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学长别在图书馆里做_大巴车要了我最新章节:他的粗大在她下面进出_短篇污小说

纪臣,不……”阮佳妮转身,被纪臣狠狠吻住。

  阮佳妮的心一沉,也许纪臣根本不在乎她,他把她拉到身边,一次一次在他身下承欢,爱的只是床上的快感,而不是她这个人。

 

 文学

  她不过是他的玩物,哪有人会在意一件玩物在想什么?

 

  可她如此沉溺他的吻,他的手掌在身体的肌肤上游走,身体便禁不住想要迎合。

  阮佳妮摸不透他的心思,她相信,只要纪臣勾一勾手指,多少美女、富家千金都会臣服在他脚下,他为什么偏偏对她不依不饶?

  纪臣亲吻着阮佳妮的小嘴,今日的她似乎不太主动,正这么想着,忽然觉得脸上有什么东西,凉凉的,湿湿的。捧起阮佳妮的小脸,杏眼里秋波流转,两行清泪滑落在巴掌大的脸颊上,,纪臣黑色的眸子里无尽的疼惜。

  阮佳妮,嫁给我吧!

  纪臣轻柔地拂去阮佳妮脸上的泪珠。

  “怎么了?”

  “我不想……你不要再碰我了。”阮佳妮语音颤抖,像一朵刚刚历经了风雨的娇嫩花朵。

  纪臣抱住阮佳妮,轻抚着她的背。

  “好。”

  “对不起,纪臣。”阮佳妮挣脱纪臣的怀抱,快步朝门外走去……

  王静抱着一堆文件,刚好碰到夺门而出的阮佳妮,见她梨花带泪,心中暗自一喜。

  王静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无人应答,壮着胆子打开门,却看见纪臣背对着她,双手插兜低头看着窗外,背影说不出的落寞。

  王静将文件放下,轻声走到纪臣背后,深吸一口气,用尽所有勇气,抱住纪臣。

  鼻尖萦绕着浓厚的香水味儿,纪臣沉声道:“松开。”语气里有些怒气。王静却不肯撒手,紧紧抱住纪臣的腰,似乎是最后的孤注一掷。

  “纪总,我……我喜欢你,我真的很喜欢你。每次看到你,我都很开心,我想我只要远远看着你,我就很幸福了。可是直到那个女人出现。她有什么好的,既然她可以,我……”

  纪臣转身,捏住王静的手腕,冷冷的目光让王静害怕,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良久,纪臣开口,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说着不再看她,快步离开了。

  王静跌落在地上,冰凉的地板让她汗毛直立,泪水布满她姣好的脸……

  阮佳妮沿着街面漫步走去,脑海里思忖着和纪臣的种种,忽然一个黑色的人影闪过,整个人被一股强力拉扯倒地。

  有人抢包!阮佳妮趴在地上,死死抓住包包的带子不肯撒手。

  街角有人跑来,那人见阮佳妮顽固,还是不肯松手,一着急,狠心抬脚踹在她头上,“砰”一声,阮佳妮头部重重撞到坚硬的水泥地面上,顿时视线模糊,意识也逐渐消散……

  不知过了多久,朦胧间她仿佛被人抱着,那人焦急地唤着她的名字……

  纪臣抱着阮佳妮进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医院人不多。

  头上滚热的鲜血沾染到额前的秀发,凝固成块。纪臣掏出手机,才发觉自己双手抖得厉害。

  没一会儿,院长就急冲冲赶来,亲自帮阮佳妮处理伤口。

  “纪总放心,看着严重,其实只是皮外伤,已经都处理好了,没什么大碍。”

  “嗯。”

  “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住两天院再观察观察。”

  “好,就这么办。”

  VIP病房内,纪臣看着床上的人,此时的阮佳妮乖巧的很,黑长的睫毛铺在眼下,衬得原本就白皙的小脸更加惨白。

  纪臣躺在阮佳妮的身旁,她平稳地呼吸着,胸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引得纪臣的下体也起了感觉。可看着阮佳妮额前的白色纱布,隐约透着血色,心下不忍……

  阮佳妮醒来时,觉得胸口有些闷,像是有什么重物压在身上。阮佳妮一把掀开被子。纪臣像树袋熊一样抱着她,头枕在胸口,睡得正香。发丝戳在阮佳妮的胸上,痒痒的。

  阮佳妮被压得有些发麻,略微挪动了一下,纪臣睡眠本就浅,知道身下的人儿醒了,脸贴在她的胸上,软绵绵的,不自觉有了欲望……

  “啊!你干嘛呢?”阮佳妮一阵哆嗦,低头一看,纪臣正咬着自己的。

  纪臣压到阮佳妮身上,墨一样的眼睛盯着阮佳妮的小脸,良久也没有说话。

  阮佳妮被他眼里忽如其来的柔情捆住一般,一动不动。

  “阮佳妮,嫁给我吧!”

