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黑色长筒袜女神h|前夫的东西很大最新章节:超刺激脚交丝祙|银行丝袜娇妻3全文阅读

【火爆】魅力小说网精选每日分享正能量优质小说,对于好小说您再也不用东找西找!
★★★★这里收集整理最火爆的正能量小说供您在线阅读,热爱文学的朋友赶紧来看看吧!
★精彩内容:


    程延西把提着的袋子往前一递:“回去要是难受,可以继续兑点蜂蜜水喝。”
    边意没吭声,她一想到自己被程延西给套路了,心情就好不起来。

 文学

    她就没占过上风,不论是电话的事情,还是温言回答的事情。
    温言当了边意的传声筒:“小程啊,蜂蜜家里有,你自己带回去吧。”
    “行。”程延西没有坚持。
    代驾走过来拿过车钥匙,拉开了后座的车门,边意先钻了进去。
    “那小程你快回去吧,我会送她安全到家。”温言说完不再犹豫,也进了车内,在边意的身边坐着。
    程延西收起自己的笑,往旁边退了一点,等到代驾将车子开出去了消失在了视野里,他才抿着唇抬脚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边意的酒早就醒了一大半,等车子开出去了一段距离,她就转头看向温言,还什么都没说呢,温言就已经滑跪了:“意意啊,我错了,我哪儿知道这弟弟那么会下套啊。”
    边意到嘴的“数落”也成了一句云淡风轻的话:“算了,没事。”
    她看着车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顿了两秒才继续说:“他一直很聪明。”
    白天被程延西道出自己和严瑞之间的事情时,要说不慌乱那肯定是假的,但她还是硬着头皮坚持说了。
    程延西的洞察力一直都很出色,对于他的推断边意一点也不意外,但不得不说的是她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
    适应跟程延西重逢了这件事。
    温言松了口气,她逃过了一劫,听边意这么说她也就这样觉得:“对了,我现在严重怀疑,他对你表现出来的冷淡也是假的。”
    边意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温温。”
    “我累了。”
    “就不说他了吧。”
    温言及时打住:“好。”
    “我先把你平安送回家,我再自己回去。”
    “不用。”边意摇头,“你先下车,我自己回去就行。”
    温言:“好。”
    她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疑惑问出口:“不过意意,我想知道为什么小程今天会这么问啊,要不是知道你一直在想他,否则没准我会相信你有男友了。”
    “……说来话长。”
    “你记得陈楠吗?就是我大学时一直很针对我那个女生,我和她七夕节要参加聚会,她呢,已经事先挑衅我了。”
    “辛语为了帮我,就拉了个自己的朋友来当我的临时男友,今天才是第一天,就被撞见了。”
    温言:“……”
    温言的重点偏移:“陈楠是不是就是那个以前抢了你男友的那个女生?”
    哦对,边意和陈楠之间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她的前男友韩起劈腿,而劈腿的对象就是陈楠。
    “不能用‘抢’这个字,因为韩起他愿意得很,他们俩就是臭鱼配烂虾,天造地设的一对。”
    温言看着她的侧脸若有所思:“我没记错的话,当初你把韩起踹掉了之后,你就回了小县城一趟,就遇到了小程,是吧。”
    “是。”边意闭上眼,回忆起来当初的场景。
    -
    2016年的七月六号下午,边意正在回南茗县的最后一班大巴上。
    那天也是下起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夏雨。
    雨打在了车窗上,大巴前进的速度放慢了,正前方的雨刮器在努力工作,发出了跟雨声持平的声响。
    哐当、哐当。
    一声又一声。
    放在包里的手机开始震动了起来,边意盖着的眼皮掀了掀,先看了一眼被雨覆盖的车窗,但这雨势没有丝毫要缓和的迹象,外面什么也看不清,目光所及之处也只是一番模糊的景象。
    打电话来的是边军。
    边意看着来电显示,嘴角抿了下,这才低下眼睑,按了接听。
    “爸。”她的语气听不出情绪,音量不轻不重。
    “小意,到了没啊”
    “没。”
    边军像是没察觉到她的冷淡一般,兀自叮嘱着:“我前几天已经派人打扫过家里了,你放心住,就是可能有老鼠,
    你注意点,还有就是我之前和你讲过的,有个租户他还在住着,但他就快搬走了。”
    “楼下姓林的叔叔你可能没多大印象,但他在你小时候还抱过你,你有事尽管找他,我把他微信发你了,他会来车站接你。”
    “小县城晚间不太安全,你晚上就不要出门了。”
    他噼里啪啦地输出了一通,混着外面的雨声,边意听困了,不禁打了个哈欠。
    “小意。”边军叹息一声,似是挣扎了两秒,才又接着说,“你明姨不是故意的。”
    边意混沌的思绪立马被赶跑,她的眼睫颤了颤,“哦”了一下:“爸,我这次回南茗要待近两个月,她挺开心的吧”
    “你胡说什么呢!她……”
    边意不想跟他再在这个话题上扯下去,截断了他的慌张的发言:“我要下车了,先不说了。”
    她的话音落下,便掐断了这通电话,沉沉地呼出一口气。
    不过她也没撒谎,大巴刚刚已经进入了南茗县的区域内,但到汽车站还有一-些距离。
    她只是不想再听边军说那些没有意义的话而已。
    不是故意的?
