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空姐*沈姒,校花小雪与门卫老头(2)最新章节:青藏线玩穷游女:猎户家的小娘子
新翁熄粗大:给老子叫 老子喜欢听
他凝视着她, 漆黑狭长的一双眼,匿在阴影里,看不清情绪。

她晕倒了?

她在秀场晕倒了?
文学
她怎么会在秀场晕倒了?

沈姒眉尖轻轻地蹙了下,记忆回拢后她其实还有点儿懵,心底的疑问三连还没捋出个一二三四五来,她莫名产生了一种不太好的猜测:

该不会齐晟根本没开玩笑,真在酒里给她下了什么东西吧?

沈姒迟疑地看向齐晟,“你——”

疑问还没问出口,卧室门被人推开,一个私人医生拎着医药箱进来。

金属箱子里都是针管、输液瓶、消毒棉、药品等,上面贴着的标签都是德文,她看了眼齐晟,得到授意后,在旁边的桌子上进行取液。

沈姒眉心突突地跳了下。

她坐直了身子,扫了眼医生后,警惕地看向齐晟,“你想干什么?”

齐晟眉梢轻轻一抬,面上依旧没多少情绪,“你说我想做什么?”

他不笑时一身杀伐气,总让人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错觉,压迫得人气不敢急喘,话不敢大声,似乎做什么都不自在,身子都麻掉半边。

“Jetzt sofort?”

旁边带着口罩的私人医生询问了句,直接朝沈姒走过来。

德文,她一句没听懂。

可能上帝给人打开一扇门时随手关了一扇窗,沈姒自认在艺术方面很有天赋,但她的语言学习的确有短板。

以前齐晟教她,说什么同一个语系或语族的语言存在规律,但艺术生和理科生之间也许存在一条鸿沟,她始终没开窍。出国几年,她好不容易搞熟英语,实在没精力了解其他语言。

天晓得齐晟变态一样的记忆力是怎么来的,他学一门语言快得离谱。

很明显,在语言学习上,她跟一个“跳过两次级、还能提前一年结束大学学业”的理科学神,不存在共同话题,而且她现在也没心情想东想西了。

她现在只想知道,齐晟到底想给她注射什么玩意?

“起开!”沈姒一把推开了医生。

完全摸不清楚状况,沈姒脑子里过了点不好的猜想,直接从床上翻下来了。私人医生愣在一边,倒也没再动,为难地看了眼齐晟。

齐晟一直看着她,看着她面上失色,看着她紧张到翻下床,看着她赤着脚步步后退,也不搭腔。

“你冷静点儿,三哥,”沈姒张了张唇,磕巴了好一会儿,才艰难地磨出几个字,“有话好好说,限制人身自由和强迫注射是违法的……”

“违法?”齐晟掀了掀眼皮。

沈姒看他起身朝自己走过来,心脏跳得厉害,鞋都没来得及穿,她赤脚踩在地毯上往后退了退,“你,你别过来了,你再过来我就打110了。”

“这是国外。”齐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沉沉地压低了声。

“我就打911了!”沈姒急了。

她左右逡巡了下,惊觉自己跑错了方向,这边除了墙角什么都没有,连能防身的工具都没有。

“911是美国的。”齐晟短促地笑了一下,“奥地利报警电话133,姒姒。”

他漆黑的眼睛自下而上掠过她,一寸一寸,像是打量一个刚到手的物件,眸底带着淡淡的谑意,“不过你连手机都没有,怎么报警?”

像是得了趣儿,他故意磨她的神经。

沈姒退一步,齐晟进犯一步,直到她的后背严丝合缝的抵在了墙壁上。

退无可退。

“乖一点,姒姒,”齐晟垂眼,根本没有听她劝而回心转意。他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的耳垂,激起她一阵战栗,像是在诱哄,“又不疼,很快就结束了。”

“你别碰我!”

在齐晟倾身靠近时,沈姒掠向他的面门,可惜他反应太快,她一拳击空。

齐晟锁住她的手腕和肩胛骨,与此同时左脚一挪,卸掉她力气的同时绊向她脚后,动作干净利落,又快又狠,轻而易举地将她摔在了床上。

沈姒有点懵了。

“看来你就是学不安分啊,姒姒?”齐晟单手捉住她手腕往上一压,右手指尖划过颈侧勾她的下巴,迫她抬头看向自己,“想我绑着你?”

沈姒没想过齐晟力气这么大。

他教过她格斗,教过她军方短刀术,她一直以为跟他动手能有两分胜算,毕竟以前想跑也成功过,她觉得自己跟齐晟似乎只有一点差距。

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在打架这方面,她毫无反抗的余地。

齐晟可能从没跟她动过真格。

“放开我齐晟,你疯了吗?”

“你起开!受什么刺激了你?你不能因为分个手就这么丧心病狂吧?”