  干我吧!

  “啊?!”阮佳妮着实被惊到了,她还在怀疑他的爱,他竟然就直接求婚了?!

  阮佳妮眨巴着大眼睛,心里小鹿乱撞,仿佛要跳出来了一般:“为……为什么?”

  纪臣贴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因为我爱你。”

  阮佳妮心里像被击中一般,点了点头,泪水从眼角滑落。她等这个这句话等了好久……

  “你是纪氏集团的继承人,手里有钱有势,我不过是个小有成绩的室内设计师。我不敢,不敢喜欢你……”

  纪臣怜惜地将她地眼泪拭去,“为什么不敢?”

  “年纪大了,玩不起。”阮佳妮撅起小嘴。

  纪臣嗤笑,“你比我还小两岁,怎么就说年纪大了。”

  “你若想要招呼,十几岁的小姑娘肯定很乐意扑上来。”

  “这倒是。”纪臣把玩起阮佳妮额前的秀发,将它缠绕在指尖摩擦,“可她们在我眼里不过是普通的人,而你,是我的女人。我便会爱你护你宠你。你要相信我,我会用一辈子慢慢告诉你,我有多爱你。”

  从来不知道这个在外人面前冷峻严苛的男人竟然会说这么肉麻的话,以前只觉得小女生才会喜欢这些东西,可此刻,阮佳妮着实感动了,双臂环上纪臣的脖子,蜻蜓点水一般吻了一下纪臣的唇。

  “好。”

 阮佳妮稍用了点力,紧了紧手,反问道:“喜欢吗?”

    “啊……啊!好爽……你这个骚货,哪学来的!”纪臣爽得差点要射了。

  “怎么?就准你欺负我,还不准我欺负你了?”阮佳妮得意地看着纪臣。

  纪臣赌气似的咬住阮佳妮的奶头。

  “啊!轻点。”

  纪臣放缓动作,含住阮佳妮粉嫩的小红点又亲又咬。

  “啊……啊……好痒啊~不要……“阮佳妮顿时软了下去,嘴上说着不要,胸前酥酥麻麻的舒爽感觉却让她却忍不住拱起身子,将朝纪臣嘴里递送。

“懒骨头。”纪臣佯装骂道。

  阮佳妮双目微合,双手双脚像是没了筋骨一样软趴趴的,随着纪臣摆弄,全身酸软,连话也不想说了。

  “穿好衣服,我带你去见个人。”

  阮佳妮听着,仍不回话,

  “我爸也住这个医院,几步路就到。”纪臣瞥了一眼床上的阮佳妮,果然……

  阮佳妮像装了个弹簧一般,忽得从床上弹了起来。

  纪臣憋着笑,看着她慌张诧异的小脸,轻声说道:“走吧。”

  “等等等等……”阮佳妮立刻按住想要起身的纪臣,“我我……我没答应你啊,我不去!“

  纪臣一边给阮佳妮穿鞋袜,一边说道:“你都答应要嫁给我,不去见见我父亲,这说得过去吗?”

  “我什么时候答应嫁给你了?”

  “你刚刚床上喊我什么?”

  “你……”

  “走吧。”纪臣牵起阮佳妮的手,可她僵在床上,一动不动。“要我抱你去见他吗?”说着就想去抱她。

  “别!哪有被人抱着见家长的。”说完只好起身。

  阮佳妮一想到要见老纪总,心里就止不住哆嗦,她是晚辈,老纪总也早已退出商场,可他当年的铁血手腕在圈子里早已传遍了,现在要见到庐山真面目了,还是以“未来儿媳”的身份!

