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中香小说:极品人妻系列销魂肉体最新章节:把腿开大点惩罚鞭打调教:洗碗时在厨房正在播放

陈卓嬉皮笑脸地走过来,喊:“秋哥,饿了,给我炒个饭呗。”
  季恒秋叼着烟瞥他一眼,刚想说“大晚上少吃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行,等着。问问其他人吃不吃。”
  季恒秋把烟碾灭在烟灰缸里,回了后厨系围裙做饭。

  他一走,陈卓立马掏手机打字。
  文学
  【陈卓:绝壁谈恋爱了绝壁谈了!】
  【陈卓:他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过!】
  【陈卓:平时不骂我一顿就好了!】
  【储昊宇:这幅样子我熟。】
  【储昊宇:我室友每次约完会回来都会把全宿舍的袜子给洗了。】
  【裴潇潇:秋哥今天笑了,这是我认识他以后第一次看他除了冷笑以外的笑。】
  【杨帆:/强/强】
  
  放下手机,散落在酒馆里的年轻人们对视一眼,嘴角勾出一个相似的弧度,眼神里写着“懂的人自然懂,反正我嗑死了”。
  
  程泽凯看到群里的聊天记录后立马给季恒秋拨了个电话。
  “季恒秋,这个礼拜帮我接送一下小夏呗。”
  季恒秋噢了声:“知道了。”
  
  程泽凯察觉到对方的态度良好,继续得寸进尺:“这个周六赵楠的店开业,和我一起去呗?他们都让我叫上你。”
  季恒秋:“嗯。”
  程泽凯惊讶地瞪大眼睛,真见鬼了,这么好说话。
  
  季恒秋问他:“还有事吗?”
  程泽凯:“ps4借我玩俩天吧。”
  “滚。”
  
  啪,电话挂断。
  
  ——
  
  入秋之后的申城天气凉爽,出了太阳照在皮肤上又暖和和的。
  早上六点半,季恒秋准时醒来。
  起床洗漱后他换上运动装,给土豆换了水和狗粮,看它香喷喷地吃完。
  
  七点,他带着小金毛下楼跑步,顺便在路上买好早饭。
  离程泽凯的公寓一共二十分钟路程,季恒秋喘着粗气走上楼梯,额头冒了一层细汗。
  进了屋,土豆摇着尾巴直奔程夏房间,这是他的日常任务,叫小孩起床。
  
  季恒秋先洗了把脸和手,把买好的早饭装进盘子里,从柜子里取出程夏的碗筷。
  程泽凯这会儿还在睡梦中,在客厅都能听见他打呼噜。
  
  季恒秋又随手理了理客厅的茶几,看时间差不多了,他走进程夏的房间。
  小孩的房间装修地很可爱,墙上的壁绘都是程泽凯专门找人画的。程夏还睡得香呼呼,土豆正蹲在床边,拿脑袋蹭着他的小手。
  季恒秋走过去从被子里把程夏抱起来,拍拍他背说:“夏儿,起床上学了。”
  小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换了一个姿势继续趴在他肩上睡。
  
  季恒秋也不着急,把人抱到卫生间,先用毛巾沾了水在他脸上不轻不重地抹一把。
  水温偏凉,程夏不适地哼了一声睁开眼睛。
  等意识差不多清醒过来,他从季恒秋怀里挣扎着要下来,垫脚在抽屉里拿出个小盒子。
  看着程夏把盒子里的东西戴在耳朵里,季恒秋感觉心脏抽疼了一下。
  
  近视的人每天早上第一件事也是找眼镜,这样他们才会对这个世界有安全感。
  季恒秋走过去揉揉小孩的脑袋,拿了小凳子抱他上去刷牙洗脸。
  
  程夏一边刷牙,一边口齿不清地问他:“今天也是叔叔送我上学吗?”
  季恒秋抱着手臂在旁边看着,“嗯”了一声。
  程夏冲着镜子里的他嘻嘻笑了一下:“好欸!”
  
