度,还假惺惺把包里装的《时间简史》拿出来,准备修身养心,不为所动。

黎茵不参与,赵书铭自然也跟着退出,只剩下程铮面色从容地剥壳喝汤,解决掉一个螃蟹后,拿纸抿了一下嘴巴,好半响,他吐了口气:“下午...去游泳吧”。

酒店的专用游泳池按理是并不会在下午的时间开放,整个空旷的大厅周围门窗紧闭,贴着“禁止通行”的指示牌安放于门口,柜台处也只孤零零留下几株插在瓶中的假百合。

程铮带着易丹走过暗门,畅通无阻来到更衣室前。

“不用担心,只不过是动用了一点我的权限,不会碍什么事”。

易丹了然,大佬毕竟就是大佬,她也没多想,拿着袋子就跑进女更衣室中。

其余的两人没有意外躺在酒店的软床上休息,下午是程铮教她游泳,易丹爱玩水,但仅仅限于“玩”,程铮说出那句话后,她立刻羞愧表示自己不会,男人也只是微愣,换了个教她游泳的说法。

“啪!”自控灯在她走进的瞬间打开,亮起一室奢华,室内最深处悬挂深色长帘,易丹走近捻住一角,轻轻掀开。

海滩景色就呈现在她眼前,白沙蔓延向远,海潮追逐云朵拍打在滩面,沙滩上人都变成了小小的黑点,密密麻麻,还在源源不断的增加。

景致壮丽直击人心,能住上五星级酒店抬头见海,也是多亏了程铮呢。

她换好衣服就进入游泳池馆,正正方方的大水池横卧中央,墙壁上的灯光照亮,光芒透过池水反射晶莹的闪烁,游泳池一侧是休息区,安置几把座椅,另一侧是透明的毛玻璃窗户,下午炽热的太阳光被模糊地看不清晰,打进来与白炽灯的光芒交相辉映,有种魔幻的感觉。

易丹裹着浴巾走到一个椅子边,放下白毛巾开始做起了准备活动。

机器嗡嗡作响的声音在无人的室内听得极为清楚,管理人员已经在程铮的安排下打开了泳池的开关,虽然只有两个,可是毕竟是大佬的命令,不敢疏忽,尽职尽责还是要有。

易丹正弯腰拉练着腿部的肌肉,女孩系着粉色连体的衣服使得身材的窈窕也更加显眼。身上都是白瓷色,细细嫩嫩,但胸前的饱胀和后臀的挺翘盖不住,屁股随着腿部的伸出变换着美丽的形状,随着全身上下起伏运动。

她站起身再舒展手臂,向后仰几下,从入口处就看到程铮进来了。

男人手里带着几块塑料泡沫板,头顶着泳帽泳镜大步走过来,他身上的肌肉凸起,八块腹肌赤裸裸暴露出来,长腿宽肩细腰,整个人却极为紧实强壮,孔武有力。

通身古铜色,在喷张的胸肌上有着一处明显的伤痕,走动过程中,厚实大腿中被紧身裤包裹的鼓起也一动一动的,勾勒出的尺寸本就异于常人,现在还像有了生命一般。

易丹看得脸热,她好想扑上去摸一摸,程铮的身材可以说满足了她全部幻想,只可惜现在只能远观不可近玩。

她停止练习的动作,站起来活动活动手腕脚腕。

女孩的动作在程铮眼中就是无端的诱惑了,纤腰细腿,白嫩软甜,他知道易丹于他的吸引力有多大,每次只要她出现在自己眼前,心脏都不受控制跳的飞快,春梦中的场景也阵阵袭来,脑海中涌现的都是两人赤身缠绵的景色。

程铮撇过身不看她,伸手递出海绵板:“这是马上下水要用的,戴在身上可以让你飘起来”。

“谢谢啦”。易丹接过,拎住绳子在小蛮腰处比划比划,“我们马上是要怎么学呢?我都没有什么基础啊……”她每次下水只敢套上游泳圈在水里胡乱扑腾,手臂和腿乱动着搅水玩,水花飞溅,直往人脸上滴去了,再尝受到这种折磨后,原来和她经常一起游泳的都纷纷拒绝,表示陪谁划水也在不和易丹一起。