    边意的嘴角扯了下。
    如果早就知道她猫毛过敏却还趁着她不在的期间坚持买猫回来养着不算故意的话,那么怎样才算是故意的呢
    答案显而易见。
    五分钟后,大巴停在了南茗县唯一的汽车站,雨还在往下落。
    汽车站之前翻修过两次,将本来的室外停车场也改成了室内,非常适用今天这样的恶劣的天气。
    边意提着行李箱,下了大巴。
    这趟回程的大巴除了司机之外,只有她一个人。
    现在年轻人大多数都去了城里,很少还有像她这样没事回来的。
    七月上旬早已是夏天,她嫌热特地穿得比较凉快,没想到运气不好碰上了这场雨。
    有些冷。
    边意拉着行李箱朝着出口走。
    下车后到出口要穿过大堂,才能到打车的地方。
    大堂内现在没什么人,很多座位都空着,但空气中有浓郁的烟味,边意刚走过去被呛得咳嗽了一声。
    前方的一个中年男人见到她出来,先是对比了一番手机上的照片,这才掐了烟丢进垃圾桶,走了过来,乐呵呵地问:“小意是吧?”
    “我是你林叔叔。”林正安有些胖,笑容也就显得很憨厚。
    他的左手拿着一把大黑伞,说完这句话之后用空着的另一只手拉过了边意的行李。
    非常自然。
    边意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称呼了对方一声:“林叔叔。”
    “走吧,小意,我的车停在路边。”
    边意“嗯”了一声,跟上他的步伐,到了出口,林正安就撑起了手中的大黑伞。
    还要往前走一截才到路边。
    林正安一边走一边感慨:“上次见你的时候,你才七八岁,还没我腿长,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快有我高了。”
    边意斜睨了一眼自己明显比他高的肩膀,没有反驳他的话,又是应了一声:“是。”
    “现在的年轻人都吃得好,营养丰富,不像我们那时候。”林正安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问题,笑了一声,掩饰着尴尬。
    他不高,也才一米六,边意比他高了小半个脑袋。
    林正安的车是一辆方便拉货的面包车,他先是让边意上车,自己才又拉开后备箱,把行李箱给放了进去。
    边意系好了安全带,他也刚好拉开了车门。
    林正安把伞收起来放在一旁,但身上多多少少都被溅了几滴雨,他也不在意,拿过一块布擦了擦方向盘,这才插/入了车钥匙。
    道路上现在的车辆不多,这场雨来得太着急了,街道两旁有行人在屋檐下躲雨。
    林正安看了边意一眼,又笑着问:“你爸现在还在开公司吗?”
    “在。”
    林正安“啧”了下:“你爸这人很会赚钱,眼光好,我之前要是跟他一起干,现在估计也发达了。”
    边意捏着手机,闻言只能笑笑。
    她不怎么了解这些。
    她离开南茗县时年纪还小,也才七岁,在读小学。
    现在过去了十五年,她在这期间都没见过林正安一面,能知道什么
    林正安路途上接了通电话,等红绿灯的时候还从包里掏了支烟点燃叼在嘴边,烟雾袅袅地到处跑,钻入了边意的鼻腔。
    边意将车窗摇下来了一点,露出一点缝隙。
    林正安注意到了这个细节,不等边意回答,在猛抽了一口之后,就把烟丢出了窗,又继续和电话那头的人打电话。
    边意:......