  病房外,纪臣摸了摸手里阮佳妮冰凉的小手,环上她的肩膀,轻声说道:“别怕,有我在。”阮佳妮轻轻点了点头。

  纪臣敲了敲门,房内传来一阵咳嗽声,随后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传来:“进。”

  纪山河正在阳台,对着一盘残棋发愁,也不去看进来的两人。

  “爸,我要结婚了。”

  纪山河似乎并不惊讶,只是抬头看了看他们。

  “房里光线不好,你俩走近些。”纪山河声音威严,不管说什么都像带着一股子命令的语气。

  纪臣领着忐忑不安的阮佳妮上前,纪山河眯起眼睛,打量着阮佳妮,嘴角浮现一丝笑。这双杏眼倒是跟他的亡妻有几分相似。

  阮佳妮轻声喊了一声“伯父”

  “嗯。几时结婚?筹备的怎么样了?”纪山河收回视线,摩挲着手上的棋子。

  “筹备好了,就下个月。”

  阮佳妮在一旁愣愣的,这家伙,刚刚才求婚,婚礼竟然早已筹备好了,原来是早有预谋,但在纪山河面前,也不好责问什么,只能暗自骂自己蠢笨,竟上了他的套 阮佳妮从老纪总的病房出来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

  “你爸看起来好凶啊!”

  “他一直这样,别怪他。”

  “嗯,他病情似乎还好,看起来面色没什么病态,挺精神的。”

  “那是因为他知道他儿子要娶一个这么好的媳妇,心里开心呢!”纪臣一把搂过阮佳妮。

  说到结婚,阮佳妮不再言语,良久才开口:“你婚礼怎么筹备上了?我都不知道!”

  “娶媳妇当然要早早规划。”纪臣说得理直气壮。

  “那你不问问我的意见?这是我们的婚礼,又不是你一个人的。”阮佳妮耍起小脾气,其实她是怕婚礼过于隆重,从此纪太太这么大的头衔挂在头上,一举一动都会暴露在大众视野中。心中有些难过。

  纪臣听出阮佳妮有气,立马哄着:“你说想要什么婚礼,就什么婚礼,立马改,你喜欢才是最重要的。”

  “我母亲早亡,父亲在我十岁的时候就离家,再也没有回来了。我的人生一直是自己做主的,虽然普通但好在也是自由的。只是……不想以后因为纪太太的身份,要被媒体追着,聚光灯下的生活,我实在不习惯,也不喜欢。”

  纪臣捧起阮佳妮巴掌大的小脸亲了亲,心疼的说道:“我会保护你的。”

  阮佳妮看着纪臣的眼睛,深不见底的眸子,此刻盛满真情,像是得到力量一般,阮佳妮点了点头。

  “我相信你。”

  ——

  谭宇辰捏着手上的请柬,躺在床上,粉色的床单被套和枕头,枕头旁有一个等人高的巨大毛绒熊。

  黑暗中,谭宇辰的脸上布满了愁容。

    他的琳琳永远留在了十八岁,如果他当初勇敢一点,自私一点,那些闲言碎语又有什么关系,到头来,却为此失去了他最亲最爱的人。

    阮佳妮和纪臣送来的请柬仿佛砸碎了谭宇辰的梦,每次看到阮佳妮,总觉得妹妹还在,她活得好好的,有自己的工作事业,有自己的小快乐、小烦恼,他想弥补自己的遗憾。可如今,他才知道,阮佳妮可以是一个寄托,但不能替代他最爱的人。

 阮佳妮的婚礼很隆重,宴请了各路名门贵族,但整个场地严丝合缝,纪臣没有邀请一家媒体,连宾客的手机也要事先回收,离开时才能取回。

  阮佳妮一身白纱,挽着纪臣的手走过长长的红毯,所有的目光聚集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纪臣看出阮佳妮的紧张,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宾客中不乏年轻单身的贵门千金,羡慕炙热的目光几乎要把阮佳妮点燃。

  牧师庄重地站在台上,吟诵着致词。

  致词冗长繁琐,纪臣耐着性子听着,可牧师仿佛说不完似的,每次以为要结束了,又接着下一段。纪臣实在忍不住了,这么久,他什么时候才能娶到媳妇,真是一刻也等不了了!

  纪臣一把夺过牧师手中的《圣经》,摆一摆手,说道:“下去。”牧师愣了一下,乖乖下了台。

  全场所有人都被这一出惊到了,甚至有些人窃窃私语,说纪臣终于醒悟,定是要悔婚了!