  吃完早饭,季恒秋把剩余的打包好留着程泽凯醒了吃。
  程夏的幼儿园离家不远,程泽凯不让他去特殊学校,就和普通孩子一样上。
  
  季恒秋牵着狗绳,土豆跟着程夏。
  程夏一路上和土豆碎碎叨叨说了好些话,季恒秋一个字也没明白,反倒是土豆好像真听懂了,总是能在适时的地方汪一声。
  
  幼儿园门口总有些小朋友抱着爸妈不肯撒手,程夏很乖,从来不会哭闹。
  他从季恒秋手里接过书包,挥了挥小手,说:“哼啾叔叔再见!”
  小孩说话还不利索,喊他名字听起来总是像“哼啾”。
  季恒秋揉了一把他脑袋:“放学也是我接,别瞎跑。”
  “好嘞!”程夏说完就乐呵地一蹦一跳进去了。
  
  旁边有个家长妈妈羡慕地看他一眼,说:“你家孩子太乖了,我们家这个要这样就好了。”
  季恒秋笑了笑,牵着金毛原路返回。
  
  回到居民巷,街口的早餐铺正在收摊。人间阳光灿烂,映得落叶发亮。
  季恒秋走过去帮着刘婶搬折叠桌,他力气大,一只手就能拎起来,另一只手还能带两把凳子。
  刘婶笑呵呵地问他:“阿秋啊,今天跑这么久?”
  季恒秋回答:“没,送小孩上学去了。”
  
  有季恒秋在收起来就很快,这会儿已经九点多了,早高峰的热潮结束,巷子里静谧安宁——
  
  个屁。
  
  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哒哒地响,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季恒秋看着江蓁边打电话边一路狂奔,风吹起她的长卷发,暗黄色裙摆展开像一片落叶。
  
  “喂,师傅,您能快点到吗?我要迟到了!”
  
  岁月静好,赶着上班的打工人除外。
  
  ——
  
  原以为顺利签下和乐翡的代言人合同,工作就能一帆风顺平平稳稳。
  但职场如打怪升级,在大Boss出场之前,总有一些烦人的小妖小怪不断冒出来。
  
  为了预热,茜雀要在新品正式发售前先发布一组照片,由十二位素人女孩和乐翡作为模特,拍摄每个人的唇部特写。
  做完后期后摄影师把图片发了过来,江蓁看了觉得不够满意,要求对方在细节上做出调整。
  
  改了两次还不过关,那小摄影师有脾气了,一开始是卡着DDL迟迟不交,后来直接电话不接微信不回,还在朋友圈留了一句“采风中,不要惊扰艺术的创作,谢谢。”
  
  江蓁只想把他脑袋拧下来做成球看看够不够艺术。
  都是什么臭毛病,才改了几次,在甲方届她绝对是慈父!
  
  小摄影师和她玩失联,但在这个便捷的网络时代,要找到一个人的行踪轻而易举。
  江蓁扒出他的微博账号,打开他的关注列表一个一个点进主页,一路顺藤摸瓜找到他的女朋友。
  
  感天谢地现在的小姑娘屁大点事都要发条动态。
  江蓁蹲了一天,终于在她夜晚十一点的图片分享里看到了那小摄影师的身影。
  
  采风?有去夜店采的么?
  
  那姑娘发微博的时候也顺手发了定位,当机立断,江蓁一咕噜从被窝里爬起,换衣服抹口红,去逮他个措手不及。
  
  一路赶到目的地,那店还藏的很隐蔽,先要找到一扇小门,进去后登上电梯再上到十六楼。走到门口,江蓁看了一眼招牌,名字叫Melting,估计是新开业的,还摆着红毯和花篮。
  
  门口站着两个保安,一个拿着体温计,江蓁伸出手腕配合他测体温,滴的一声后,她刚要抬脚往里走就被人拦住。
  那保安朝她伸出手,江蓁看了看他的掌心,抬起头问:“还要核酸报告啊?”
  这话把保安逗笑了,抖抖手说:“美女,请出示一下邀请函。”
  江蓁懵了:“邀请函?”
  保安:“对,今晚只对受邀的客人开放,您有邀请函吗?”
  