易丹无奈,自己又懒得报培训班,旱鸭子的属性就维持到现在了。

程铮看着她的小动作说:“现在还不用,今天就教你最简单的蛙泳,练习的动作是在岸上,下水了再穿”。

“好!”易丹丢下摞摞泡沫,见男人走到一旁的空椅子也跟了过去,她看程铮把他的毛巾也铺在表面,整个人完全趴在上面,手臂伸直并拢,两条精壮的大腿微张,声音闷闷的传过来。

“只有一会的时间也不够学完整了,把腿部动作和换气的掌握就行了,我先示范一遍”。

程铮教的过程中是心无旁骛,彻底静下来,专心致志传授着动作要领,害怕女孩不明白,一个动作维持很长时间。

易丹蹲在他旁边不时晃着小脑袋,看着他的腿是如何发力,啧啧赞叹:“程铮哥哥你懂的真多”。

那称呼再一出来,程铮腿上的动作忽的一卡,整个人僵硬地不知所措。

易丹以为出了什么意外,站起来就开始往男人腿上揩油:“怎么了怎么了,程铮你不会抽筋了吧?”

程铮:“……”

“嗯…对…就是这个样子……”男人的声音丝丝颤抖,眼神飘忽,不敢往椅上躺着做动作的小人望去,他带着茧子的大手握着纤纤玉足,整个身子是半蹲在一侧,从另一个方向看过去,像是压在身上一样。

“一定到这个样子吗?好难受……”易丹一手撑住椅子,苦皱眉头,时不时向程铮望去。

蛙泳最主要就是蹬脚的脚型,那一瞬间脚是要向外撑张平行的,她这个动作一直做不好,程铮就用手帮助她形成短期的肌肉记忆。

可这一帮倒又把男人心里的感觉勾了出来,指腹不经意会摩挲软软滑滑的脚背,自己紧张的手冒汗,女孩的小脚倒是冰冰凉凉,而且他蹲在一边,正前方就是圆鼓的大屁股,在他矫正过程中会左扭一下,右摆一下,时间一长脚踝被掰的酸疼时那肉瓣的主人还会撅起来放松放松。

程铮胸膛被磨的剧烈起伏,克制住不去盯着那处香软,但鼻息间却充斥着无法挥散的若有若无的香气,芬芳吸入,下腹就是一阵紧绷,尴尬的进退两难。

好半响终于熬到休息的时间,男人浑身上下已经淌满了汗,粗粗地喘着气。

易丹也是汗涔涔的,脚掌处似乎还留着不属于自己的温热,她伸手按揉抚摸自己酸胀的脚趾,整个人侧躺在浴巾恢复元气。

“天哪,只是练个姿势就累成这样,呜呜呜,还是宅在家里舒服”。

“这是你刚开始,时间长了就好了”。程铮用手抹了额前的一把汗,走到自己座位处拿起毛巾擦拭着身子,拧开事先备好的矿泉水,猛灌了几口。

易丹看着他的疲态,很是不解:“不对啊程大哥,我练腿累的够呛就行了,你不就是帮我按住脚,怎么也直喘气?”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上一篇:圣僧中蛊之后三天三夜|他疯狂的从我后面索取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不要了肚子太满了h|主人按着头喷到喉咙里小说 2021-06-23
在马背上霸道的要了她|不要啊教练 2021-06-18
穿越到想做就做的小说|口述h不要了 2021-06-12
啊嗯嗯啊不要: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 2021-06-09
丝袜好紧我要进去了: 荡货水这么多还说不要 2021-06-05
白领人妻的屈辱交易|唔不要这样 2021-06-03
啊不要啊好大|摸小豆豆爽到受不了 2021-06-01
餐桌下的乱h|总裁不要再吸了 2021-05-29
公安局长的菊花|主人,不要了好大撑坏了 2021-05-25
口述第一次的感受和过程|不要不要放开我 2021-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