    她并没有觉得好受多少。
    幸运的是穿过了这个街头,就到了目的地:金地花园。
    金地花园是2005年建的小区,边意当初都没怎么住,就被边军带去了云城读书,这十多年来都是租给别人住的,对这边的记忆也不多。
    小区内的绿色覆盖面积大,道路宽阔,行李箱被林正安推着,滚轮在地面上发出了抗拒的声音。
    下雨天出来上班,它太遭罪了。
    “对了,小意。”进了小区之后,林正安疑惑地问了句,“你爸和你说了吗你们家那个房子现在有个人在住。”
    边意点头:“说过。”
    林正安点了点头,又笑着说:“行,我怕你爸工作太忙,把这些给搞忘了。”
    边意听着他话里的话,嘴唇抿了起来。
    金地花园属于老式小区,是没有电梯的,但也不会修得太高,一栋最多也就七层楼。
    边意她家在三楼,不高不低刚好。
    没在小区走多久,就到了楼下,林正安又把伞收起来,拎着行李箱就上了楼梯。
    现在也不过才六点半,如果没有这场雨,天色不会沉得这么快。
    楼道阴冷,有一股发霉的潮味。
    三楼很快就到了,林正安拿了钥匙出来,插进了锁孔:“这钥匙等下就给你,你保管好。”
    “嗯,好。”
    这是边军人生中买的第一套房,当初考虑到还有老人家在,买的比较大。
    一百五十平的面积,四室二厅。
    边军这几年还花了点钱在上面,把房子重新装修了一番,因此它看起来不像是05年的老房子。
    林正安把行李箱带到了玄关处,又有一通电话打了过来,他将钥匙放到了边意手中之后,就匆匆离开了。
    边意的那句“麻烦林叔叔了”还在喉咙里没出来。
    算了。
    微信上说吧。
    她扫了一眼宽阔的客厅,在门口先换了拖鞋,才推着行李箱往里走。
    实木地板的脚感舒适,但边意刚路过沙发,放在包里的手.机再一次震动了起来。
    她干脆往回折了一步,坐在了沙发上。
    这通电话是韩起打来的。
    边意的嘴角往下压了压,又按捺住自己的不耐烦,接听了这通电话。
    “什么事”她淡淡开口,视线一瞥,看见了阳台处一排的多肉。
    她缓缓起身,朝着阳台走去。
    手机那端的韩起已经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边意,我需要替我自己解释一下,我没有玩那些约-炮软件。”
    “我也没有出去约过。”
    边意嗤笑一声:“你是没玩那些,你只是被迫下载,顺带着就跟陈楠搞上了,是吧?”
    韩起是她两天前刚踹掉的男友,理由很简单:撩搔约-炮且劈腿。
    跟一只八爪鱼似的。
    “我不管你信不信,我只需要证实我的清白。”
    边意垂着眼睫,风轻云淡的态度:“韩起,你知道吗?我今天上百度搜了下你,没搜到。”
    “什么意思?”韩起怔了下。
    “但我在搜狗上搜到了你,现在听你讲话总觉得狗在对我叫,你真是不让我失望。”
    她的话音一落,韩起就把电话给挂了。一点也不犹豫。
    哪儿还有自证清白的坚持
    边意捏着手机,一脸的平静,她把这一排多肉都看了个遍,才收回了目光准备回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进了密闭的房间的缘故,外面的雨声听起来温柔了一点。
    边意又推着行李箱往前,到了自己要住的房间门前。
    但在她拧门把锁之前,门却先开了,并且缝隙越来越大,直至将眼前的人全都能被看见。
    程延西神情清淡,抿着薄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凝视着她。
    边意假装不懂他的意思,站在原地没动。
    她知道这就是边军嘴里的那个租户。
    只是有些超出意外的是,眼前的不只是少年,还是个美少年。
    边意的心情倏地就好了一些,看着美少年精致的眉眼,笑了起来:“这是你房间啊?不好意思,走错了。”
    “嗯。”程延西没什么态度。
    边意伸出手去:“你好,我叫边意。”
    “……程延西。”
    “你和沈佳宜的扮演者重名了。”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是2012年的电影,边意当时在大一,跟室友们一起去看的。
    “程。”程延西又说了这一个字,就把门给关上了。
    -
    程延西一路上也在想着和边意初次见面的回忆,过去了这么久,画面依然清晰。
    他驱车回了酒店,给自己接了一杯水,才在沙发上坐下来。
    程蓓有自己的空间,更何况现在也不是上班时间,她自然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此这间商务套房内,现在就只有程延西一个人。
    他端着杯子,小幅度地晃了晃,过了几秒之后,又把它给放在了茶几上。
    他没喝酒,但现在脑子也似乎有些晕乎乎的。
    可能是知道了边意现在还是单身这件事,就足够醉人了。
    程延西在这五年里想过很多个可能,但最不愿意去想的就是知道边意交了男友很恩爱,或者说已经和别人结了婚。
    这样的结果几乎就是给他上了死刑。
    本来今天看见严瑞的时候,他的心的确像是被浇了一盆冰水似的。
    还好事实不是那样的。
    还好他还有机会。
    程延西抿着唇,拿过带回来的蜂蜜和勺子,往杯子里加了一勺蜂蜜,而后搅了搅。
    蜂蜜在杯子里均匀地混开,和水合在一起。
    他再度端起杯子,将鼻尖凑过去闻了闻,旋即张嘴喝了一大半进肚。
    他不爱喝甜的饮料,也不喜欢吃甜食。
    程延西突然想到了今天在边意办公室里放着的那一瓶可乐。
    边意一定是故意的。
    程延西拿过手机,翻到了边意的号码,迟疑了三秒钟,还是拨号过去了。
    提示音响了十声边意也还没接听,程延西的左手放在膝盖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着。
    就在他以为边意不会接听的那一刻,电话却通了。
    “什么事?”边意的声音听起来有一些软,少了几分白天的客气。
    程延西的呼吸一轻,指尖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喝了酒之后不要立马洗澡,晚点去。”
    “我知道。”
    程延西低下眼睫,“嗯”了一声。
    边意懒洋洋地又问:“还有什么事吗?”