“你没人性吗齐晟?赶紧放开我!”

沈姒一动都动不了,心里有点怕了,“齐晟,你别让我恨你!”

“恨我?”齐晟气息沉沉地压着她,看她动弹不得,意态轻慢又邪气。

他的手指落到她唇上,暗示性地压过她的唇珠,倏地笑了一声,“我看你一直都挺恨我。”

沈姒迫切地想要逃离这种压迫感,却被他控制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她那点儿微末力气,在他眼里,确实不值一提。

薄光从窗外透进来,光线介于明沉之间,让人分不清是上午还是下午。庭院里花艳树明,灰白色的雕像立在别墅外,随处可见小型彩绘玻璃窗和大幅油画,这里更像是一座小型古堡。

齐晟身上的气息清冽,压迫感和侵略性极重,一如他本人。

“我还真想过找个地方把你关起来,”齐晟半直起身,单手捞起她的腿弯,握住她的脚踝,拇指的薄茧擦过她的关节,“给你打条铂金的脚铐。”

他的眼底像擦亮了一簇火,明亮、沉冷,点燃了蠢蠢欲动的暗瘾。

只要想象一下缀满宝石的铂金脚铐,冰冷的锁着她的脚踝,她一挣扎,白皙的皮肤被勒出红痕,确实会让人动念头,恶劣的想法几乎压制不住。

沈姒看着他,浑身发毛,莫名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来。

“我不要,你放开我!”

沈姒完全挣脱不开他,搜刮了所有词汇口不择言地骂了他一顿。

等对上他沉冷的视线,她像是突然清醒了一样,有点怵了。她的肩膀在细微地抖动,声音都在颤,“我不要这个,三哥,你别这样,我真的害怕。”

“不要什么?”

齐晟手劲儿一松,顺势压在她身上,笑得肩膀都在抖,“你低血糖,还有点儿低温,这是营养针。”

“啊?”沈姒没反应过来。

“不然你以为我想给你注射什么,姒姒?”齐晟的脸还埋在她颈窝,呼吸微热,掠过她的颈,惹得她浑身一颤,“你晕倒了,我才带你回来输液。”

“……”

沈姒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照齐晟的脾气秉性,再混账的事儿,他也确实敢干出来。

但如果他真想对沈姒做点什么,不用等到今天,她不辞而别的时候,他就把人弄回来了。甚至不用动手,威逼或者利诱,他从来知道怎么让别人点头。

齐晟的嗓音倦懒,混着点儿笑意,又低又轻地缠上沈姒的耳尖,“你说你每天都在胡思乱想什么?”

“……”

沈姒的耳垂像烧了起来,有点烫,还有一点麻酥酥的痒。

我日。

这就是被小说祸害过的后遗症,她脑补了不知道多少难以言说的东西,她从下-药脑补到强制注射,再脑补到小黑屋囚禁,最后脑补到小黄文画面,全程绘声绘色,结果他什么都没做。

以后真得少听周子衿讲这种没营养的故事,她被洗脑得很成功……

但也不能全怪她胡思乱想,齐晟在秀场上唬她玩,换谁不会多想?

“不是,那你为什么不送我去医院?”沈姒大脑还是凌乱的,“你故意的吗,这么吓唬我?”

“环境太差。”齐晟言简意赅。

照他平时烧钱式的生活水准,奥地利最好的医院、最好的套房他也看不上眼,太次了。带沈姒检查完发现问题不大,只是低血糖,干脆回来输液了。

沈姒躺在床上消化了好一会儿,任由他压着,像一只失去梦想的咸鱼。

人生的黑暗时刻不过如此,丢人。

只是不知道这事儿哪里戳到了齐晟的笑点,他居然还趴在她耳边笑。

“你还笑?你居然还有脸笑!”

眼见齐晟还在笑,肩膀还一抖一抖的,没完没了,沈姒气不打一出来,“我是病人,你能不能有点良心!”

“你还是人吗齐晟?你没看到我害怕吗?你再笑我就生气了!”

她推了推他的肩膀,“起开!”

齐晟难得蛮听她的话,真就从她身上起来了,一手撑在她身侧。

他看着她的样子都很愉悦,嗓音又沉又哑,带着未散的笑音,“我觉得我没做点儿什么,都对不起你的幻想。”

“齐晟!”

沈姒抄起枕头砸了下他,扯过薄毯将脸埋进去,气得像一只小河豚。

齐晟看着她,身上的戾气都散了。

他轻咳了声,直起身来,“你先输液,我让人把饭菜端过来。”

-

端上来的饭菜很精致,都是沈姒喜欢的中式菜。每份量很少,但类型和口味齐全,先从清淡养胃的类型开始的,后面才是稍微油腻的。

沈姒看着面前一水儿高糖的食物,尝了两口,就停了筷子。

“怎么了?”齐晟抬了抬视线,嗓音沉冷而倦懒,“没下毒。”

“不是。”沈姒轻咳了声。

齐晟本来就是跟她开玩笑,还以为不合她胃口,“我让人换别的?”