  “哦~邀请函嘛,我有啊。”江蓁闪躲着眼神低头在包里开始翻找根本不存在的邀请函,同时嘴上还不忘嘀咕着,“欸,邀请函呢?你等等我找找啊,可能是出门太急了。”
  保安收回手背在身后,一脸“我就静静看着你表演”的表情。
  
  把包翻了一遍,江蓁手一拍脚一跺,夸张地诶呀了一声:“肯定是我放玄关上忘拿了,这样,你就先让我进去吧,我等会找我室友送过来行吗?”
  保安再次拦住要往里走的她,冷酷无情道:“只有出示邀请函才能进去,希望您能配合。”
  江蓁眯起眼睛朝他笑了笑,双手交叠抵着下巴,娇滴滴地喊:“大哥~”
  大哥眼睛都没眨一下,后面又来了人要进去,他伸出手做了个请她往边上让让的手势。
  
  江肩努了努嘴,也只能乖乖给人让道。退回到门外,她拿出手机给宋青青打电话。
  
  “喂,青青,你能搞到Melting 的邀请函么,一夜店,在江宁路上,新开的。”
  宋青青刚睡下,迷迷糊糊地说:“蓁姐,看不出来你还挺爱玩的。”
  “玩个屁,我来逮常乐那小子的。”
  “常乐?”宋青青提高声音,显然是瞬间清醒了,“他不在乌镇采风呢么?”
  “信他就有鬼了!”江蓁叉着腰原地打转,“先不说这个,你快想个办法让我混进去。”
  宋青青打了个哈欠:“我想想啊,要不你看看门口有什么男人,卖个美色攻陷一个让他带你进去。”
  江蓁皱眉质疑道:“这能行吗?”
  宋青青:“放下脸皮,甩甩头发,肯定行的,冲。”
  
  江蓁举着手机朝门口看了看,那新来的几个男人怎么看也不像喜欢女人的样子。
  在她快要放弃的前一刻,身后叮地响了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江蓁举着手机往那儿随意瞥了一眼,收回目光的动作却只完成了一半。
  她愣了三秒,才反应过来那是谁。
  
  男人也看见了她,眼里闪过一丝意外,挑了挑眉,迈步走了过来。
  
  难得一见地穿了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内搭是一件敞着领子的白衬衫,没有打领带,脚上皮鞋锃亮,低调简约的款式,随着走路的摆动,被黑袜包裹的一截脚踝若隐若现。
  
  宽肩窄腰长腿,穿上正装显得整个人挺拔峻瘦。
  但江蓁又清楚地知道,他衬衣下的肌肉练得有多好。
  
  男人迈着大步走过来,一步一步,踩在白瓷砖上,也踩在她此刻正疯狂波动的审美神经上。
  江蓁举着手机定格在原地,周遭的一切似乎都消失了。
  她看着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混乱急促。
  
  突然就口干舌燥起来,江蓁舔了舔嘴唇。
  要不是不太文明雅观,她此刻真挺想吹声口哨。
  
  察觉到她的反应,宋青青在电话那头激动起来:“喂?怎么样?是不是找到目标了?快攻陷他!”
  
  攻陷他?
  怎么攻陷,她都溃不成军了。
  还拿什么攻陷。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乱系列第九十部分阅读:漫画大全之无彩翼漫无遮 章节目录 下一篇 :女友帮我双飞她闺蜜小说:疯狂新婚夜

相关推荐
标题 更新时间
极品校花的半圆大胸_坐着爸爸的巨大吃早饭 2021-03-04
我的极品岳坶全文阅读:黄黄的短篇小说 2021-02-08
极品美妇的堕落_爱我,给我,我要你 2021-02-07