    “有。”
    “我……”
    但程延西余下的话都没说出口,边意就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程延西。”
    “你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出现呢?”
    程延西微微愣住,他垂着眼睑,盯着自己的膝盖,轻声问:“不希望吗?”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洗澡,你就当我什么都没问过。”边意说完就没有半点犹豫,给这次通话收了尾。
    程延西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这才放下手机,去了浴室。
    程蓓在早上九点准时过来敲门,等到里面的一声“进来”,就输入了房间的密码:“该走了,延西。”
    程延西又换上了一身西装,他今天还戴了一副眼镜,一身气场是往下压了压,但又多添了几分正经的好看。
    程蓓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程延西,暗自感慨了一声。
    方程公司是一家娱乐公司,旗下的艺人不少,但没有一个长相可以比得过程延西这个老板。
    程蓓又想起公司职员悄悄给程延西取的外号——
    妖孽。
    不得不说,这个词形容得实在是太准确。
    “走吧。”程延西对着镜子扯了下领带,看了她一眼,淡淡出声。
    程蓓瞥见了茶几上放着的蜂蜜:“你不是不爱喝甜的吗?”
    “怎么突然想到买蜂蜜了。”
    “程蓓,现在是工作时间。”程延西的西装是定制的,非常合身,衬得他的身材更有型了,他说完也不管程蓓怎么想,先一步转身出了房间。
    程蓓:“……”
    妈的。
    不过他们不是来云城玩的,而是有工作要忙,今天早上要出席的会议就是跟万其公司的合作。
    会议从十点就开始,等到了十一点半才结束。
    程延西一行人有四个,都站在会议室的空地上,和万其公司的人拍着合影。
    万其也是一家娱乐公司,但旗下都是一批会唱歌跳舞的练习生,单靠他们一家公司想要打造出团体有些吃力,正好方程公司缺这一块,因此两家就选择了合作。
    合同签订之后,程延西一行人被邀请吃午饭。
    “程总,位置我已经订好了。”万其总经理一脸的真诚。
    程延西委婉拒绝:“不好意思,赵总,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办理。”
    程蓓知道他讨厌这样的应酬,在一旁出声:“是的,赵总,程总他今天约了医生。”
    程延西:“……”
    赵总一下就懂了,也没再坚持着。
    不过方程公司也就程延西不用去,程蓓和其他两个跟着出差的人倒是很乐意,跟着人家就去了饭店。
    程延西上了轿车:“林叔。”
    “去昨天去的地方。”
    “好的。”
    程延西摘下眼镜,随后解锁了手机,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给边意发了条消息过去——
    我想你很忙,但只需要看这句话的前三个字就好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白洁系列小说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初春微醺1V1|小东西我想要了给我 2021-05-04
我快丢了是什么意思|小东西,水还挺多的 2021-05-03
小东西几天没见就想要了|你真以为我不敢上你吗 2021-04-29
小东西叫出来再给你 深山猎户h 2021-04-28
上班地铁被顶一路|小东西你的水好甜车上 2021-04-26
赵兰儿|唔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 2021-04-26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免费阅读(孙桃桃) 2021-04-26
小东西才一根手指就喊疼了(王婷) 2021-04-26
还在体内乖吃饭:小东西你抖得挺厉害 2021-04-23
人家要你的大东西: 吃饱了吗小说 2021-0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