这就不必了,已经很隆重了。

吃顿饭各色菜系齐全了,他都快给她整出一桌满汉全席了。

“不想吃了。”沈姒声音含糊地说了句,“我最近想减肥。”

“减肥?”齐晟微蹙了下眉,他算是明白她为什么低血糖了,面色沉下去,嗓音也沉,“你这体重减什么肥?”

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往下一掠,“再说减肥的话,那里会不会——”

变小。

“你要点脸,齐晟!”沈姒抬手捂了下,几乎想跳起来踹他。

左手输液受限,她也不敢怎么挪动,盯着菜肴微叹了口气,“我最近跳《绿腰》,就是找不到感觉,就那种轻盈得可以随风而动的感觉。”

她最近训练强度过大,每天都练到半夜,又因为老师的生日,一来一回两次十多个小时的航班。然后因为舞蹈动作找不到感觉,她还想过节食,吃得少,睡得少,再好的身体都要折腾垮了。

可牺牲这么大了,她还是没感觉。

换别人来看,她基本功过硬,舞蹈动作近乎无可挑剔的完美,已经足够了。但她自己就觉得不够,缺一种感觉。

齐晟垂眼,根本没听进去她所谓的“正当理由”,只缓慢地捏了捏她的耳垂,“我不介意给你灌进去。”

沈姒“啪”地拍掉了他作乱的手。

“你会说话吗,齐晟?”她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会说话赶紧出去。”

“我家,你睡的是我的床,”齐晟漆黑的眼看着她,俯身靠近了点儿,笑得暧昧又不正经,“你想让谁出去?”

“那我不住这儿。”沈姒冷哼了一声,摘了输液瓶,就要起身下床。

齐晟没料到她这么不安分,轻轻地“嘶”了一声,“别胡闹,”

他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虚眸低声警告道,“你再折腾两下试试,沈姒,我不介意直接打晕你。”

他说的是人话吗?

沈姒的小脑袋上打出来一连串问号,汇聚成一个大的感叹号,“做个人吧齐晟,别逼我拖着病体抽你。”

一拉一扯间,沈姒安分了。

人类的本质离不开王境泽的真香,她这段时间真就快把自己饿死了。

面前一桌子的菜肴,香气缠绕到鼻尖,她对自己再心狠,这会儿也动摇了。而且齐晟记性出奇得好,点的每道菜她都回绝不了,什么为艺术而节食的决心,她都抛诸脑后了。

沈姒忍不住安慰自己,吃两口是为了不倒在台上。

她在床上坐了会儿,安静地用完餐,因为无聊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越看越眼熟,她似乎住过。

沈姒轻轻地眯了下眼,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些画面,轻轻地“咦”了一声。

她再次摘下输液瓶,一手举高,翻下床就朝保险柜的方向走。这次图省事儿,她又没穿鞋,三两步就过去了。

“又怎么了?”齐晟微蹙了下眉,有点儿不耐烦了。

他还真想直接动手把她拎回来。

“别说话,”沈姒蹲在地毯上,凭着记忆输入密码,“我找个东西。”

她一定来过这里。

室内安安静静的,沈姒撑着下巴琢磨了会儿,两次之后,柜门啪的一声。

保险箱开了。

沈姒翻了翻里面的文件,终于确认了自己一睁眼时的熟悉感。

这地方她的确住过一晚。

当初她大一寒假回家,几乎见不到齐晟的面,就磨着他抽时间陪自己,又是撒娇、又是装生气、又是讨好,各种招数都用上了,还牺牲了下色相,玩了各种play。当时齐晟也真应下了,说是要带她在西欧玩一圈儿。

结果才一天半,齐晟就有急事回国,为了哄她开心,他送了她不少东西:酒庄、别墅,似乎还有一座玫瑰园。

她住了一晚,也气腾腾地回国了。

“差点忘了,这是我家。”沈姒一手拿着房产证明晃了晃,纤细的手指点在了业主的名字上,“虽然别墅是你买的,但是谁让你送我了呢?”

她朝门口一指,“我家,你出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纯肉腐文高H,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宝贝真甜*刘玲玲 2021-04-13
厨房客厅征服美妇:被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2021-04-13
老何大战雨婷:校花小雅h文最新章节完整目录 2021-03-30
女主放荡勾人h的辣文推荐|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2021-03-23
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免 2021-03-19
校花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男同志王伦宝Chinese3 2021-03-19
少妇的诱惑:小雪小柔两个大校花7部分 2021-03-18
校花被绑架折磨尿道_乖宝贝叫老公就给你 2021-03-08
揉捏校花的娇乳_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3 2021-03-06
粗大的猛烈的进出校花_女朋友基本每天都要 2021-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