  没想到,纪臣深吸一口气……

  “阮佳妮,你愿意嫁给我嘛?”纪臣几乎是喊出来的,他太激动了,声音有些颤抖。

  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

  阮佳妮双眼含泪,看着纪臣满含期待的眼睛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阮佳妮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几度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

  纪臣心里忐忑不安,傻丫头,快回话呀!

  良久……

  阮佳妮重重点了点头:“我愿意。”

  这三个字是纪臣在这个世界上听过最美的语言。

  “你说……你这还是纪臣吗?”

  “怕不是被附身了吧?从小一块长大,我也没见他笑过几回,这嘴角都要裂到耳朵根了!”

  说话的是陆予墨,陆家和纪家是世家,纪臣和陆予墨也从小交好,认识二十几年,第一次看到纪臣笑成这样,再看新娘,样貌虽说不错,但也不过是个普通女子,一时惊讶她到底有什么魔力,让纪臣这么……不纪臣。

  婚礼之后纪臣和阮佳妮下场敬酒,陆予墨拖住纪臣,非要他喝下一整瓶香槟才肯放过他。阮佳妮在一旁有些尴尬。

  沈家千金沈燕燕见阮佳妮落单,便上前搭话。

  “你好,我是沈燕燕。”目光扫过阮佳妮身上千金一丈的限量版婚纱,心中翻起一股怒气。

  阮佳妮握住沈燕燕伸过来的手,微微一笑:“你好,我叫阮佳妮。”

  “看样子,你还不认识我,我是之前老纪总指名道姓的纪家儿媳,我和纪哥哥十几岁时就认识了。”说着将刚刚和阮佳妮握过的手在裙子上擦了擦,脸上满是嫌弃,“也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龌龊诡计,爬到这个位置,真是辛苦你了。”

  阮佳妮才知道,眼前这个漂亮的小姑娘不是来道喜的,而是来找茬的,见她年纪不大,脾气倒是挺大,大概是富贵人家的女儿,被惯坏了。

  阮佳妮并不生气,只觉得好笑:“我和纪臣认识不到半年,纪臣就求着要我嫁给他,连吹灰之力也没费。谈不上什么辛苦不辛苦的。”

  “你……”沈燕燕从小娇生惯养,哪受过这样的气,“你以为你是谁……”说完举起手,重重挥下去……

  巴掌没有如意料中落下,沈燕燕的右手被紧紧攥住,抬头一看,纪臣醉酒后微红的脸上腾着怒气,沈燕燕不自觉缩了缩脖子,轻轻喊了声:“纪哥哥。”

  “我纪臣的老婆还轮不到你来教训!”说着一甩手,沈燕燕踉跄了两步,右手隐隐传来痛感,两行清泪挂在脸上,她从没看到过发怒的纪臣,一时有些害怕,有些委屈,身边的人指指点点,看着她的笑话。

  她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哭着跑了出去……

纪臣拉过阮佳妮的手,环在自己胳膊上,说道:“别怕,我在呢。”

  他心里知道阮佳妮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也不顾什么婚礼环节,跟陆予墨他们打了个招呼,便抱着阮佳妮上了楼。

  陆予墨扯着喉咙对纪臣离开的背影喊道:“我也太没排面了吧……”连跟大嫂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吗?

  纪臣将阮佳妮抱到二楼的房间,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空气中弥漫着花香的气味。

  “脚疼吗?”纪臣把高跟鞋脱下,仔细检查手中纤嫩的脚。

  “不疼。”阮佳妮将脚抽回,藏在婚纱底下,“这样好吗?把他们晾在楼下。”

  “无碍。随他们去吧!”纪臣爬上床,将阮佳妮压在身下,“只是把消息散出去,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名草有主了,省得三天两头想给我塞女人。”

  “他们给你塞了几个女人了?”

  “有女儿的塞女儿,没女儿的塞侄女,不过我连面也没见,都拒了。”

  “求生欲这么强?”阮佳妮刚升起的醋意被纪臣化解。

   阮佳妮看着被毁的婚纱,心疼的紧,双手使劲拍打着纪臣的肩膀。“你把婚纱扯坏干吗?可贵了!”

  纪臣抓住阮佳妮乱挥的双手:“再买就是。“说完堵住阮佳妮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真实伦口述exo小黄文_奶头吸得又红又大小说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